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先辑 富华的有限支撑柜 星新一文章集 星新一

作者:我与名家

星新一著李有宽译 为了制作一个极其豪华的大型保险箱,我几乎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都用光了。有些家伙说我是个干蠢事的傻瓜。可是,这帮家伙其实也跟我差不多。有的人买了一辆小汽车,每天开着车到处兜风,花在上班路上的时间:反而比以前增加了一倍,却感到得意洋洋,也有的人每天无所事事地混日子,毫不珍惜宝贵的时间,可是却买了一块走时极其精确的高级进口表,装模作样地戴在手上,还有的人则以铺张浪费、挥金如土为嗜好,并且从不后悔。既然如此,像我这样做个高级保险箱也就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了。 因为我把自己的房子卖掉了,所以只能住在一幢公寓的房间里。不过,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小偷会打算把整个保险箱一块儿偷跑的,因此,外出的时候也用不着担什么心。 我只要一有空,就很认真地擦拭这只心爱的保险箱。这只保险箱是用优质合金钢制成的,非常坚固,并且外面还镀上了一层银。一旦发现上面有一星半点时污痕,马上就用柔软的绒布擦拭干净。这只保险箱的外表越擦越亮,就像一面闪闪发光的镜子,可以清清楚楚地照出我的形象来,真是越看越欢喜。 做完这件愉快的工作之后,到了晚上,就躺在保险箱对面的床上,心满意足地进入了梦乡。我就这样自得其乐地过着日子。 “喂,快起来!” 有一天晚上、我突然被人叫醒了。睁开眼睛一看,面前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用黑布蒙着脸,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威胁着我。 “别碰那只保险箱!” “我不知不觉地叫了起来。无论是谁,都不愿意让那些令人讨厌的家伙随便玩弄自己最心爱的东西吧。可是,我突然发觉,自己的字脚已经在刚才睡着的时候被他绑了起来,动弹不了。因此,除了高声喊叫以外,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 “不许叫!再叫一声就要你的命!喂,快点老老实实地把开保险箱的方法讲出来!” “可是,那个里面……” “你给我老实些吧。” 那个汉子把一团破布塞进了我的嘴里,然后说道:“喂,给我扔拨号盘的号码写在纸上!” 没有办法。我仍然被绳子绑着,所以只好勉强握住笔,歪歪扭扭地把那个号码写了出来。这个汉子手忙脚乱地拨号盘,一边还不住地回过头来看看,生怕我挣脱捆绑。 当门打开的时候,装在里面的自动音响装置就开始播送起优美动听的音乐来。并且,保险箱内部的照明灯也亮了起来。顿时,一片金黄色的光芒从里面向外映射了出来,真是灿烂辉煌,不禁使人眼花缭乱。这是由于保险箱的内壁镀了金的缘故、像我这样把大量的黄金都毫不吝惜地用在这个保险箱上的人,也许是独一无二的吧。 这个汉子的眼里露出了贪婪的目光,在这些闪闪发光的黄金的诱惑之下,不知不觉地走进了这只大型保险箱。紧接着,保险箱的门便无声无息地关了起来。这是由于利用了一种红外线的最新装置的作用,我所引以自豪的就是这一了不起的发明—— 热点男孩之文学殿堂

星新一著李有宽译 F先生的隔壁住着一位孤独的老人。据说这位老人积蓄了一大笔钱。有一次F先生到他家去坐了一会儿,故意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顺口问了一下,他本人也承认这是确有其事的。 “是呀,我最喜欢储存金钱了,无论什么事情都比不上这有趣。正因为这样,所以我才过着朴素的生活,连佣人也不雇一个。尽管有些家伙评头论足他说我是傻瓜,可这是我的个人爱好,谁也无权干涉的吧。我所信得过的知心朋友只有这只保险箱。”老人说着就伸手指了指屋角那儿。这确实是一只相当漂亮的大型保险箱,比普通的衣柜还要大上一围。 从这一天起,F先生就暗暗地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也要设法把那只保险箱里的钱搞到手。于是,他就开始绞尽脑汁地苦苦思索起来,竭力要找出一个最佳方案。 如果强行闯入,采用暴力手段的话也许是无济干事的。即使把老人绑得结结实实,用匕首逼住对方,进行威胁的话,恐怕也很难打开保险箱。因为这位老人把金钱看得比性命还重要。正因为对方存了不少钱,所以绝不会是一个没有头脑的傻瓜。F先生心里很清楚,如果把对方杀死的话,那只保险箱就更没法打开了。 看来只靠正面进攻是难以奏效的,必须想出一个万无一失的巧妙的好办法来。F先生废寝忘食地研究着这个课题,简直入了迷,F先生费尽心机之后,终于想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好办法来。 F先生首先撒了个谎,巧妙地从一个做医生的朋友那儿骗来了一种药。不过这并不是什么毒药。即使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老人毒死,对F先生也没有什么好处,因为他拿不出任何可以继承老人遗产的凭证。这是一种叫做“坦白药”的白色粉未。F先生把这种粉未掺在糕点里,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送到了老人的房间里。 ““这是人家赠送给我的,别客气,请尝尝味道吧。” 老人高兴地笑着收了下来。虽然他平时生活非常节俭,从不浪费,但是对别人送上门来的东西却是来者不拒,一律照收不误。老人立刻就拿起一块糕点送进了嘴里。 F先生在一边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过了一会儿,老人果然开始迷迷糊糊,神志不清了。于是F先生就开始有计划地向对方提出了问题。 “您有一只相当出色的保险箱是吗?” “是呀,那是一只极其牢固可靠的保险箱。制造商在产品说明书上保证说,即使是发生了火灾,保险箱里的东西也不会烧毁的。为了慎重起见,我在购买之前还特地做过试验,在保险箱周围堆满木柴,点上火烧了足足三个小时。”老人昏昏欲睡似的说着。 看来药效已经开始显示出来了。于是F先生就把话题转移到了核心问题上面。 “那么,怎样才能打开保险箱呢?” “首先必须按照正确的方法转动拨号盘。号码是……”老人刚一说出口,F先生立刻就用笔把号码记录了下来。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把钥匙插进匙孔里、旋转一圈,于是就打开了。” “那把钥匙放在什么地方?” “在那张写字台从上面数起的第二只抽屉里面。” 只要打听出这些来就足够了。可是,F先生还不放心,还问了一下保险箱上有没有装什么特别警铃,直到确定了没有什么报警装置才放下心来。 F先生忍不住马上就要动手开保险箱。可是,他拼命地控制住了这种冲动。即使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但如果因此而被人当作怀疑对象的话也是非常危险的。欲速则不达,现在必须打消这个念头。 第二天,F先生确定老人已经出去了之后,便悄悄地从后门溜了进去,借助于“坦白药”的效力,F先生已经从老人那儿把正确的开箱顺序打听得一清二楚了。看来很快就能顺利地打开保险箱拿到那笔巨款的吧。 F先生首先拨动了拨号盘,一组数字拨完之后,只听见里面传出了轻轻的一声一“咔嚓”。接下来是钥匙。F先生从写字台的抽屉里找到了钥匙。“坦白药”果然有效,F先生暗自得意地想道,他把钥匙往匙孔里一插——严丝合缝,完全吻合。F先生用颤抖着的手把钥匙旋转了一圈。伴随着手中“咔哒”一下轻微的震动感觉,响起了沉重的金属部件缓慢地移动的声音。——一切都进行得非赏顺利。 F先生的胸口像擂鼓一般,剧烈地跳着,他屏住气息,伸手拉了一下保险箱的门。可是,门居然丝纹不动。F先生用尽全身的力气拼命地拉着,但仍然是丝纹不动。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坦白药”肯定是灵验的呀。号码明明是对上了,并且钥匙也没错。难道说对方能够与药力抗衡,编造谎言吗?不,这是不可能的!F先生把整个过程反反复复地回想了好几遍,连最小的细节都没有漏掉。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F先生突然想到,也许这只保险箱与众不同,门是朝里面开的吧。他不再往外拉了,开始使劲地往里推,甚至一次又二次地用身体向着门上猛撞。可是,这扇门还是紧紧地关闭着,根本就没松动过一丝一毫。难道竟然会有如此荒唐的事情吗?真是不可思议。F先生呆呆地望着保险箱,陷入了沉思之中。 突然,F先生的身后传来了喊声。 “嗯!” F先生赶紧回过头去一看,只见那位老人怒气冲冲地站在保险箱旁边,并且还带着一名警察。 警察说道:“作为非法侵入民宅的现行犯,你已经被捕了。” F先生不敢抗拒,只好束手就擒。可是,他还有一个谜没有解开,因此不死心地问道:“对不起,请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啊?” 于是,老人便答道:“不知为什么,从昨天起,我就一直感到有点昏头昏脑,神志不清。刚才出门后不久,突然想起自己忘记了一件极其重要的大事情。因此连忙急匆匆地赶了回来,到门口一看,便见到了这番情景。于是赶快又跑去叫来了警察。” “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呀?” “忘了把保险箱锁上……” ——原来刚才F先生自己把保险箱锁上了,并且咬紧牙关跟保险箱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大搏斗—— 热点男孩之文学殿堂

  李有宽 译

  F先生的隔壁住着一位孤独的老人。据说这位老人积蓄了一大笔钱。有一次F先生到他家去坐了一会儿,故意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顺口问了一下,他本人也承认这是确有其事的。
  “是呀,我最喜欢储存金钱了,无论什么事情都比不上这有趣。正因为这样,所以我才过着朴素的生活,连佣人也不雇一个。尽管有些家伙评头论足他说我是傻瓜,可这是我的个人爱好,谁也无权干涉的吧。我所信得过的知心朋友只有这只保险箱。”老人说着就伸手指了指屋角那儿。这确实是一只相当漂亮的大型保险箱,比普通的衣柜还要大上一围。
  从这一天起,F先生就暗暗地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也要设法把那只保险箱里的钱搞到手。于是,他就开始绞尽脑汁地苦苦思索起来,竭力要找出一个最佳方案。
  如果强行闯入,采用暴力手段的话也许是无济干事的。即使把老人绑得结结实实,用匕首逼住对方,进行威胁的话,恐怕也很难打开保险箱。因为这位老人把金钱看得比性命还重要。正因为对方存了不少钱,所以绝不会是一个没有头脑的傻瓜。F先生心里很清楚,如果把对方杀死的话,那只保险箱就更没法打开了。
  看来只靠正面进攻是难以奏效的,必须想出一个万无一失的巧妙的好办法来。F先生废寝忘食地研究着这个课题,简直入了迷,F先生费尽心机之后,终于想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好办法来。
  F先生首先撒了个谎,巧妙地从一个做医生的朋友那儿骗来了一种药。不过这并不是什么毒药。即使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老人毒死,对F先生也没有什么好处,因为他拿不出任何可以继承老人遗产的凭证。这是一种叫做“坦白药”的白色粉未。F先生把这种粉未掺在糕点里,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送到了老人的房间里。
  ““这是人家赠送给我的,别客气,请尝尝味道吧。”
  老人高兴地笑着收了下来。虽然他平时生活非常节俭,从不浪费,但是对别人送上门来的东西却是来者不拒,一律照收不误。老人立刻就拿起一块糕点送进了嘴里。
  F先生在一边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过了一会儿,老人果然开始迷迷糊糊,神志不清了。于是F先生就开始有计划地向对方提出了问题。
  “您有一只相当出色的保险箱是吗?”
  “是呀,那是一只极其牢固可靠的保险箱。制造商在产品说明书上保证说,即使是发生了火灾,保险箱里的东西也不会烧毁的。为了慎重起见,我在购买之前还特地做过试验,在保险箱周围堆满木柴,点上火烧了足足三个小时。”老人昏昏欲睡似的说着。
  看来药效已经开始显示出来了。于是F先生就把话题转移到了核心问题上面。
  “那么,怎样才能打开保险箱呢?”
  “首先必须按照正确的方法转动拨号盘。号码是……”老人刚一说出口,F先生立刻就用笔把号码记录了下来。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把钥匙插进匙孔里、旋转一圈,于是就打开了。”
  “那把钥匙放在什么地方?”
  “在那张写字台从上面数起的第二只抽屉里面。”
  只要打听出这些来就足够了。可是,F先生还不放心,还问了一下保险箱上有没有装什么特别警铃,直到确定了没有什么报警装置才放下心来。
  F先生忍不住马上就要动手开保险箱。可是,他拼命地控制住了这种冲动。即使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但如果因此而被人当作怀疑对象的话也是非常危险的。欲速则不达,现在必须打消这个念头。
  第二天,F先生确定老人已经出去了之后,便悄悄地从后门溜了进去,借助于“坦白药”的效力,F先生已经从老人那儿把正确的开箱顺序打听得一清二楚了。看来很快就能顺利地打开保险箱拿到那笔巨款的吧。
  F先生首先拨动了拨号盘,一组数字拨完之后,只听见里面传出了轻轻的一声一“咔嚓”。接下来是钥匙。F先生从写字台的抽屉里找到了钥匙。“坦白药”果然有效,F先生暗自得意地想道,他把钥匙往匙孔里一插——严丝合缝,完全吻合。F先生用颤抖着的手把钥匙旋转了一圈。伴随着手中“咔哒”一下轻微的震动感觉,响起了沉重的金属部件缓慢地移动的声音。——一切都进行得非赏顺利。
  F先生的胸口像擂鼓一般,剧烈地跳着,他屏住气息,伸手拉了一下保险箱的门。可是,门居然丝纹不动。F先生用尽全身的力气拼命地拉着,但仍然是丝纹不动。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坦白药”肯定是灵验的呀。号码明明是对上了,并且钥匙也没错。难道说对方能够与药力抗衡,编造谎言吗?不,这是不可能的!F先生把整个过程反反复复地回想了好几遍,连最小的细节都没有漏掉。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F先生突然想到,也许这只保险箱与众不同,门是朝里面开的吧。他不再往外拉了,开始使劲地往里推,甚至一次又二次地用身体向着门上猛撞。可是,这扇门还是紧紧地关闭着,根本就没松动过一丝一毫。难道竟然会有如此荒唐的事情吗?真是不可思议。F先生呆呆地望着保险箱,陷入了沉思之中。
  突然,F先生的身后传来了喊声。
  “嗯!”
  F先生赶紧回过头去一看,只见那位老人怒气冲冲地站在保险箱旁边,并且还带着一名警察。
  警察说道:“作为非法侵入民宅的现行犯,你已经被捕了。”
  F先生不敢抗拒,只好束手就擒。可是,他还有一个谜没有解开,因此不死心地问道:“对不起,请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啊?”
  于是,老人便答道:“不知为什么,从昨天起,我就一直感到有点昏头昏脑,神志不清。刚才出门后不久,突然想起自己忘记了一件极其重要的大事情。因此连忙急匆匆地赶了回来,到门口一看,便见到了这番情景。于是赶快又跑去叫来了警察。”
  “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呀?”
  “忘了把保险箱锁上……”
  ——原来刚才F先生自己把保险箱锁上了,并且咬紧牙关跟保险箱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大搏斗。---------

本文由betway体育客户端-betway必威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