喻世明言 第十三卷 张道陵七试赵升[冯梦龙]

作者:文学波舟

但闻白日升天去,不见青天走下来。有朝十六日天破了,人家都叫阿癐癐。

但闻白日升天去,不见青天走下来。有朝十二日天破了,人家都叫阿。 那四句诗乃国朝唐解元所作,是讥消佛祖之说,不足为信。此乃戏谑之语。一向混沌刽判,便立下了一教:元阳上帝立了佛教,洋波罗祖师立了东正教,孔子立了懦教。懦教中出圣贤,伊斯兰教中出佛菩萨,东正教中出佛祖。那三教中,懦教武日常,道教武清苦,独有伊斯兰教,学成长生不死,变化无端,最为洒落。看官!笔者今日说一节遗闻,乃是张天师七试赵升。那张道陵,就是莲峰山中历代住持东正教的正一天师第一代圣上,赵升乃其徒弟。有诗为证: 刽开顽石方知玉,淘尽泥沙始见金。不是世人仙气少,仙人不似世人心。 话说张道陵的鼻祖,讳道陵,字辅汉,沛国人氏,乃是张良第八世孙。汉光武国君建武十年出生。其母梦到北斗第七星从天坠下,化为一位,身长丈余,手中托一九仙药,如鸡卵大,香气花珍珠。其母取而吞之,醒来便觉满腹热门,异香满室,经月不散,从此怀孕。到阳节满意,忽地夜半屋中光明如昼,遂生道陵。十虚岁时,便能解释《道德经》,及河图谶纬之书,无不掌握。年十六,博通五经。身长九尺二寸;庞眉广颡,朱项绿睛,隆准方颐,伏犀赁顶;垂手过膝,龙蹲虎步,望之使人可畏。举贤良方正,入太学。一旦,喟然叹曰:“流光如电,百多年瞬息耳;纵位极人臣,何益于年命之数乎?”遂专一修炼,欲求长生不死之术。同学有一人,姓王,名长,闻道陵之言,深认为然,即拜道陵为师。愿相随名山访道。行至豫章郡,遇一绣衣童子。问曰:“日暮道远,二公将何之?”道陵大惊,知其十三分人,乃自述访道之急。童子曰:“世人论道,皆如小道消息,必须‘黄帝九鼎丹法’,修炼成就,方可升天。”于是师傅和徒弟四个人,拜求提示。童子口授二语,道是:左龙并右虎,个中有天府。说罢,蓦然不见。道陵记此二语,但未解其意。 十二十日,行至青城山中,不觉心动,谓王长曰:“左龙右虎,莫非此地乎?‘府’者,藏也,或有秘书藏于此地。”乃登其非常,见一石洞,名曰壁鲁洞。洞中或明或暗,委曲极度。走到尽处,有变动石门两扇。道陵想道:“此必神明之府。”乃与徒弟王长端坐石门之外。凡17日,忽地石门洞开,个中石桌、石凳惧备;桌子上无物,唯有文书一卷。取而观之,题曰《黄帝九鼎老子@丹经》。道陵举手加额,叫声:“惭愧”。师傅和徒弟三位,欢欣Infiniti!抽取丹经,昼夜观览,具知其法。但修炼合用药物、炉火之费甚广,无从措办。道陵先年曾学得有治病符水,闻得蜀脑梗塞俗醇厚,乃同王长入蜀,结庐于鹤鸣山中;自称真人,专项使用符水救人病魔。投之辄验,来者渐广,又多有人拜于门下,求为门生,学他符水之法。 真人见人心信服,乃立为条例:所居门前有水池,凡有病魔人,皆疏记生身以来所为不善之事,不许隐瞒;真人自书仟文,投池水中,与佛祖共产主义者联盟约,不得再犯,若复犯,身当即死。设誓毕,方以符水饮之。病愈后,出米五斗为谢。弟子辈分路行法,所得米绢数目,悉开报于佛祖,一毫不敢私用。由是百姓有小病痛,便感到佛祖批评,自来首过。病愈后,皆羞惭改行,不敢为非。如此数年,多得钱财。乃广市药品,与王长居密室中,共炼“龙虎大丹”。一年丹成,服之。真人年六十余,自服丹药,颜值转少,如三柒周岁年轻模样。从此能分形散影,常乘小舟,在事物二溪往来游戏;堂上又有直接人,诵经不辍。若宾客来访,迎送应对;或酒杯、棋局,各各有直接人,不分真假,方知是仙家妙用。 二十三日,有法师来言:“西城有自虎神,好饮人血,每岁,其乡必杀人祭之。”真人心中不忍。将到祭把之期,真人亲往北城,果见乡中人民绑缚一个人,用鼓乐导引,送于自虎神庙。真世间其原因,所言与道士相合。“若一年缺祭,必然大兴风雨,毁苗杀稼,殃及六畜,所以一方惧怕。每年用重价购求一位,赤身绑缚,送至庙中。夜半,凭神吭血享用。以此为常,官府亦不能够禁。”真人曰:“汝放这厮去,将作者代之,何如?”众乡民道:“这厮因家贫无倚,情愿舍身充祭;得大家五十干钱,葬父嫁妹,费用己尽。前天之死,乃其本分,你何必自小编加害性命?”真人曰:“作者不信有神仙吃人之事,若果有那件事,笔者自愿承担,死而无怨。”公众琢磨道:“他自不信,不干自身事,左右是一条人命。”便恢了真人言语,把绑缚人解放了。那人得了命,拜谢而去。公众侵要来绑缚真人,真人曰:“作者自情愿,决不逃走,何用绑缚?”民众依允。真人人得庙来,只看见庙中香烟缭绕,灯烛炜煌,供养土偶神仙塑像,凶狠可畏;案桌子的上面摆列着大多祭品。大伙儿叩头,宣疏己毕,将真人闭于殿门之内,随将约束。真人瞩目静坐以持。 只怕更加深,忽听得阵阵烈风,自虎神早到。一见真人,便来抢劫。只看见真人口、耳、眼、鼻中,都放出红光,罩定了自虎神。此便是仙丹之力。自虎神大惊,忙问:“汝哪个人也?”真人曰:“吾奉上帝之命,管摄四海五岳诸神,命作者分形查勘。汝何方孽畜,敢在此虐害生灵?罪业深重,天诛难免!”自虎神方欲抗辨,只看见前后左右都以一般真人,红光遍体,唬得自虎神眼缝也开不得,叩头求哀。原本自虎神是蓐收,自从五丁开道,凿破蜀山,金气发泄,变为自虎;每每出现,生灾作耗。粗俗的人立庙,许以岁时祭享,方得苏息。真人炼过金丹,养就真火,金怕火克,自然制服。当下真人与她发誓:不许滋事害民!自虎神受戒而去。次日侵晨,众乡民到庙,看见真人端然不动,骇问其由。真人备言如此如此,将来更不妄害民命,有损无益。众乡民拜求名姓,真人曰:“小编乃鹤鸣山张天师也。”说罢,飘但是去。众乡民在自虎庙前,另创前殿三间,供养张三丰像,从此革了人祭之事。有诗为证: 积功累行始成仙,岂止区区服食缘。自虎神藏人祭革,活人陰德在历年。 那时广汉青石山中,有大蛇为害。昼吐毒雾,行人中毒便死。真人又去剿除了那毒蛇。山中之人,方敢昼行。顺帝汉安元年,一月十五夜,真人在鹤鸣山精舍独坐,忽闻隐约天乐之声,从东而来,銮佩珊珊渐近。真人出中庭展望,忽见东方一片紫云,云中有素车一乘,再再而下。车中端坐一神人,容若冰玉,神光照人,不可爱戴。车前站立一个人,正是前番在豫章郡所遇的绣衣童子。童子谓真人曰:“汝休惊怖,此乃上德皇帝也。”真人慌忙礼拜。老君曰:“近蜀中有众鬼魔王,枉暴生民,深可痛惜。子其为本身治之,以福生灵,则子之功德无量,而名录丹台矣。”乃授以《正一盟威秘录》,三清众经九百三十卷:符录丹灶秘籍七十二卷:雌雄剑二口:都功印一枚。又嘱道:“与子刻期,干日今后,全于阆苑。”真人叩头领讫,老君升云而去。 真人从此日昧秘文,按法遵修。闻知金陵有八部鬼帅、各领鬼兵,动亿万数;周行俗尘,暴杀万民,枉天无数。真人奉老君诸命,佩《盟威秘录》,往泰山,置琉璃高座。左供大道元始,右置三十六部杰出;立十绝灵幡,周匝法席,鸣钟叩罄;布下龙虎神兵,欲擒鬼帅。鬼帅乃驱率众鬼,接兵刃矢石,来害真人。真人将右边手竖起一指,这指头产生一大朵泽芝,干叶扶疏,兵矢皆不可能人。众鬼又持火干余炬来,欲行烧害。真人把袖一拂,其火即返烧众鬼。众鬼乃遥谓真人曰:“吾师自住鹤鸣山中,何为来侵夺笔者居处?”真人曰:“汝等残害众生,罪通于天。吾奉太上老君之命,是的话伐汝。汝若知罪,速避西方荒凉之地,勿复行病俗尘,可保无事。如仍前作业,即行诛戮,不留余种。”鬼帅不服。 次日,复会六大魔王,率鬼兵百万,安营下寨,来攻真人。真人欲服其心,乃谓曰:“试与尔各尽魔法,观其成败。”六魔应诺。真人乃命王长积薪放火,火势正猛,真人献身入火,火中忽生暗黄花,托真人两足而出。六魔笑曰:“有什么难哉!”把手分开火头,拥)身便跳。三个魔王,先跳下火的,须眉皆烧坏了,负痛奔回。那多少个魔王,更不敢动弹。真人又投身人水,即乘黄龙而出,衣裳不要濡湿。六魔又笑道:“火其实利害!那水打吗紧?”扑通的一声,六魔齐跳入水,在水中连番多少个筋斗,忙忙爬起,己自吃了一肚子淡水。真人复以身投石,石忽开裂,真人从后而出。六魔又笑道:“论笔者等气力,就是山也穿得过,况于石乎?”硬挺着肩肿,捱进石去。真人诵咒贰遍,五个魔王半身陷于石中,展动不得,哀号欲绝。其时八部鬼帅大怒,化为三只吊睛孟加拉虎,张牙舞爪,来攫真人。真人转身一变,产生非洲狮逐之。鬼帅再变八条大龙,欲擒白狮。真人又改为大鹏金翅鸟,展开巨喙,欲啄龙睛。鬼帅再变五色云雾,昏天暗地。真人变化一轮红日,升于九霄,光辉照耀,云雾即时代风尚散。 鬼帅变化己穷。真人乃拈取片石,望空撇去,须舆化为巨石,如一座高山一般。空中一线系住,如藕丝之细,悬罩于鬼营之上;石上又有二鼠,争啮那一线,岌岌欲堕。魔王和鬼帅在高处看见,恐怕灭绝了营中鬼子鬼孙,乃同声乞求:“饶命!愿往东方裟罗国居住,再不敢扰乱中国土木工程公司。”真人遂判令六大魔王归于北酆,八部鬼帅窜于西域。其时魔王身离石中,和鬼帅合成一党,几自踌躇不去。真人知众鬼不可善道,乃口敕神符一道,飞上层霄;须舆之间,只看见风伯招风,雷师降雨,雷神兴雷,闪电娘娘打雷,天将神兵,各持刃兵,不平日集中,杀得群鬼形消影绝,真人方才收了法力。谓王长曰:“蜀人今始得安寝矣。”有《西江月》为证: 鬼帅空施花招,魔王枉逞大侠。哪个人知大道有神功,一片精神活动。水大不加寒热,腾身陷石如空。一场风雨众妖空,才识仙家妙用。 真人复谓王长曰:“吾上升之期己近,壁鲁洞乃我得道之地,不可忘却。”于是再至豫章,结庐于华山中,师傅和徒弟四个人,潜修九还七返之功。忽25日,复聆銮佩天乐之音,与鹤鸣山所闻无二。真人急迅整身,叩伏阶前。见于乘万骑,簇拥着老君,在云端徘徊不下。真人再拜,老君乃命使者告曰:“子之功业,合得九真上仙。吾昔位子入蜀,但差外人鬼,以布清净之化。子杀鬼过多,又檀兴风雨,役使鬼神,陰景翳昼,杀气秽空,殊非天道好生之意。上帝正责子过,所以笔者曰不得近子也。子且退居,勤行修道。同一时候飞举者,数合一个人。候数到之日,吾持子于上清八景宫中。”言讫,圣驾复去。真人乃精心忏悔,再与王长回鹤鸣山去。 山中诸弟子晓得真人法力广大,独有王长壹位,私得其传。纷纭商量,尽疑真人偏向,有吝法之心。真人曰:“尔辈俗气未除,安能遗世?止可得吾导引房中之术,或服食草木以延寿命耳。2018年十三月一日马时,有一个人从东方来,方面短身,貂袭锦袄,此乃真正道中之人,不弱于王长也。”诸弟子闻言,半疑不信。到来年开岁中八日,半正午,真人乃谓王长曰:“汝师弟至矣,可使人如此如此。”王长领了目的在于,步出山门,望东而看,果见一位来至。服装状貌,一如真人所言,诸弟子暗暗称奇。王长私谓诸弟子曰:“吾师将传法于这个人,若来时,切莫与通讯;尤其咒骂,不容入门;彼必去矣。”诸弟子相顾,感到得计。那人到门,自称姓赵,名升,吴郡人氏,慕真人道法高妙,特来拜会。诸弟子回言,“吾师骑行去了,不敢擅留。”赵升拱立伺候,大伙儿四散走开了。到晚,径自闭门不纳。赵升乃露宿于门外。 次日,诸弟子开门看时,赵升恢前拱立,求见中将。诸弟子曰:“吾师甚是私刻,小编等伏侍数十年,尚无丝毫路子传授,想你来之何益?”赵升曰:“传与不传,惟凭少将。但某远路而来,只愿一见,以慰乎生恋慕耳。”诸弟子又曰:“要见亦由你,只吾师实不在此。知她哪一天还山?足下休得痴等,有误前程。”赵升曰:“某之此来,出于积诚。若真人三十一日不归,愿等二十五日;百日不来,愿等百日。”民众见赵升这位数日,并不转身,愈加反感。逐步出言侮慢,未来竞把作乞儿对待,恶言乱骂。赵升愈加和悦,全然不校。每天,只于午前往村中买一餐,吃罢,便来门前伺候。晚间,民众不容进门,只就阶前露宿,如此四十余日。诸弟子私相商讨道:“固然辞他不去,且喜得瞒过师父,许久尚不知觉。”只看见真人在法堂鸣钟集众,曰:“赵家弟子到此四十余日,受辱己足了,明天可召人相见。”众弟子大惊,才知晓师父有前知之灵也。王长受师命,去唤赵升进见。赵升一见真人,涕泣交下,叩头求为学子。真人己知他衷心求道,再欲试之,过了数日,差往田舍中,看守黍苗 赵升奉命来到田边,唯有细微茅屋一间,四围无倚,野兽往来极多。赵升朝暮伺候赶逐,全不懈怠。忽一夜,日明如昼。赵升独坐茅屋中,只见一女士,美丽特别。走进屋来,源源道个万福。说道:“妾乃西粮农户之女,随伴出来玩月。因往田中型Mini解,失了伴侣,追寻不着,迷路至此。两足走得疼痛,寸步难移,乞善士可怜,容妄一宿,感恩非浅。”赵升正持推阻,那妇女径往他床铺上,倒身睡下。口内娇啼宛转,只称脚痛。赵升认是真情,没奈何,只得容他睡了。本身另铺些乱草,和衣倒地,睡了一夜。次日,那妇女又推脚痛,故意不肯行走,撤娇撤痴的要茶要饭。赵升只得管顾他。那女生到说些风话,引诱赵升。到晚来,先自脱衣上铺,央赵升与他扯披加衣。赵升木人石心,见女生着邢,连茅屋也不进了,只在田膛边露坐到晓。至第十30日,那女人己不见了,只看见墙上,题诗四句,道是: 美色人皆好,如君铁石心。少年不作乐,辜负好光陰。 字画柔媚,墨迹如新。赵升看罢,大笑道:“少年作乐,能有哪一天?”便脱下鞋底,将字迹挞没了。正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冷酷恋落花。 光陰茬苗,不觉日往月来。赵升奉真人之命,担了樵斧,去山后砍柴。偶尔砍倒一株枯松,去得力大,唿喇一声,松根进起。赵升将双手拔起松根,看时,上面显出黄灿灿(Huang Cancan)的一窖金子。忽听得空中有人云:“天赐赵升。”赵升想道:“笔者出家之人,要那白金何用?何况无功,岂可贪天之赐?”便将山土掩覆。收拾了柴担,感到身体困倦,靠石而坐,少憩片时。乍然烈风大作,山凹里跳出八只黄斑菸兔。赵升安坐不动,那三头虎攒着赵升,咬他的衣着,只不伤身。赵升全然不惧,颜色不改变,谓虎曰:“小编赵升一生不作昧心之事,今弃亲人道,路远迢迢,来寻明师,求长生不死之路。若前世欠你宿债,今生合供你啖嚼,不敢畏避;如其不然,便可速去,休在此篙恼人。”一虎闻言,皆弭耳低头而去。赵升曰:“此必山神道来试笔者者。死生育命,吾何惧哉!”当日荷柴而归,也不对同辈说知见金、逢虎之事。 又十日,真人分付赵升往市上买绢十匹。赵升还值己毕,取绢而归。行至中途,忽闻背后有人叫喊云:“劫绢贼慢走!”赵升回头看时,乃是卖绢主人,飞奔而来,一把扯住赵升,说道:“绢价一些未还,怎么样将本身绢去?好好还本人,万事全部!”赵升也不争执,但念:“此绢乃吾师欲用之物,若还了他,怎样回覆师父?”便脱下貉袭与绢主,准其绢价。绢主尚嫌其少,又脱锦袄与之,绢主方去。赵升持绢献上真人。真尘凡道:“你身上服装,何处去了?”赵升道:“不时病热,不曾穿得。”真人叹曰:“不吝己财,不谈人过,真难及也。”乃将布袍一件,赐与赵升,赵升欣然穿之。 又二十日,赵升和同辈在田间收谷,忽见路旁一人,仰头乞食,服装破敝、面目尘垢,身体疮脓,臭秽可憎;双腿皆烂,不能够行进。同辈人人掩鼻,叱喝他去。赵升心中独怀不忍,乃扶他坐于茅屋之内,问其贫困。将本人饭食,省与她吃。又烧下一桶热汤,督他清洗臭秽。这人又说身上寒冬,预求一衣。赵升解开布袍,卸下里衣一件,与之遮寒。晚间念他无倚,亲自作伴。到深夜,那人又叫呼要解。赵声闻呼,慌忙起身,扶他分手,,又扶进来。日间省返食养他。常自半饥的过了,夜晚用功招呼。如此十余日,全吴倦怠。那人疮患将息渐好,乍然不辞而去。赵升也吴怨心。后人有诗赞曰: 逢人劫难要施仁,望报之时亦小人。不吝施仁不望报,分后日地布淑节。 时值仲吕,真人二18日集合诸弟子,同登天柱峰绝顶。那天柱峰,在鹤鸣山之左。三面悬绝,其状如城。真人引弟子于峰头下视,有一株桃树。傍生石壁,如人舒出一臂相似,下邻不测深渊。那桃树上结下多数水蜜桃,红得可爱。真人谓诸弟子曰:“有人能得此桃实,当告以致道之要。”那时诸弟子除了王长、赵升外,共二百一千克人。皆临崖窥瞰,莫不股战流汗,连脚头也站不定。略看一看,慌忙退步,惟恐坠下。只是壹位,挺然则出,乃赵升也。对大家曰:“吾师命小编取桃,必此桃有可得之理;且圣师在此,鬼神呵护,必不使小编死于深谷之中。”乃看准了桃树之处,拥身望下便跳。有那等异事,那一跳不歪不斜,进退维谷,双脚分开,刚刚的垮于桃树之上,将桃实忽意采撷。遥望石壁下面,悬绝二三丈,四旁又无攀援,无从爬上,乃以所摘水蜜桃,向上抛去。真人用手一一接之。抛了又摘,摘了又抛;上面抛上面接,把一树白桃,摘个深透。真人接完黄桃,自吃了一颗,王长吃了一颗,把一颗留与赵升,恰好余下二百一十四颗,分派诸弟子,每人一颗,十分少很多。 真红尘:“诸弟子中足够有本领,引得赵升上来?”诸弟子面面相觑,哪个人敢答应?真人自临崖上,舒出一臂,接引赵升。这臂忽长儿二三丈,直到赵升身边。赵升随臂而上,众弟子莫比十分的小惊。真人将所留桃实一颗,与赵升食毕。真人笑来说曰:“赵升心正,能投树上,足不蹬跌。吾今欲自试投下,若心正时,当得大桃。”众弟子皆谏曰:“吾师即便广有道法,岂可自试于不测之崖乎?方才赵升幸赖吾师接引。若吾师坠下,更有哪个人接引吾师者?万万不可也。”有数人牵住衣据,苦劝。惟王长、赵升,默然无言。真人不从大家之劝遂向空自抛。大伙儿急觑桃树上不见真人踪迹;望着上边茫茫无底又无道路可通。眼见得真人坠于深谷部知死活存亡。诸弟子人人惊叹个个悲啼。赵升对王长说道:“师犹父也吾师自投不测之崖,吾何以自安?不若同投下去,看其下跌。”于是升、长肆个人,各奋身投下,刚落在真人此前。只见真人端坐于磐石之上,见升、长坠下,大笑曰:“吾肯定汝四人必来也。”这几桩传说,作家唤做“七试赵升”。那见得七试?第一试,咒骂不去。第二试,美色不动心。第三试,见金不取。第四试,见虎不惧。第五试,偿绢不吝、被诬不辨。第六试,存心济物。第七试,舍命从师。 原本这七试,都以真人的主张。那白金、美人、东北虎、乞讨的人,都是他役使Smart变化来的。卖绢主人,也是假的。那称之为将假试真。凡人道之人,先要断除七情。那七情?喜、怒、忧、惧、爱、恶、欲。真人先前对诸弟子说过的:“汝等俗气未除,安能遗世?”正谓此也。且说近日无聊之人,骄心傲气,见在的少校,说话略重了些,几自气愤愤地。况肯为求师上,受人漫骂,着什么要紧加添四十余日露宿之苦?只这一件,什么人人肯做?至于“色”之一字,人都在此间头生,在此间头死,这几个不着迷的?列位看官们,假诺你在家居独宿之际,偶遇个女孩子,不消一分半分颜色。管请您失魂落意,无时或忘;並且十一分柔美,颠倒身却不动心?古时候的人中,除外姬展季,可能未有第二人了。又方今人工着几赁钱钞上,兄弟分颜,朋友破口。在中途拾得一文钱,却也叫声:“吉利!”眉花眼笑。眼见这一窖白金,无主之物那三个不起淫心?这件又不是贵重的?今人见二头恶犬走来,心头也唬一跳;况一个沙虫妈,全不怖畏,正是吕清和月祖师,舍得喂虎,也只可以是那般了。再说买绢这一节,你看今朝做买做卖的,讨得一分福利,几自兴奋。乎日间,冤枉他一言半字,便要赡神罚咒,那多少个肯重叠索价?随她天天津大学学冤枉加来,付之不理;脱去衣服绝无吝色;不是眼孔十三分大,怎容得人如此?又如父母生了重疾,子孙在床前服事,若不是足色孝顺的,口中虽不说,心下未免憎嫌。况且路旁乞食之人,那乐于助人,又算做杂事了?结未来,一次投崖,是信得师父十一分真诚,虽死不悔。那七件都试过,才见得赵升七情上,一毫未曾粘带,俗气尽除,方可人道。就是:道意坚时尘趣少,俗情断处法缘生。 闲话休题。真人见升、长四位,道心牢固,乃将毕生所得秘技,细细指授。如此31日三夜,几人尽得其妙。真人乃飞身上崖,四个人从之,重归旧舍。诸弟子相见,惊悼不己。真人三日闭目昼坐,既觉,谓王长、赵升曰:“巴东有妖,当同往除之。”师弟壹位,行至巴东,忽见十二神女笑迎于山前。真人间曰:“此地有咸泉,今在何方?”大地之母答曰:“后边大揪就是。近为毒龙所占,水己浊矣。”真人遂书符一道,向空掷去。那道符从空盘旋,忽化为大鹏金翅鸟,在揪上往返飞舞。毒龙大惊,舍揪而去,揪水遂清。十二女阴各于怀中探出一翠钱来献,曰:“妄等艳羡仙真,愿躁箕帚。”真人受其环,将手缉之,十二环融合为一。真人将环投于井中,谓帝女曰:“能得此环者,应自身风命,吾即纳之。”十二帝娲要取神环,急先解衣入井。真人遂书符,投于井中,约曰:“干秋万世,永作井神。”即时唤集市民,汲水煎煮,皆成盐类。嘱付:“今后煮盐者,必祭十二美女。”那十二美丽的女人都是怪物,在一方迷感男生,降灾降祸。被真人将神符镇压,又安享祭把,再不出现了。从此巴东市民,无女娲之害,而有咸井之利。 真人除妖己毕,复归鹤鸣山中。二十五日羊时,忽见壹位,黑帻,绢衣,佩剑,捧一玉函,进曰:“奉上清真符,召真人游阆苑。”须舆,有黑龙驾一紫舆,玉女二位,引真人登车,直至金阙。群仙毕集,谓真人曰:“明日可朝太小正月始天尊也。”俄有二青童,朱衣绎节,前行辅导。至一殿,金阶玉砌,真人整衣趋进,拜舞己毕。殿上敕青童持玉册,授真人“正一天师”之号,使以“正一盟威”之法,世世公布,为人间天师,劝度未悟之人。又密渝以提高之期。真人受命回山,将“盟威”、“都功”等诸品秘录,及斩邢二剑、玉册、玉印等物,封置一函。谓诸弟子曰:“吾冲举有日,弟子中有能举此函者,便为嗣法。”弟子一马当先来举,如万斤之重,休想移动得分毫。真人乃曰:“吾去后13日,自有嫡嗣至此,世为汝师也。” 至期,真人独召王长、赵升二位谓曰:“汝四人道力己深,数合冲举;尚有余丹,可分饵之。明日当随作者上升矣。”亭午,群仙仪从毕至,天乐拥导,真人与王长、赵升在鹤鸣山中,白日升天。诸弟子仰视云中,持久而没。时桓帝永寿元年4月十二日事,计真人己一百二十二虚岁矣。真人升天后12日,长子张衡从西径山适至。诸弟子方悟“嫡嗣”之语,提醒封函,备述真人遗命。张衡轻轻举起,揭封开看,遂向空拜受玉册、玉印。于是将诸品秘录,尽心参讨,斩妖缚邢,其应如响。于今子孙嗣法,世世为天师。后人论“七试赵升”之事,有诗为证: 世人开口说神明,眼见哪个人上高空?不是仙家尽虚妄,向来难得道心坚—— 扫校

张天师七试赵升

  那四句诗乃国朝唐解元所作,是讥消神明之说,不足为信。此乃戏谑之语。从来混沌刽判,便立下了一教:元阳上帝立了佛教,亚大果子祖师立了东正教,尼父立了懦教。懦教中出圣贤,佛教中出佛菩萨,伊斯兰教中出佛祖。这三教中,懦教武日常,东正教武清苦,唯有伊斯兰教,学成长生不死,变化无端,最为洒落。看官!小编明天说一节传说,乃是张天师七试赵升。那张天师,就是龙虎山中历代住持东正教的正一天师第一代君主,赵升乃其徒弟。有诗为证:

但闻白日升天去,不见青天走下去。有朝十三日天破了,人家都叫阿癐癐。

刽开顽石方知玉,淘尽泥沙始见金。不是今人仙气少,仙人不似世人心。

那四句诗乃国朝唐解元所作,是讥消神明之说,不足为信。此乃戏谑之语。一向混沌刽判,便立下了一教:元阳上帝立了伊斯兰教,释迦祖师立了东正教,尼父立了懦教。懦教中出圣贤,东正教中出佛菩萨,道教中出佛祖。那三教中,懦教武平日,东正教武清苦,唯有东正教,学成长生不死,变化无端,最为洒落。看官!笔者前天说一节轶事,乃是张天师七试赵升。那张道陵,正是贡山中历代住持佛教的正一天师第一代国君,赵升乃其徒弟。有诗为证:

  话说张道陵的鼻祖,讳道陵,字辅汉,沛国人氏,乃是张良第八世孙。汉世祖王建武十年出生。其母梦里见到北斗第七星从天坠下,化为一位,身长丈余,手中托一九仙药,如鸡卵大,香气花珍珠。其母取而吞之,醒来便觉满腹火热,异香满室,经月不散,从此怀孕。到春日满意,突然夜半屋中光明如昼,遂生道陵。拾岁时,便能分解《道德经》,及河图谶纬之书,无不领会。年十六,博通五经。身长九尺二寸;庞眉广颡,朱项绿睛,隆准方颐,伏犀赁顶;垂手过膝,龙蹲虎步,望之使人可畏。举贤良方正,入太学。一旦,喟然叹曰:“流光如电,百余年曾几何时耳;纵位极人臣,何益于年命之数乎?”遂静心修炼,欲求长生不死之术。同学有一个人,姓王,名长,闻道陵之言,深以为然,即拜道陵为师。愿相随名山访道。行至豫章郡,遇一绣衣童子。问曰:“日暮道远,二公将何之?”道陵大惊,知其特别人,乃自述访道之急。童子曰:“世人论道,皆如口耳之学,必得‘轩辕黄帝九鼎丹法’,修炼成就,方可升天。”于是师傅和徒弟四个人,拜求提醒。童子口授二语,道是:左龙并右虎,当中有天府。说罢,遽然不见。道陵记此二语,但未解其意。
  17日,行至火焰山中,不觉心动,谓王长曰:“左龙右虎,莫非此地乎?‘府’者,藏也,或有秘书藏于此地。”乃登其最为,见一石洞,名曰壁鲁洞。洞中或明或暗,委曲非常。走到尽处,有变化石门两扇。道陵想道:“此必佛祖之府。”乃与徒弟王长端坐石门之外。凡13日,突然石门洞开,当中石桌、石凳惧备;桌子上无物,独有文书一卷。取而观之,题曰《轩辕黄帝九鼎老子@丹经》。道陵举手加额,叫声:“惭愧”。师傅和徒弟四人,高兴无限!抽取丹经,昼夜观览,具知其法。但修炼合用药物、炉火之费甚广,无从措办。道陵先年曾学得有治病符水,闻得蜀头风病俗醇厚,乃同王长入蜀,结庐于鹤鸣山中;自称真人,专项使用符水救人病痛。投之辄验,来者渐广,又多有人拜于门下,求为徒弟,学他符水之法。
  真人见人心信服,乃立为条例:所居门前有水池,凡有疾伤者,皆疏记生身以来所为不善之事,不许隐瞒;真人自书仟文,投池水中,与神灵共产主义者联盟约,不得再犯,若复犯,身当即死。设誓毕,方以符水饮之。病愈后,出米五斗为谢。弟子辈分路行法,所得米绢数目,悉开报于神仙,一毫不敢私用。由是百姓有小病魔,便认为神明责备,自来首过。病愈后,皆羞惭改行,不敢为非。如此数年,多得钱财。乃广市药物,与王长居密室中,共炼“龙虎大丹”。一年丹成,服之。真人年六十余,自服丹药,颜值转少,如三八周岁血气方刚模样。从此能分形散影,常乘小舟,在事物二溪往来游戏;堂上又有平素人,诵经不辍。若宾客来访,迎送应对;或酒杯、棋局,各各有直接人,不分真假,方知是仙家妙用。
  二十八日,有法师来言:“西城有自虎神,好饮人血,每岁,其乡必杀人祭之。”真人心中不忍。将到祭把之期,真人亲往东城,果见乡中人民绑缚一人,用鼓乐导引,送于自虎神庙。真人间其缘由,所言与道士相合。“若一年缺祭,必然大兴风雨,毁苗杀稼,殃及六畜,所以一方惧怕。每年用重价购求一人,赤身绑缚,送至庙中。夜半,凭神吭血享用。以此为常,官府亦不可能禁。”真人曰:“汝放此人去,将自家代之,何如?”众乡民道:“这个人因家贫无倚,情愿舍身充祭;得大家五十干钱,葬父嫁妹,费用己尽。前几日之死,乃其本职,你何必自虐性命?”真人曰:“笔者不信有神仙吃人之事,若果有那件事,笔者志愿承担,死而无怨。”公众切磋道:“他自不信,不干自个儿事,左右是一条人命。”便恢了真人言语,把绑缚人解放了。那人得了命,拜谢而去。群众侵要来绑缚真人,真人曰:“作者自情愿,决不逃走,何用绑缚?”大伙儿依允。真人人得庙来,只看见庙中香烟缭绕,灯烛炜煌,供养土偶神仙塑像,狞恶可畏;案桌子上摆列着大多祭品。群众叩头,宣疏己毕,将真人闭于殿门之内,随将约束。真人瞩目静坐以持。
  大概越来越深,忽听得阵阵强风,自虎神早到。一见真人,便来抢劫。只看见真人口、耳、眼、鼻中,都放出红光,罩定了自虎神。此就是仙丹之力。自虎神大惊,忙问:“汝哪个人也?”真人曰:“吾奉上帝之命,管摄四海五岳诸神,命笔者分形查勘。汝何方孽畜,敢在此虐害生灵?罪业深重,天诛难免!”自虎神方欲抗辨,只看见前后左右都是形似真人,红光遍体,唬得自虎神眼缝也开不得,叩头求哀。原本自虎神是蓐收,自从五丁开道,凿破蜀山,金气发泄,变为自虎;反复出现,生灾作耗。土人立庙,许以岁时祭享,方得停息。真人炼过金丹,养就真火,金怕火克,自然制伏。当下真人与她发誓:不许惹祸害民!自虎神受戒而去。次日侵晨,众乡民到庙,看见真人端然不动,骇问其由。真人备言如此如此,未来更不妄害民命,有损无益。众乡民拜求名姓,真人曰:“作者乃鹤鸣山张天师也。”说罢,飘但是去。众乡民在自虎庙前,另创前殿三间,供养张三丰像,从此革了人祭之事。有诗为证:

betway必威官网,刽开顽石方知玉,淘尽泥沙始见金。不是今人仙气少,仙人不似世人心。

积功累行始成仙,岂止区区服食缘。自虎神藏人祭革,活人阴德在每年。

话说张道陵的高祖,讳道陵,字辅汉,沛国人氏,乃是张良第八世孙。汉光武国君建武十年出生。其母梦里看到北斗第七星从天坠下,化为壹位,身长丈余,手中托一九仙药,如鸡卵大,香气花大姑娘。其母取而吞之,醒来便觉满腹热销,异香满室,经月不散,从此怀孕。到春日满意,突然夜半屋中光明如昼,遂生道陵。十岁时,便能表明《道德经》,及河图谶纬之书,无不驾驭。年十六,博通五经。身长九尺二寸;庞眉广颡,朱项绿睛,隆准方颐,伏犀赁顶;垂手过膝,龙蹲虎步,望之使人可畏。举贤良方正,入太学。一旦,喟然叹曰:“流光如电,百多年弹指之间耳;纵位极人臣,何益于年命之数乎?”遂专一修炼,欲求长生不死之术。同学有一个人,姓王,名长,闻道陵之言,深认为然,即拜道陵为师。愿相随名山访道。行至豫章郡,遇一绣衣童子。问曰:“日暮道远,二公将何之?”道陵大惊,知其特别人,乃自述访道之急。童子曰:“世人论道,皆如道听途说,必须‘轩辕黄帝九鼎丹法’,修炼成就,方可升天。”于是师傅和徒弟四人,拜求提醒。童子口授二语,道是:左龙并右虎,个中有天府。说罢,溘然不见。道陵记此二语,但未解其意。

  那时广汉青石山中,有大蛇为害。昼吐毒雾,行人中毒便死。真人又去剿除了那毒蛇。山中之人,方敢昼行。顺帝汉安元年,孟月十五夜,真人在鹤鸣山精舍独坐,忽闻隐约天乐之声,从东而来,銮佩珊珊渐近。真人出中庭展望,忽见东方一片紫云,云中有素车一乘,再再而下。车中端坐一神人,容若冰玉,神光照人,不可注重。车的前面站立壹位,正是前番在豫章郡所遇的绣衣童子。童子谓真人曰:“汝休惊怖,此乃太上老君也。”真人慌忙礼拜。老君曰:“近蜀中有众鬼魔王,枉暴生民,深可痛惜。子其为本人治之,以福生灵,则子之功德无量,而名录丹台矣。”乃授以《正一盟威秘录》,三清众经九百三十卷:符录丹灶秘籍七十二卷:雌雄剑二口:都功印一枚。又嘱道:“与子刻期,干日从此,全于阆苑。”真人叩头领讫,老君升云而去。
  真人从此日昧秘文,按法遵修。闻知金陵有八部鬼帅、各领鬼兵,动亿万数;周行俗尘,暴杀万民,枉天无数。真人奉老君诸命,佩《盟威秘录》,往庐山,置琉璃高座。左供大道元始,右置三十六部优异;立十绝灵幡,周匝法席,鸣钟叩罄;布下龙虎神兵,欲擒鬼帅。鬼帅乃驱率众鬼,接兵刃矢石,来害真人。真人将左臂竖起一指,那指头产生一大朵草水华,干叶扶疏,兵矢皆不可能人。众鬼又持火干余炬来,欲行烧害。真人把袖一拂,其火即返烧众鬼。众鬼乃遥谓真人曰:“吾师自住鹤鸣山中,何为来侵占作者居处?”真人曰:“汝等残害众生,罪通于天。吾奉元阳上帝之命,是的话伐汝。汝若知罪,速避西方荒芜之地,勿复行病俗世,可保无事。如仍前作业,即行诛戮,不留余种。”鬼帅不服。
  次日,复会六大魔王,率鬼兵百万,安营下寨,来攻真人。真人欲服其心,乃谓曰:“试与尔各尽法力,观其成败。”六魔应诺。真人乃命王长积薪放火,火势正猛,真人献身入火,火中忽生赫色花,托真人两足而出。六魔笑曰:“有啥难哉!”把手分开火头,拥)身便跳。五个魔王,先跳下火的,须眉皆烧坏了,负痛奔回。那五个魔王,更不敢动弹。真人又投身人水,即乘青龙而出,衣裳不要濡湿。六魔又笑道:“火其实利害!那水打啥紧?”扑通的一声,六魔齐跳入水,在水中连番多少个筋斗,忙忙爬起,己自吃了一肚子淡水。真人复以身投石,石忽开裂,真人从后而出。六魔又笑道:“论小编等气力,正是山也穿得过,况于石乎?”硬挺着肩肿,捱进石去。真人诵咒三遍,两个魔王半身陷于石中,展动不得,哀号欲绝。其时八部鬼帅大怒,化为多只吊睛苏门答腊虎,张牙舞爪,来攫真人。真人摇身一变,形成狮虎兽逐之。鬼帅再变八条大龙,欲擒白狮。真人又改成大鹏金翅鸟,张开巨喙,欲啄龙睛。鬼帅再变五色云雾,昏天暗地。真人变化一轮红日,升于九霄,光辉照耀,云雾即时代时髦散。
  鬼帅变化己穷。真人乃拈取片石,望空撇去,须舆化为巨石,如一座小山一般。空中一线系住,如藕丝之细,悬罩于鬼营之上;石上又有二鼠,争啮那一线,岌岌欲堕。魔王和鬼帅在高处看见,可能灭绝了营中鬼子鬼孙,乃同声央浼:“饶命!愿往北方裟罗国居住,再不敢滋扰中国土木工程公司。”真人遂判令六大魔王归于北酆,八部鬼帅窜于西域。其时魔王身离石中,和鬼帅合成一党,几自踌躇不去。真人知众鬼不可善道,乃口敕神符一道,飞上层霄;须舆之间,只看见风伯招风,云神降水,雷王兴雷,金光圣母打雷,天将神兵,各持刃兵,一时聚焦,杀得群鬼形消影绝,真人方才收了法力。谓王长曰:“蜀人今始得安寝矣。”有《西江月》为证:

十七日,行至大茂山中,不觉心动,谓王长曰:“左龙右虎,莫非此地乎?‘府’者,藏也,或有秘书藏于此地。”乃登其独步天下,见一石洞,名曰壁鲁洞。洞中或明或暗,委曲相当。走到尽处,有变化石门两扇。道陵想道:“此必佛祖之府。”乃与徒弟王长端坐石门之外。凡一日,蓦地石门洞开,当中石桌、石凳惧备;桌子上无物,唯有文书一卷。取而观之,题曰《轩辕氏九鼎老聃丹经》。道陵举手加额,叫声:“惭愧”。师傅和徒弟多少人,欢悦Infiniti!抽出丹经,昼夜观览,具知其法。但修炼合用药物、炉火之费甚广,无从措办。道陵先年曾学得有治病符水,闻得蜀脑震荡俗醇厚,乃同王长入蜀,结庐于鹤鸣山中;自称真人,专项使用符水救人病魔。投之辄验,来者渐广,又多有人拜于门下,求为学子,学他符水之法。

  鬼帅空施手腕,魔王枉逞硬汉。什么人知大道有神通,一片精神活动。水大不加寒热,腾身陷石如空。一场风雨众妖空,才识仙家妙用。

真人见人心信服,乃立为条例:所居门前有水池,凡有病痛人,皆疏记生身以来所为不善之事,不许隐瞒;真人自书仟文,投池水中,与神明共产主义者联盟约,不得再犯,若复犯,身当即死。设誓毕,方以符水饮之。病愈后,出米五斗为谢。弟子辈分路行法,所得米绢数目,悉开报于神仙,一毫不敢私用。由是百姓有小病魔,便以为神仙责难,自来首过。病愈后,皆羞惭改行,不敢为非。如此数年,多得钱财。乃广市药品,与王长居密室中,共炼“龙虎大丹”。一年丹成,服之。真人年六十余,自服丹药,姿容转少,如二十十岁血气方刚模样。从此能分形散影,常乘小舟,在事物二溪往来游戏;堂上又有一向人,诵经不辍。若宾客来访,迎送应对;或酒杯、棋局,各各有一向人,不分真假,方知是仙家妙用。

  真人复谓王长曰:“吾上涨之期己近,壁鲁洞乃我得道之地,不可忘却。”于是再至豫章,结庐于药山中,师傅和徒弟二个人,潜修九还七返之功。忽四日,复聆銮佩天乐之音,与鹤鸣山所闻无二。真人急迅整身,叩伏阶前。见于乘万骑,簇拥着老君,在云端徘徊不下。真人再拜,老君乃命使者告曰:“子之功业,合得九真上仙。吾昔位子入蜀,但不一样人鬼,以布清净之化。子杀鬼过多,又檀兴风雨,役使鬼神,阴景翳昼,杀气秽空,殊非天道好生之意。上帝正责子过,所以我曰不得近子也。子且退居,勤行修道。同期飞举者,数合一位。候数到之日,吾持子于上清八景宫中。”言讫,圣驾复去。真人乃精心忏悔,再与王长回鹤鸣山去。
  山中诸弟子晓得真人魔法广大,独有王长一个人,私得其传。纷繁商量,尽疑真人偏侧,有吝法之心。真人曰:“尔辈俗气未除,安能遗世?止可得吾导引房中之术,或服食草木以延寿命耳。二零一八年霜序13日辰时,有壹个人从东方来,方面短身,貂袭锦袄,此乃真正道中之人,不弱于王长也。”诸弟子闻言,半疑不信。到来年发元日26日,半正午,真人乃谓王长曰:“汝师弟至矣,可使人如此如此。”王长领了意志,步出山门,望东而看,果见壹人来至。衣裳状貌,一如真人所言,诸弟子暗暗称奇。王长私谓诸弟子曰:“吾师将传法于此人,若来时,切莫与通讯;特别乱骂,不容入门;彼必去矣。”诸弟子相顾,以为得计。那人到门,自称姓赵,名升,吴郡人氏,慕真人道法高妙,特来拜望。诸弟子回言,“吾师骑行去了,不敢擅留。”赵升拱立伺候,群众四散走开了。到晚,径自闭门不纳。赵升乃露宿于门外。
  次日,诸弟子开门看时,赵升恢前拱立,求见中校。诸弟子曰:“吾师甚是私刻,笔者等伏侍数十年,尚无丝毫诀要传授,想你来之何益?”赵升曰:“传与不传,惟凭中将。但某远路而来,只愿一见,以慰乎生倾慕耳。”诸弟子又曰:“要见亦由你,只吾师实不在此。知他几时还山?足下休得痴等,有误前程。”赵升曰:“某之此来,出于积诚。若真人十五日不归,愿等29日;百日不来,愿等百日。”群众见赵升那位数日,并不转身,愈加嫌恶。稳步出言侮慢,未来竞把作乞儿对待,恶言乱骂。赵升愈加和悦,全然不校。天天,只于午前往村中买一餐,吃罢,便来门前伺候。晚间,公众不容进门,只就阶前露宿,如此四十余日。诸弟子私相谈论道:“尽管辞他不去,且喜得瞒过师父,许久尚不知觉。”只看见真人在法堂鸣钟集众,曰:“赵家弟子到此四十余日,受辱己足了,明日可召人相见。”众弟子大惊,才精通师父有前知之灵也。王长受师命,去唤赵升进见。赵升一见真人,涕泣交下,叩头求为学子。真人己知她率真求道,再欲试之,过了数日,差往田舍中,看守黍苗
  赵升奉命来到田边,只有微小茅屋一间,四围无倚,野兽往来极多。赵升朝暮伺候赶逐,全不懈怠。忽一夜,日明如昼。赵升独坐茅屋中,只看见一女士,赏心悦目特别。走进屋来,源源道个万福。说道:“妾乃西菜农家之女,随伴出来玩月。因往田中型Mini解,失了伴侣,追寻不着,迷路至此。两足走得生疼,寸步难移,乞善士可怜,容妄一宿,感恩非浅。”赵升正持推阻,那女孩子径往他床铺上,倒身睡下。口内娇啼宛转,只称脚痛。赵升认是开诚相见,没奈何,只得容他睡了。自身另铺些乱草,和衣倒地,睡了一夜。次日,那女孩子又推脚痛,故意不肯行走,撤娇撤痴的要茶要饭。赵升只得管顾他。那女士到说些风话,引诱赵升。到晚来,先自脱衣上铺,央赵升与他扯披加衣。赵升木人石心,见女子着邢,连茅屋也不进了,只在田膛边露坐到晓。至第15日,那女士己不见了,只看见墙上,题诗四句,道是:

十二十一日,有法师来言:“西城有自虎神,好饮人血,每岁,其乡必杀人祭之。”真人心中不忍。将到祭把之期,真人亲向西城,果见乡中人民绑缚一位,用鼓乐导引,送于自虎神庙。真俗尘其原因,所言与道士相合。“若一年缺祭,必然大兴风雨,毁苗杀稼,殃及六畜,所以一方惧怕。每年用重价购求一位,赤身绑缚,送至庙中。夜半,凭神吭血享用。以此为常,官府亦不能够禁。”真人曰:“汝放此人去,将自家代之,何如?”众乡民道:“此人因家贫无倚,情愿舍身充祭;得我们五十干钱,葬父嫁妹,费用己尽。明天之死,乃其本分,你何必自残性命?”真人曰:“笔者不信有神明吃人之事,若果有那件事,我自愿担当,死而无怨。”公众钻探道:“他自不信,不干本人事,左右是一条人命。”便恢了真人言语,把绑缚人解放了。那人得了命,拜谢而去。公众侵要来绑缚真人,真人曰:“笔者自情愿,决不逃走,何用绑缚?”民众依允。真人人得庙来,只看见庙中香烟缭绕,灯烛炜煌,供养土偶神仙摄影,凶残可畏;案桌子的上面摆列着非常多祭品。民众叩头,宣疏己毕,将真人闭于殿门之内,随将约束。真人瞩目静坐以持。

美色人皆好,如君铁石心。少年不作乐,辜负好生活。

大略更加深,忽听得阵阵大风,自虎神早到。一见真人,便来抢夺。只见真人口、耳、眼、鼻中,都放出红光,罩定了自虎神。此视为仙丹之力。自虎神大惊,忙问:“汝何人也?”真人曰:“吾奉上帝之命,管摄四海五岳诸神,命笔者分形查勘。汝何方孽畜,敢在此虐害生灵?罪业深重,天诛难免!”自虎神方欲抗辨,只看见前后左右都以相似真人,红光遍体,唬得自虎神眼缝也开不得,叩头求哀。原本自虎神是金神,自从五丁开道,凿破蜀山,金气发泄,变为自虎;反复出现,生灾作耗。土人立庙,许以岁时祭享,方得平息。真人炼过金丹,养就真火,金怕火克,自然制服。当下真人与他发誓:不许滋事害民!自虎神受戒而去。次日侵晨,众乡民到庙,看见真人端然不动,骇问其由。真人备言如此如此,以后更不妄害民命,有损无益。众乡民拜求名姓,真人曰:“我乃鹤鸣山张道陵也。”说罢,飘可是去。众乡民在自虎庙前,另创前殿三间,供养张三丰像,从此革了人祭之事。有诗为证:

  字画柔媚,墨迹如新。赵升看罢,大笑道:“少年作乐,能有什么日期?”便脱下鞋底,将字迹挞没了。就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残暴恋落花。
  光阴茬苗,不觉日复一日。赵升奉真人之命,担了樵斧,去山后砍柴。一时砍倒一株枯松,去得力大,唿喇一声,松根进起。赵升将单手拔起松根,看时,下边显出黄灿灿女士的一窖金子。忽听得空中有人云:“天赐赵升。”赵升想道:“作者出家之人,要那白银何用?何况无功,岂可贪天之赐?”便将山土掩覆。收拾了柴担,感到肉体困倦,靠石而坐,少憩片时。突然大风大作,山凹里跳出八只黄斑巴厘虎。赵升安坐不动,那两只虎攒着赵升,咬她的服装,只不伤身。赵升全然不惧,颜色不变,谓虎曰:“小编赵升生平不作昧心之事,今弃亲朋很好的朋友道,路远迢迢,来寻明师,求长生不死之路。若前世欠你宿债,今生合供你啖嚼,不敢畏避;如其不然,便可速去,休在此篙恼人。”一虎闻言,皆弭耳低头而去。赵升曰:“此必山神道来试俺者。死生育命,吾何惧哉!”当日荷柴而归,也难堪同辈说知见金、逢虎之事。
  又十五日,真人分付赵升往市上买绢十匹。赵升还值己毕,取绢而归。行至中途,忽闻背后有人叫喊云:“劫绢贼慢走!”赵升回头看时,乃是卖绢主人,飞奔而来,一把扯住赵升,说道:“绢价一些未还,怎样将自己绢去?好好还本身,万事全部!”赵升也不争执,但念:“此绢乃吾师欲用之物,若还了他,怎样回覆师父?”便脱下貉袭与绢主,准其绢价。绢主尚嫌其少,又脱锦袄与之,绢主方去。赵升持绢献上真人。真凡尘道:“你身上服装,何处去了?”赵升道:“不常病热,不曾穿得。”真人叹曰:“不吝己财,不谈人过,真难及也。”乃将布袍一件,赐与赵升,赵升欣然穿之。
  又17日,赵升和同辈在田间收谷,忽见路旁壹人,仰头乞食,服装破敝、面目尘垢,身体疮脓,臭秽可憎;两条腿皆烂,不能够行走。同辈人人掩鼻,叱喝他去。赵升心中独怀不忍,乃扶他坐于茅屋之内,问其贫窭。将和睦饭食,省与她吃。又烧下一桶热汤,督他洗刷臭秽。那人又说身上十分的冷,预求一衣。赵升解开布袍,卸下里衣一件,与之遮寒。晚间念他无倚,亲自作伴。到深夜,那人又叫呼要解。赵声闻呼,慌忙起身,扶他分别,,又扶进来。日间省返食养他。常自半饥的过了,晚间苦学招呼。如此十余日,全吴倦怠。那人疮患将息渐好,忽然不辞而去。赵升也吴怨心。后人有诗赞曰:

积功累行始成仙,岂止区区服食缘。自虎神藏人祭革,活人阴德在历年。

逢人患难要施仁,望报之时亦小人。不吝施仁不望报,分明天地布淑节。

当下广汉青石山中,有大蛇为害。昼吐毒雾,行人中毒便死。真人又去剿除了那毒蛇。山中之人,方敢昼行。顺帝汉安元年,孟陬十五夜,真人在鹤鸣山精舍独坐,忽闻隐约天乐之声,从东而来,銮佩珊珊渐近。真人出中庭展望,忽见东方一片紫云,云中有素车一乘,再再而下。车中端坐一神人,容若冰玉,神光照人,不可重视。车的前面站立一位,正是前番在豫章郡所遇的绣衣童子。童子谓真人曰:“汝休惊怖,此乃太上老君也。”真人慌忙礼拜。老君曰:“近蜀中有众鬼魔王,枉暴生民,深可痛惜。子其为自家治之,以福生灵,则子之功德无量,而名录丹台矣。”乃授以《正一盟威秘录》,三清众经九百三十卷:符录丹灶法门七十二卷:雌雄剑二口:都功印一枚。又嘱道:“与子刻期,干日从此,全于阆苑。”真人叩头领讫,老君升云而去。

  时值梅月,真人二十19日集合诸弟子,同登天柱峰绝顶。那天柱峰,在鹤鸣山之左。三面悬绝,其状如城。真人引弟子于峰头下视,有一株桃树。傍生石壁,如人舒出一臂相似,下邻不测深渊。那桃树上结下众多寿星桃,红得可爱。真人谓诸弟子曰:“有人能得此桃实,当告甚至道之要。”那时诸弟子除了王长、赵升外,共二百一十四人。皆临崖窥瞰,莫不股战流汗,连脚头也站不定。略看一看,慌忙失利,惟恐坠下。只是一位,挺不过出,乃赵升也。对大家曰:“吾师命笔者取桃,必此桃有可得之理;且圣师在此,鬼神呵护,必不使笔者死于深谷之中。”乃看准了桃树之处,拥身望下便跳。有那等异事,那一跳不歪不斜,进退两难,两只脚分开,刚刚的垮于桃树之上,将桃实忽意采撷。遥望石壁下面,悬绝二三丈,四旁又无攀登,无从爬上,乃以所摘黄肉桃,向上抛去。真人用手一一接之。抛了又摘,摘了又抛;下面抛上边接,把一树黄肉桃,摘个透顶。真人接完白桃,自吃了一颗,王长吃了一颗,把一颗留与赵升,恰好余下二百一十四颗,分派诸弟子,每人一颗,相当的少相当多。
  真红尘:“诸弟子中十一分有本事,引得赵升上来?”诸弟子面面相觑,什么人敢承当?真人自临崖上,舒出一臂,接引赵升。那臂忽长儿二三丈,直到赵升身边。赵升随臂而上,众弟子莫相当的小惊。真人将所留桃实一颗,与赵升食毕。真人笑来讲曰:“赵升心正,能投树上,足不蹬跌。吾今欲自试投下,若心正时,当得大桃。”众弟子皆谏曰:“吾师纵然广有道法,岂可自试于不测之崖乎?方才赵升幸赖吾师接引。若吾师坠下,更有啥人接引吾师者?万万不可也。”有数人牵住衣据,苦劝。惟王长、赵升,默然无言。真人不从大家之劝遂向空自抛。群众急觑桃树上不见真人踪迹;看着下边茫茫无底又无道路可通。眼见得真人坠于深谷部知死活存亡。诸弟子人人惊讶个个悲啼。赵升对王长说道:“师犹父也吾师自投不测之崖,吾何以自安?不若同投下去,看其下降。”于是升、长四个人,各奋身投下,刚落在真人从前。只看见真人端坐于磐石之上,见升、长坠下,大笑曰:“吾料定汝多少人必来也。”这几桩传说,作家唤做“七试赵升”。那见得七试?第一试,乱骂不去。第二试,美色不动心。第三试,见金不取。第四试,见虎不惧。第五试,偿绢不吝、被诬不辨。第六试,存心济物。第七试,舍命从师。
  原本那七试,都是真人的意见。那黄金、美丽的女孩子、马来虎、托钵人,都以他役使精灵变化来的。卖绢主人,也是假的。那称为将假试真。凡人道之人,先要断除七情。那七情?喜、怒、忧、惧、爱、恶、欲。真人先前对诸弟子说过的:“汝等俗气未除,安能遗世?”正谓此也。且说近年来无聊之人,骄心傲气,见在的中将,说话略重了些,几自气愤愤地。况肯为求师上,受人漫骂,着啥要紧加添四十余日露宿之苦?只这一件,什么人人肯做?至于“色”之一字,人都在这里头生,在那边头死,那贰个不着迷的?列位看官们,就算你在家居独宿之际,偶遇个妇女,不消一分半分颜色。管请您失魂落意,时刻不忘;而且拾壹分婷婷,颠倒(扌亚)身却不动心?古时候的人中,除外姬展季,也许未有第肆位了。又近期人工着几赁钱钞上,兄弟分颜,朋友破口。在途中拾得一文钱,却也叫声:“吉利!”眉花眼笑。眼见这一窖白金,无主之物那么些不起淫心?这件又不是贵重的?今人见贰头恶犬走来,心头也唬一跳;况八个沙虫妈,全不怖畏,正是吕仲吕祖师,舍得喂虎,也不得不是那般了。再说买绢这一节,你看今朝做买做卖的,讨得一分福利,几自喜悦。乎日间,冤枉他一言半字,便要赡神罚咒,那贰个肯重叠提出的条件?随她天天津大学学冤枉加来,付之不理;脱去服装绝无吝色;不是眼孔十三分大,怎容得人如此?又如父母生了顽固的病魔,子孙在床前服事,若不是足色孝顺的,口中虽不说,心下未免憎嫌。并且路旁乞食之人,那助人为乐,又算做杂事了?结以往,一遍投崖,是信得师父拾分火急,虽死不悔。那七件都试过,才见得赵升七情上,一毫未有粘带,俗气尽除,方可人道。就是:道意坚时尘趣少,俗情断处法缘生。
  闲话休题。真人见升、长几个人,道心牢固,乃将一生所得秘籍,细细指授。如此四日三夜,三人尽得其妙。真人乃飞身上崖,四位从之,重归旧舍。诸弟子相见,惊悼不己。真人十31日闭目昼坐,既觉,谓王长、赵升曰:“巴东有妖,当同往除之。”师弟壹位,行至巴东,忽见十二女阴笑迎于山前。真世间曰:“此地有咸泉,今在哪儿?”大地之母答曰:“后边大揪就是。近为毒龙所占,水己浊矣。”真人遂书符一道,向空掷去。那道符从空盘旋,忽化为大鹏金翅鸟,在揪上来往飞舞。毒龙大惊,舍揪而去,揪水遂清。十二大地之母各于怀中探出一水花来献,曰:“妄等爱慕仙真,愿操箕帚。”真人受其环,将手缉之,十二环融合为一。真人将环投于井中,谓有蟜氏曰:“能得此环者,应本身风命,吾即纳之。”十二女娲要取神环,急先解衣入井。真人遂书符,投于井中,约曰:“干秋万世,永作托为神灵。”即时唤集市民,汲水煎煮,皆成盐类。嘱付:“以后煮盐者,必祭十二靓女。”那十二美人都是怪物,在一方迷感男人,降灾降祸。被真人将神符镇压,又安享祭把,再不出现了。从此巴东定居者,无神女之害,而有咸井之利。
  真人除妖己毕,复归鹤鸣山中。二日午时,忽见壹人,黑帻,绢衣,佩剑,捧一玉函,进曰:“奉上清真符,召真人游阆苑。”须舆,有黑龙驾一紫舆,玉女三人,引真人登车,直至金阙。群仙毕集,谓真人曰:“前几日可朝太上元始天尊也。”俄有二青童,朱衣绎节,前行指导。至一殿,金阶玉砌,真人整衣趋进,拜舞己毕。殿上敕青童持玉册,授真人“正一天师”之号,使以“正一盟威”之法,世世公布,为尘寰天师,劝度未悟之人。又密渝以进级之期。真人受命回山,将“盟威”、“都功”等诸品秘录,及斩邢二剑、玉册、玉印等物,封置一函。谓诸弟子曰:“吾冲举有日,弟子中有能举此函者,便为嗣法。”弟子抢先来举,如万斤之重,休想移动得分毫。真人乃曰:“吾去后19日,自有嫡嗣至此,世为汝师也。”
  至期,真人独召王长、赵升叁人谓曰:“汝多少人道力己深,数合冲举;尚有余丹,可分饵之。明日当随笔者回升矣。”亭午,群仙仪从毕至,天乐拥导,真人与王长、赵升在鹤鸣山中,白日升天。诸弟子仰视云中,漫长而没。时桓帝永寿元年11月14日事,计真人己一百二十二周岁矣。真人升天后八日,长子张平子从齐云山适至。诸弟子方悟“嫡嗣”之语,提示封函,备述真人遗命。张平子轻轻举起,揭封开看,遂向空拜受玉册、玉印。于是将诸品秘录,尽心参讨,斩妖缚邢,其应如响。到现在子孙嗣法,世世为天师。后人论“七试赵升”之事,有诗为证:

真人从此日昧秘文,按法遵修。闻知咸阳有八部鬼帅、各领鬼兵,动亿万数;周行人间,暴杀万民,枉天无数。真人奉老君诸命,佩《盟威秘录》,往昆仑山,置琉璃高座。左供大道元始天尊,右置三十六部精彩;立十绝灵幡,周匝法席,鸣钟叩罄;布下龙虎神兵,欲擒鬼帅。鬼帅乃驱率众鬼,接兵刃矢石,来害真人。真人将左边手竖起一指,这指头形成一大朵水芸,干叶扶疏,兵矢皆不可能人。众鬼又持火干余炬来,欲行烧害。真人把袖一拂,其火即返烧众鬼。众鬼乃遥谓真人曰:“吾师自住鹤鸣山中,何为来并吞作者居处?”真人曰:“汝等残害众生,罪通于天。吾奉上德皇帝之命,是的话伐汝。汝若知罪,速避西方不牧之地,勿复行病凡间,可保无事。如仍前作业,即行诛戮,不留余种。”鬼帅不服。

今人开口说神明,眼见哪个人上太空?不是仙家尽虚妄,平昔难得道心坚。

南宋,复会六大魔王,率鬼兵百万,安营下寨,来攻真人。真人欲服其心,乃谓曰:“试与尔各尽法力,观其成败。”六魔应诺。真人乃命王长积薪放火,火势正猛,真人投身入火,火中忽生米红花,托真人两足而出。六魔笑曰:“有啥难哉!”把手分开火头,拥)身便跳。七个魔王,先跳下火的,须眉皆烧坏了,负痛奔回。那八个魔王,更不敢动弹。真人又投身人水,即乘白虎而出,服装不要濡湿。六魔又笑道:“火其实利害!这水打什么紧?”扑通的一声,六魔齐跳入水,在水中连番多少个筋斗,忙忙爬起,己自吃了一肚子淡水。真人复以身投石,石忽开裂,真人从后而出。六魔又笑道:“论作者等气力,正是山也穿得过,况于石乎?”硬挺着肩肿,捱进石去。真人诵咒一回,七个魔王半身陷于石中,展动不得,哀号欲绝。其时八部鬼帅大怒,化为五只吊睛森林之王,张牙舞爪,来攫真人。真人转身一变,变成白狮逐之。鬼帅再变八条大龙,欲擒狮虎兽。真人又改为大鹏金翅鸟,张开巨喙,欲啄龙睛。鬼帅再变五色云雾,昏天暗地。真人变化一轮红日,升于九霄,光辉照耀,云雾即时流散。

鬼帅变化己穷。真人乃拈取片石,望空撇去,须舆化为巨石,如一座高山一般。空中一线系住,如藕丝之细,悬罩于鬼营之上;石上又有二鼠,争啮那一线,岌岌欲堕。魔王和鬼帅在高处看见,或者灭绝了营中鬼子鬼孙,乃同声央求:“饶命!愿向南方裟罗国居住,再不敢干扰中国土木工程公司。”真人遂判令六大魔王归于北酆,八部鬼帅窜于西域。其时魔王身离石中,和鬼帅合成一党,几自踌躇不去。真人知众鬼不可善道,乃口敕神符一道,飞上层霄;须舆之间,只看见风伯招风,云神降水,雷王兴雷,朱佩娘娘打雷,天将神兵,各持刃兵,一时会集,杀得群鬼形消影绝,真人方才收了法力。谓王长曰:“蜀人今始得安寝矣。”有《西江月》为证:

鬼帅空施手腕,魔王枉逞铁汉。哪个人知大道有神通,一片精神活动。水大不加寒热,腾身陷石如空。一场风雨众妖空,才识仙家妙用。

真人复谓王长曰:“吾上涨之期己近,壁鲁洞乃作者得道之地,不可忘却。”于是再至豫章,结庐于敬亭山中,师傅和徒弟三位,潜修九还七返之功。忽16日,复聆銮佩天乐之音,与鹤鸣山所闻无二。真人火速整身,叩伏阶前。见于乘万骑,簇拥着老君,在云端徘徊不下。真人再拜,老君乃命使者告曰:“子之功业,合得九真上仙。吾昔位子入蜀,但不同人鬼,以布清净之化。子杀鬼过多,又檀兴风雨,役使鬼神,阴景翳昼,杀气秽空,殊非天道好生之意。上帝正责子过,所以小编曰不得近子也。子且退居,勤行修道。同时飞举者,数合一位。候数到之日,吾持子于上清八景宫中。”言讫,圣驾复去。真人乃精心忏悔,再与王长回鹤鸣山去。

山中诸弟子晓得真人魔法广大,独有王长一位,私得其传。纷繁商量,尽疑真人偏向,有吝法之心。真人曰:“尔辈俗气未除,安能遗世?止可得吾导引房中之术,或服食草木以延寿命耳。前年十5月二四日牛时,有一个人从北部来,方面短身,貂袭锦袄,此乃真正道中之人,不弱于王长也。”诸弟子闻言,半疑不信。到来年嘉月尾七日,半正午,真人乃谓王长曰:“汝师弟至矣,可使人如此如此。”王长领了目的在于,步出山门,望东而看,果见一位来至。衣裳状貌,一如真人所言,诸弟子暗暗称奇。王长私谓诸弟子曰:“吾师将传法于这厮,若来时,切莫与通讯;特别漫骂,不容入门;彼必去矣。”诸弟子相顾,以为得计。这人到门,自称姓赵,名升,吴郡人氏,慕真人道法高妙,特来拜见。诸弟子回言,“吾师骑行去了,不敢擅留。”赵升拱立伺候,大伙儿四散走开了。到晚,径自闭门不纳。赵升乃露宿于门外。

次日,诸弟子开门看时,赵升恢前拱立,求见旅长。诸弟子曰:“吾师甚是私刻,小编等伏侍数十年,尚无丝毫诀要传授,想你来之何益?”赵升曰:“传与不传,惟凭军长。但某远路而来,只愿一见,以慰乎生爱慕耳。”诸弟子又曰:“要见亦由你,只吾师实不在此。知她曾几何时还山?足下休得痴等,有误前程。”赵升曰:“某之此来,出于积诚。若真人30日不归,愿等17日;百日不来,愿等百日。”群众见赵升那位数日,并不转身,愈加恨恶。逐步出言侮慢,以往竞把作乞儿对待,恶言乱骂。赵升愈加和悦,全然不校。天天,只于午前往村中买一餐,吃罢,便来门前伺候。晚上,大伙儿不容进门,只就阶前露宿,如此四十余日。诸弟子私相批评道:“就算辞他不去,且喜得瞒过师父,许久尚不知觉。”只看见真人在法堂鸣钟集众,曰:“赵家弟子到此四十余日,受辱己足了,今日可召人相见。”众弟子大惊,才理解师父有前知之灵也。王长受师命,去唤赵升进见。赵升一见真人,涕泣交下,叩头求为徒弟。真人己知他真诚求道,再欲试之,过了数日,差往田舍中,看守黍苗

赵升奉命来到田边,唯有细小茅屋一间,四围无倚,野兽往来极多。赵升朝暮伺候赶逐,全不懈怠。忽一夜,日明如昼。赵升独坐茅屋中,只看见一妇女,赏心悦目非常。走进屋来,源源道个万福。说道:“妾乃西菜农户之女,随伴出来玩月。因往田中型Mini解,失了伴侣,追寻不着,迷路至此。两足走得疼痛,寸步难移,乞善士可怜,容妄一宿,感恩非浅。”赵升正持推阻,那女生径往他床铺上,倒身睡下。口内娇啼宛转,只称脚痛。赵升认是真情,没奈何,只得容他睡了。本人另铺些乱草,和衣倒地,睡了一夜。次日,那女子又推脚痛,故意不肯行走,撤娇撤痴的要茶要饭。赵升只得管顾他。那女士到说些风话,引诱赵升。到晚来,先自脱衣上铺,央赵升与他扯披加衣。赵升不近人情,见女子着邢,连茅屋也不进了,只在田膛边露坐到晓。至第二十二十三日,那女人己不见了,只看见墙上,题诗四句,道是:

美色人皆好,如君铁石心。少年不作乐,辜负好生活。

书法和绘画柔媚,墨迹如新。赵升看罢,大笑道:“少年作乐,能有什么日期?”便脱下鞋底,将字迹挞没了。便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残暴恋落花。

小日子茬苗,不觉日复一日。赵升奉真人之命,担了樵斧,去山后砍柴。不时砍倒一株枯松,去得力大,唿喇一声,松根进起。赵升将单手拔起松根,看时,上面显出黄灿灿女士的一窖金子。忽听得空中有人云:“天赐赵升。”赵升想道:“小编出家之人,要那白金何用?而且无功,岂可贪天之赐?”便将山土掩覆。收拾了柴担,感觉肉体困倦,靠石而坐,少憩片时。蓦地大风大作,山凹里跳出多只黄斑老虎。赵升安坐不动,那叁只虎攒着赵升,咬他的服装,只不伤身。赵升全然不惧,颜色不改变,谓虎曰:“小编赵升毕生不作昧心之事,今弃家里人道,不怕路途遥远,来寻明师,求长生不死之路。若前世欠你宿债,今生合供你啖嚼,不敢畏避;如其不然,便可速去,休在此篙恼人。”一虎闻言,皆弭耳低头而去。赵升曰:“此必山神道来试小编者。死生育命,吾何惧哉!”当日荷柴而归,也不对同辈说知见金、逢虎之事。

又七日,真人分付赵升往市上买绢十匹。赵升还值己毕,取绢而归。行至中途,忽闻背后有人叫喊云:“劫绢贼慢走!”赵升回头看时,乃是卖绢主人,飞奔而来,一把扯住赵升,说道:“绢价一些未还,怎么样将小编绢去?好好还自己,万事全部!”赵升也不争论,但念:“此绢乃吾师欲用之物,若还了她,怎样回覆师父?”便脱下貉袭与绢主,准其绢价。绢主尚嫌其少,又脱锦袄与之,绢主方去。赵升持绢献上真人。真红尘道:“你身上衣服,何处去了?”赵升道:“偶尔病热,不曾穿得。”真人叹曰:“不吝己财,不谈人过,真难及也。”乃将布袍一件,赐与赵升,赵升欣然穿之。

又八日,赵升和同辈在田间收谷,忽见路旁一个人,仰头乞食,服装破敝、面目尘垢,肉体疮脓,臭秽可憎;两条腿皆烂,不可能行进。同辈人人掩鼻,叱喝他去。赵升心中独怀不忍,乃扶他坐于茅屋之内,问其贫穷。将自个儿饭食,省与她吃。又烧下一桶热汤,督他洗刷臭秽。那人又说身上寒冬,预求一衣。赵升解开布袍,卸下里衣一件,与之遮寒。夜晚念他无倚,亲自作伴。到早晨,那人又叫呼要解。赵声闻呼,慌忙起身,扶他分开,,又扶进来。日间省返食养他。常自半饥的过了,夜晚用功招呼。如此十余日,全吴倦怠。那人疮患将息渐好,卒然不辞而去。赵升也吴怨心。后人有诗赞曰:

逢人横祸要施仁,望报之时亦小人。不吝施仁不望报,分前天地布春日。

时值仲月,真人十三日集结诸弟子,同登天柱峰绝顶。那天柱峰,在鹤鸣山之左。三面悬绝,其状如城。真人引弟子于峰头下视,有一株桃树。傍生石壁,如人舒出一臂相似,下邻不测深渊。那桃树上结下洋洋水蜜桃,红得可爱。真人谓诸弟子曰:“有人能得此桃实,当告以致道之要。”那时诸弟子除了王长、赵升外,共二百一19位。皆临崖窥瞰,莫不股战流汗,连脚头也站不定。略看一看,慌忙战败,惟恐坠下。只是一个人,挺不过出,乃赵升也。对人人曰:“吾师命笔者取桃,必此桃有可得之理;且圣师在此,鬼神呵护,必不使作者死于深谷之中。”乃看准了桃树之处,拥身望下便跳。有那等异事,那一跳不歪不斜,进退两难,两只脚分开,刚刚的垮于桃树之上,将桃实忽意采摘。遥望石壁上边,悬绝二三丈,四旁又无攀登,无从爬上,乃以所摘黄桃,向上抛去。真人用手一一接之。抛了又摘,摘了又抛;下面抛上边接,把一树黄桃,摘个根本。真人接完白桃,自吃了一颗,王长吃了一颗,把一颗留与赵升,恰好余下二百一十四颗,分派诸弟子,每人一颗,相当少非常多。

真凡间:“诸弟子中分外有本领,引得赵升上来?”诸弟子面面相觑,什么人敢承当?真人自临崖上,舒出一臂,接引赵升。那臂忽长儿二三丈,直到赵升身边。赵升随臂而上,众弟子莫不大惊。真人将所留桃实一颗,与赵升食毕。真人笑来说曰:“赵升心正,能投树上,足不蹬跌。吾今欲自试投下,若心正时,当得大桃。”众弟子皆谏曰:“吾师即使广有道法,岂可自试于不测之崖乎?方才赵升幸赖吾师接引。若吾师坠下,更有哪个人接引吾师者?万万不可也。”有数人牵住衣据,苦劝。惟王长、赵升,默然无言。真人不从大家之劝遂向空自抛。民众急觑桃树上不见真人踪迹;瞧着上边茫茫无底又无道路可通。眼见得真人坠于深谷部知死活存亡。诸弟子人人惊讶个个悲啼。赵升对王长说道:“师犹父也吾师自投不测之崖,吾何以自安?不若同投下去,看其下跌。”于是升、长几个人,各奋身投下,刚落在真人以前。只见真人端坐于磐石之上,见升、长坠下,大笑曰:“吾肯定汝二个人必来也。”这几桩传说,作家唤做“七试赵升”。那见得七试?第一试,叱骂不去。第二试,美色不动心。第三试,见金不取。第四试,见虎不惧。第五试,偿绢不吝、被诬不辨。第六试,存心济物。第七试,舍命从师。

本来那七试,都以真人的意见。那白金、好看的女人、剑齿虎、乞讨的人,都以他役使Smart变化来的。卖绢主人,也是假的。那名称叫将假试真。凡人道之人,先要断除七情。那七情?喜、怒、忧、惧、爱、恶、欲。真人先前对诸弟子说过的:“汝等俗气未除,安能遗世?”正谓此也。且说最近无聊之人,骄心傲气,见在的军长,说话略重了些,几自气愤愤地。况肯为求师上,受人漫骂,着什么要紧加添四十余日露宿之苦?只这一件,什么人人肯做?至于“色”之一字,人都在那边头生,在此地头死,那么些不着迷的?列位看官们,倘令你在家居独宿之际,偶遇个巾帼,不消一分半分颜色。管请您失魂落意,一遍遍地思念;并且拾叁分眉清目秀,颠倒身却不动心?古代人中,除此而外姬禽,恐怕未有第肆个人了。又如今人工着几赁钱钞上,兄弟分颜,朋友破口。在途中拾得一文钱,却也叫声:“吉利!”眉花眼笑。眼见这一窖白金,无主之物那三个不起淫心?这件又不是金玉的?今人见三头恶犬走来,心头也唬一跳;况三个孟加拉虎,全不怖畏,就是吕朱明祖师,舍得喂虎,也只好是这样了。再说买绢这一节,你看今朝做买做卖的,讨得一分福利,几自快乐。乎日间,冤枉他一言半字,便要赡神罚咒,那多少个肯重叠索价?随她天大冤枉加来,付之不理;脱去衣服绝无吝色;不是眼孔十分大,怎容得人如此?又如父母生了通病,子孙在床前服事,若不是足色孝顺的,口中虽不说,心下未免憎嫌。何况路旁乞食之人,那乐于助人,又算做杂事了?结以后,四回投崖,是信得师父十一分殷切,虽死不悔。那七件都试过,才见得赵升七情上,一毫一直不粘带,俗气尽除,方可人道。就是:道意坚时尘趣少,俗情断处法缘生。

闲谈休题。真人见升、长三位,道心牢固,乃将生平所得诀窍,细细指授。如此二十六日三夜,叁个人尽得其妙。真人乃飞身上崖,四人从之,重归旧舍。诸弟子相见,惊悼不己。真人四日闭目昼坐,既觉,谓王长、赵升曰:“巴东有妖,当同往除之。”师弟一个人,行至巴东,忽见十二女希氏笑迎于山前。真红尘曰:“此地有咸泉,今在何处?”有蟜氏答曰:“后边大揪正是。近为毒龙所占,水己浊矣。”真人遂书符一道,向空掷去。那道符从空盘旋,忽化为大鹏金翅鸟,在揪上往返飞舞。毒龙大惊,舍揪而去,揪水遂清。十二帝女各于怀中探出一金芙蓉来献,曰:“妄等向往仙真,愿操箕帚。”真人受其环,将手缉之,十二环融为一体。真人将环投于井中,谓女娲曰:“能得此环者,应本人风命,吾即纳之。”十二女希氏要取神环,急先解衣入井。真人遂书符,投于井中,约曰:“干秋万世,永作赵玄坛。”即时唤集市民,汲水煎煮,皆成盐类。嘱付:“以后煮盐者,必祭十二美女。”那十二美丽的女人都以怪物,在一方迷感男生,降灾降祸。被真人将神符镇压,又安享祭把,再不出现了。从此巴东市民,无女阴之害,而有咸井之利。

真人除妖己毕,复归鹤鸣山中。七日辰时,忽见壹人,黑帻,绢衣,佩剑,捧一玉函,进曰:“奉上清真符,召真人游阆苑。”须舆,有黑龙驾一紫舆,玉女二个人,引真人登车,直至金阙。群仙毕集,谓真人曰:“明天可朝太上元节始天尊也。”俄有二青童,朱衣绎节,前行辅导。至一殿,金阶玉砌,真人整衣趋进,拜舞己毕。殿上敕青童持玉册,授真人“正一天师”之号,使以“正一盟威”之法,世世发表,为凡尘天师,劝度未悟之人。又密渝以进步之期。真人受命回山,将“盟威”、“都功”等诸品秘录,及斩邢二剑、玉册、玉印等物,封置一函。谓诸弟子曰:“吾冲举有日,弟子中有能举此函者,便为嗣法。”弟子一马当先来举,如万斤之重,休想移动得分毫。真人乃曰:“吾去后三日,自有嫡嗣至此,世为汝师也。”

至期,真人独召王长、赵升三人谓曰:“汝二位道力己深,数合冲举;尚有余丹,可分饵之。今日当随作者上涨矣。”亭午,群仙仪从毕至,天乐拥导,真人与王长、赵升在鹤鸣山中,白日升天。诸弟子仰视云中,漫长而没。时桓帝永寿元年8月二十八日事,计真人己一百二十壹虚岁矣。真人升天后二15日,长子张平子从青城山适至。诸弟子方悟“嫡嗣”之语,提醒封函,备述真人遗命。张平子轻轻举起,揭封开看,遂向空拜受玉册、玉印。于是将诸品秘录,尽心参讨,斩妖缚邢,其应如响。到现在子孙嗣法,世世为天师。后人论“七试赵升”之事,有诗为证:

世人开口说神明,眼见何人上太空?不是仙家尽虚妄,一直难得道心坚。

古典管经济学最早的文章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申明出处

本文由betway体育客户端-betway必威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