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先辑 小镇的振兴 星新一创作集 星新一

作者:我与名家

星新一 在一个日本古式旅店的房间里,夜静更深。海浪拍击的声育,传到耳边。屋里只有他独自一个。 他年过六十,身子斜倚在桌上,在自吁自叹。 “晌午,我散散步,顺便寻觅一下周围。我真没有那么股子勇气,来个高空跳楼。我大概有高空恐怖病,两腿直打哆嗦。瞎,你即使一咬牙一闭眼跳下去,说不定在中途还会让大树把你挂住,悬在半天空里出洋相。可是,我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兴趣了……还是把这个药喝下去吧!喝下去可能要遭点罪儿。不过这是烈性毒药,多喝点,保证会去见上帝。当然,死在这么个窝囊地方,可能有点……” 他直勾勾地瞅着瓶子里的药水,忽然听见有个人搭了腔。 “还好,看起来,你还不是那么分秒必争地急于死去。” 听动静,讲话的是个五十左右岁的汉子。他隔着门,发表了意见。 “对面屋是哪一位?我感谢您对我的关怀。不过事情使我太痛心了,叫我不能不死。除去死以外,我再没有别的道路可走了。” “一个人铁了心要寻死,你强拉他也没用。不过,你大概是钻了牛角尖,有什么难心事,同我唠唠不好吗?” “一切都在绝命书上写得清清楚楚。您以后不妨浏览浏览,那时您会知道,您处在我这个境地也会走同我一样的道路。” “哈,等我去拜读你的大作,那一切都完了。请你信任我!我们可以核计核计嘛!就是谈不通,那又有什么呢?” 他认为谈也是白费时间。但是你不说,此人也安生不了。于是就谈开了。 “我是一个山沟小镇的镇长,其实说镇,不如说村子更合适。” “是个富足的地方喽!” “刚好相反。不过风景确实不坏,空气也很新鲜。可是居民却不是神仙,这里也不是世外桃源,人口一年一年减少下去。 “我曾经广泛招伴厂商,到这里来办工业,也曾向政治家们呼吁开发山乡,旅游业界也劝我们修筑了登山盘道。我们也在房产公司的鼓动下,登广告:‘发放别墅专用地号。’结局怎么样呢?到头来没有一项不落个一场空。他们都嘴巴上说得天花乱坠,一到关键时刻,都溜走了。事实就是这样。” “哎唷唷,哎唷唷。” “最近有人献策,说这个地方适合于搞秘密武器研究所,我这回更为之神往了,我又到处奔走,可是结局还是……” “你有了很好的经验教训,须知世上事并不都是那么如意的。” “我是有经验教训。不过人生一世总要有点作为。于是,我跑到城市去活动,我向就近地方城市的有关人士呼吁,并且请他们喝酒吃饭,不少公款都花在这上面。当时我认为一旦成功了,钱立刻会收回来的。现在想起,我头脑的确太简单了。” “不过,你不是为了个人私利,这都属于正当开支呀!” “别人可不这样看待,人家说你也一块跟着吃喝了!我手里空攒着一大把发票。我现在才明白这些人都是骗子手。我已经给侦探社写了委托书。可是谁能同情我呢!?” 对方隔着门,长叹一声:“是够惨的哟!”然后又建议说:“那就自己掏腰包填补亏空呗!” “我办不到啊,我是仰仗名门出身才当上个镇长,但不是富家翁。倒是有点房子,可是这个小镇子,当地人口还外流呢,谁买房子啊?说是办别墅吧,这个行当也不景气,外地人也决不肯上你这里来买你的房子,进行改建。总之,我丢人现眼已到极点了。我这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我辱没了自己祖先的声誉……” “可是,你死了又会怎么样呢?……” “反正,事情已经闹得满城风雨。我死了,人们会同情我,会勾销我的耻辱。” 这位邻居却安慰他说;“你还是振作起来,我助你一膀之力。往后一切都会一帆风顺的。” “您真会给我吃宽心丸。可是我过去上当受骗的次数太多了。您说,我是要相信您,还是不该相信您?” “我说你要相信我!我很了解,你现在已经失去敛财集资的手段。也休想再利用职权和镇长的头衔。赶紧另想别途,事情还有救。不知你考虑没考虑?” “是呀,是呀。的确是这样。您待人这样热诚,那么我一定……” 他边说着。边去拉门。不知为什么总拉不开,心里就着了急,他想:居然有这样热心肠的人……不能错过机会,不知怎么身子一下子扑在搁扇门上,门立刻向对面倒去,他怕把对方拍在底下。可是门倏地倒下去,没碰着任何东西。一看,屋里漆黑。 “电门在什么地方?” “行,黑就黑点吧,我在这儿呢!” 他仔细一看,只见墙角有一个模糊的人影,人在那里坐着;穿一身白,脸色发青,发型是古式的。就是不借助光线。也能看清此人的特征。 “啊!幽灵……”他吃了一惊。 “喂,你别这么大喊大叫的。咱们不交谈了半天啦嘛,成了老相识喽!你还胆怯个啥?” “都说有幽灵。我还是头一回见着……请问您为什么到这儿来了?” “这家旅馆老板为人很坏。我一向抑强扶弱。为了惩罚他,我伺机而入。我在这个房间潜伏很久了。这间房子是空闲房间,店里的人不愿意来住,旅客也不愿意住。偶而有人来住宿,也很快算账走人。只谈这么些,已经够了。主要的要谈怎样来帮助你。” “可是您在这里恐怕已经万人嫌,您还怎么能帮上我的忙呢?” “最近市面上哄动,说出现了幽灵,这正是指我。不过幽灵也只是幽灵而已。前些日子电视台的人来交涉,要求录象,叫老板拒绝了,他说这是别人对他的旅馆造谣破坏。看来他一点也不懂得我的利用价值。也可能他认为借重我招揽生意的时机还不到。” “您不会给他来个突然显魂?……”他说。不过他也在想,这样会不会意起更大的恐怖?可是对方又说了: “你名门出身嘛,总会有些老箱底儿,家里收藏些祖传的古物,即使没有,也不妨编造点什么,比如说第十几代的老祖先乘着辇,在天空出现;又如你能同百里之外的人直接对话,……总之宣传一些离奇古怪的东西。又如宣称这家名门的年轻当家人,忽然因此而被官宪宣布为妖言惑众的不逞之徒,判了刑等等。……总之,灵魂这个东西早已宁息了多少年代了,可是时至今日这种世道,他们又显魂了,夸耀自己的先见之明……” “你这只是显魂的开始,就已经成为人们的话题了。我不妨试试看,反正我是要死的人了。” “应该持这种态度嘛!我嘛,也值得陪你干上一场。” 死活全看这一招了。于是,镇长回到家里,立刻着手作“演出”准备,编造出一些煞有介事的掌故、传说和家谱之类的东西。幽灵也跟他一同来到这里。天一黑,常常有人影影绰绰地看见他的踪迹,于是传言四起。 首先,形成了地方报纸上的新闻,然后热衷于猎奇的电视台采访组,人马也杀到了。幽灵给他们小小地显了一次魂。 镇长也在电视中讲述了幽灵的来历,并且作解释说。 “看见幽灵,不会因而召来任何灾变,同时幽灵对目击者不会有任何危害行为,这点请大家放心。” 几个电视台都争先放映。人们从萤光屏上看见了幽灵,但只是模模糊糊的影子,并不满足,都要求到现地亲眼看上一眼。于是人流涌向了小镇,每天晚九点在村头镇长家祖坟附近一个小树林里准时出现。而且幽灵很乖,他从来不给大家来一次清晰的显象,这反而更加深了神秘之感。 来访的人次激增,是从这天开始的,这天有人哄嚷,想考学校的人,谁看见幽灵谁就能考试合格;因为见过幽灵之后,头脑都会从此好起来。于是不分春夏秋冬,人们从遥远的城市多付,四面八方涌向小镇。 又有一个新发现,说幽灵会给观众中的新婚夫妇带来幸福。于是到这里来作新婚旅行的人,也应接不暇了。因此长久废弃不用的登山盘道利用率也大大提高起来。 镇上的居民把树叶子用纸包起来,盖上灵符似的朱印,推销给游客,说谁买去;会得到种种好处。总之交通发达,买卖兴隆,这个小镇越来越兴旺了。如果说世界上有事事都按计划的模范城镇,这里就是样板。于是小镇的名声,传扬全国。 一年后的某晚,镇长刚要睡下,幽灵驾到了。 “怎么样?小镇的繁荣景象。” “正如您所目睹的那样,敝镇一举而成为全国注视的目标。旅店业挣钱,土特产商店盈利,现在正在制订‘公共交通和宾馆建设计划’。有的寺院还想到这里修筑‘下院’。总之,是皆大欢喜。” “你侵占的公款怎么处理的?” “已经清还完毕。近来流传着这样的说法,谁要见过您的法相,就一定在下一届的竞选中当选。于是政治家们也纷纷光临,临走往往慷慨地给敝镇扔下一笔巨款,这样除了还上债之外,还有剩余。总之,一切都很顺利。” “是吗?好极了!那么我给你帮忙,很见成效喽!搞到这么个势派,总算可以了吧?……” “您,您说什么?……” “我就要告辞了。我在这里呆腻了!” “这可不行,镇子好容易才兴旺起来,您有什么要求,都能一切使您如意,待遇可以大加改善,一定叫您高兴。” “什么提高待遇,提供良好居住条件,……这对我都毫无意义。” “我请求您,千万不要离开这里。你一离开,我的处境可就……” “我认为我总算作到仁至义尽了。那么,再见!” 一年后,镇上的繁华,依然如旧。镇长的职位由他儿子继任。他本人到别处去当教员,不久就被上帝召见了。 镇上的人这样谈论: “前任老镇长真是好样的!” “他真有本事,使咱们这个穷山沟小地方,在全国有了名。” “应该塑个铜象,表彰他的功绩。” “用不着,留个美名就很不坏了。那个幽灵,我们一开始对他的印象不佳,今天对他抱好感,这就很好了。” “嗯,是啊,可也是……其实,你和我在某些地方,同故去的老镇长不也很相似吗?……” (译自《小说现代》198O年12月号) 孟宪人译—— "" 书香门第扫描校对

三年前,为了探访茶马古道的古迹,我和几位记者经过云南的一个偏远小镇。

1

小镇的刀镇长设宴热情地款待了我们,宴会上,为了打听茶马古道古迹周边的情况,我问镇长:“刀镇长,茶马古道周围民俗风情还也不错吧。”

天快亮了。沟内搓摩着冻僵的双手,急忙地赶着路。沟内是n镇的镇议会议长,在这小镇上,没有人不认识他的。原本预定昨晚打道回府的,可是一再拖延,拖住沟内无法脱身的,主要还是他所喜欢的两种东西——酒和女人。其实草田镇长也有女人,只不过他把女人藏在城市的公寓里,一个礼拜假借办公事之名去个一、二次,所以都没被镇上的镇民发现而已。草田镇长最近紧张得很,因为镇长选举只剩三天。在这之前,草田镇长再当选是理所当然的事,只是这一次

“这怎么说呢!”刀镇长一手抱着竹烟筒,一边说道,“我们这里的民俗淳朴,因为地处偏远,发展落后,所以受外界干扰较少。”

咦?沟内突然停下脚步。就在快要到达山圾道顶端的地方,有一棵松树耸立在那里。 这种景色已经看习惯了,可是今天,它的样子有点奇怪。最粗的枝干下,有个东西垂吊着,被风吹动而摇晃着。那是什么啊?沟内第一眼看到就知道是什么。可是,眼睛虽然理解,头脑还无法接受——有人在那枝干上上吊。

“确实偏远,这里三面环大山,正面横着红河。不过话说回来,带来文明的同时,也带来了糟粕,如果这里不是地处偏僻,恐怕很难保持原生态的文化。”

2

“哎!记者同志,你有所不知,云南自古巫蛊横行,我这镇上的群众不开化,大事小事,红事白事,都行巫事,搞得劳民伤财。”

夕子说:居然要动用到我亲自出马的案件的话,应该是相当棘手的吧!

“怎么说?”

亲自出马的人是我呀!据说三天后就是镇长选举的投票日,正处于极微妙的情势下,所以处处要小心翼翼地进行搜查,免得将案件复杂化了。

“比如这几年,每到年关,镇长都会有人逝世,所以镇上的群众认为有鬼在暗中作梗,因此大兴巫事,闹得镇上鸡犬不宁。”

开始开上蜿蜒的山路。危险!夕子叫道。我急忙踩上刹车器。在转弯的一个角落里,有辆车子停着。如果照刚才的速度前进的话,一定会撞上去的,幸好我的反应快速,就在撞上去的前几公分处,车子停下来了。我下车瞧瞧引起事端的车子,大声喊道:喂!有没有人在下面?往下一瞄,心脏差点停止跳动。车底下伸出一双手来,啊有声响传来,那双手一动,原田刑警的脸露了出来。

我旁边的记者朋友惊讶地问道:“政府不管?”

你在做什么?差一点就撞上去了!你听到紧急刹车声没有?我说。

“怎么不管,政府为了破除迷信,做了很大宣传,单展板就做了三十多幅,宣传队还挨家挨户做工作,可是巫术深入人心,大家都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还是照旧大兴巫事。”

车子出故障啦!原田从车底下爬出来,拍掉身上的灰尘说。后来我们合力将原田的车子推到路旁去,原田搭乘我的便车,三人急忙继续赶路。既然原田在半途中停住了,案件变成混乱的可能性也就没有了。车子一进入直直的道路,我问原田说,被杀死的人是谁?

我朋友皱着眉头说:“都改革开发这么多年了,迷信还不破除?这是教育的失败,政府应该严厉禁止这等事情。”

是个裸体女人。现场是在叫做‘一棵松’的地方,女人既然是裸体被杀,一定是情杀

我笑道:“文化层面的东西,并不是说禁止就能禁止的,想彻底根除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好好办教育,让孩子接受科学知识,数十年后,等这些孩子长大了,他们就会按照科学的思维看待这些问题。”

只要过滤她和男人的关系,马上就可以找到凶手的。原田还真是乐天派的。

刀镇长皱眉说:“记者同志,你说要花数十年的教育才能根除问题,但是镇上的问题已经迫在眉睫,容不得等那么长时间,现在二月,正值春耕,群众都忙着驱鬼除病呢,根本顾不及耕作,所以请记者同志给想个办法,让大家尽快春耕,错过节令就麻烦了。”

betway体育客户端,案子和选举的事有什么关联吧,如果这两者有所纠缠的话,命案就不会这么单纯!突然眼前有个东西飞奔出来,我急忙地踩住刹车器。夕子往前撞上了玻璃窗,发出痛苦的叫声:你干什么呀!想杀死我啊?

“这……”大家面面相觑,政府那么大力宣传力度,严令禁止都不起作用,凭着我们几个人,要扭转局面,怎么可能。

你看前面!我说道。挡住去路的是一位年轻人,手中拿着一支霰弹枪,枪正对着我们。是谁?年轻人走近车子,作手势要我们拉下车窗。

刀镇长哀求道:“记者同志,我们想破脑袋都没想出解决办法,你们脑子灵活,一定要给我们出个主意,这关系镇上民众的生计问题。”

这种危险东西不能正对着人啊!我让年轻人看过证件之后,他放下枪说:对不起!其他这几位也是警察吗?

几位记者想了片刻,摇摇头道:“这没办法,实在没办法,根深蒂固的东西不是一天两天能铲除的。”

我是宇野组长的个人秘书,夕子。到n镇还很远吗?

我笑道:“也不是毫无办法。”

开车再五分钟就到了。我可以搭个便车吗?

刀镇长大喜,忙问道:“什么办法?”

上来啊!夕子微笑地说着。他穿皮上衣,牛仔裤,相当帅气。我叫做伊垣。今天早上一直在这里监视。 车子开动之后,那年轻人自我介绍。夕子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样吧,刀镇长,你给我准备一头活牛,一头活猪,然后刻一块石碑,上面写‘镇魂碑’三字,我自有用处。”

是镇长的太太被杀了,镇上已分裂成两派,相当混乱!

“牛和猪我家里有,石碑也容易,镇上有的是石头,三个字半天就刻好。”

又快到选举的日子了,情况怎么样?

“好,你尽快去做,做好通知镇民,说政府为他们请了一个大巫师,要替他们镇住所有的妖魔鬼怪。”

那个叫伊垣的年轻人说道:原本大家都认为这次的选举,不必等到投票日结束,也知道是草田当选的。可是,三个月之前,事情整个突然改变了。镇上区公所的职员大野突然自杀了。遗书被送到报社。上面写说草田利用镇上的财务中饱私囊。大野这二十年来一直是草田的跑腿,只因为不小心,弄砸了一件事就被革职了,自己气不过就自杀了。而且告发镇长的罪过。也难怪大野会生气得告发他。弄砸的小事只不过是要送给镇长爱人的礼物迟了一天送达,结果就被革职了!这一件事还上了地方新闻的头版。草田当然否认这件事,还非常生气地说那是造谣中伤。可是一知道无法逃避接受调查,这次又革职了两个干部,那两人被安上盗取公款的罪名。这一下子弄得镇上的年轻人发起罢免签名运动,草田在选举中打出‘信’为口号,他自认为在数字上是有把握的。可是,却出来个与他对立的候选人。因此,事情一下子转变。啊!到镇上了。

“大巫师在哪里?”大家异口同声地问。

我减慢速度。这是个小而且安静的小镇。警察局在哪一边呢?

我指了指自己,大家一时不知我葫芦里卖了什么药。

这条马路一直下去,就是警察局。

三天后,镇上好奇的群众都聚集在刀镇长的庭院前,他们都想看看政府请来的大巫师如何镇住鬼魂。

算了吧!我们不是要早点赶到现扬吗?我终于想起此行的重要目的,发动了车子。后来看到路边停了几辆巡逻车。我慢慢地将车子停住。

当日,我穿着古怪巫衣,拿着刚削好木剑,学着电视剧里的巫师,葫芦画瓢,一边舞,一边念着《道德经》,腔作势比划了一番后,我又吩咐刀镇长把牛和猪宰倒,把刻好的镇魂碑抬到镇门埋起来,然后在镇魂碑前献上牛头猪头,烧了黄纸,符咒。做好这一切,法事完毕。我开口对镇民道:“乡亲们,我用茅山道术把镇上所有鬼怪都镇在这块镇魂碑下了,一百年内,鬼怪再也不会出来作怪,大家以后可以放心了。”

3

镇民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人高兴地喊道:“还是政府请来的巫师厉害,一下子就把鬼怪镇住了,我们以后可以放心了。”

在这个树干上?夕子以吃惊的表情确认地说道。

“是啊!以后可以放心了!”大家欢笑着,拍手叫好。

是的。警察局长松井先生点头回答。

“巫师,你说这块镇魂碑可镇鬼怪一百年,一百年后呢?”

这个树干相当高呢!宇野先生!原田说。

我严肃地道:“一切都有定数,一百年后自然有高人再现,为你们想办法。”

您说是上吊的?不是自杀?我问道。

“那就一百年再说吧,有了这块镇魂碑,以后半夜总算可以放心睡觉了。”大家吵吵闹闹,推推搡搡,纷纷散去……

那是不可能的。夕子说,那样年纪的女性是无法爬到那样高的枝干上去的,况且又没有垫脚的东西。

时间流逝,立镇魂碑的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年,几天前,刀镇长到县上开会,刚好在路上碰到我,他见了我,上前拉着我的手,感激地说:“秋先生,真是感谢你为我们镇立的那么一块镇魂碑,现在大家都相信镇魂碑会镇住所有鬼怪,所以近些年乡亲们都不再弄巫事,大家安心劳作,我镇经济也得到大发展。”

松井局长看着夕子,可是,为什么会到这种地方来?我还未说完,夕子便打断我的话,说,就是因为不明白这一点,所以才要你专程跑这一趟。听说是一位叫沟内的人发现的,他是镇议会议长。遗体已经搬回镇长的家了。

我也高兴道:“乡亲们能够好好生活就好,这也是我最大心愿。”

验尸方面呢?

刀镇长深谋远虑地道:“只是我担心一百年后怎么办。”

刚才那位小畑先生小畑是一位三十五、六岁的法医。夕子又问出问题:尸体离树枝有多远呢?

我淡淡一笑回答:“放心吧,一百年时间,科学知识足于深入人心。”

从地上算大概有二公尺左右吧?!我说,等下我们到镇上去拜访有关的人士吧!

betway体育客户端 1

喔!镇长家里挤满了镇上的人。松井说完后自己先出发走下坡道去。

草田镇长的门前一片黑暗,并不是涂上黑墨的颜色,是一大群穿着黑色丧服的人。

在外头等到天黑也进不了,我们从后门进去吧!我们被带到最里面的一间房间。

嗨!小姐!我出声打招呼,我先去看了现场。啊!原田你认识嘛!这位是夕子。

小畑身材高瘦,穿着高级三件式西装。遗体用白布覆盖着。我验过尸了。可是,很奇怪。小畑说道,据说是吊在树枝上致死的。但这个人原本就是死的。

我和夕子两人交换眼光。换句话,是别的死因喽?

没错!小畑点头说道。不再做进一步剖尸检查是不能确定的。但是大概是狭心症之类的死因,她心脏似乎不太好。

死亡时刻大概什么时候?

正确时刻还?荒苋范ǎ蟾攀亲蛱焱砩仙栽缧┑氖焙虬桑∷懒耍缓蟊坏踉谀鞘魃?hellip;

不过为什么呢?也就是说她被吊起来时已经是死亡状态?夕子再一次地向小畑求证。

隔扇唰地一下被打开,进来的人是草田镇长。我是草田!他低头一鞠躬。

4

我自我介绍之后,马上将话题带入案情,关于你太太的死因。我正想说下去之时,草田突然吼怒地说道:我不会原谅的!凶手是谁我心里有数。因为我处处小心所以无法靠近我,就偷袭我柔弱的老婆真是卑鄙的家伙!

草田先生。我说明道,事实上,小畑法医的看法是

太太的事真的很令人遗憾!夕子迅速地进入这缝隙说话,您知道凶手是谁吗?

当然是和我对立的候选人那一党人!草田滔滔不停地说,他们以为杀死我老婆会使我垂头丧气放弃选举!其实得到的是反效果。为了妻杀妻之恨,我草田一定要打赢他们!因为还有些事情要办我先告辞!一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我目瞪口呆地目送着。

本文由betway体育客户端-betway必威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