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秋

作者:我与名家

星新一著李有宽译 人生变幻莫测。命运的转折点在何处,今后的命运将会发生什么变化?这是每个人都难以预料的。 我的命运的转折点是当我在公司里的工作告一段落之后,我漫不经心地拿起剪刀来正要剪指甲的一刹那。也许是由于紧张万分的神经松弛下来了的缘故吧,突然,我想起了几年前所犯的一个过失。 那是由于工作的时候注意力不集中,把一份订货单上的数字写错了,给公司带来了不必要的损失。可是,这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重大损失,并且从此以后我的工作一直干得很出色。现在已经好几年过去了,无论是谁都早已把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难道有过那种事情吗……”我自言自语他说着,竭力要想尽快地忘掉这件不愉快的事情。可是,头脑里总像是有什么事情牵挂着。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我苦苦地思索着。最后终于想起来了。 “不行,那个过失是在那个家伙来了以后的事情……” 我想起来了,公司里有一个从不忘记别人过失的家伙。这个可恶的家伙记性特别好,不管是多么微不足道的小过失,这个家伙都记得牢牢的,绝对不会忘记。 它就是电子计算机,无论什么事情都能毫无遗漏地记录下来的电子计算机。我的那个该死的过失是在公司里添置了这台电子计算机以后才犯的,这跟以前所犯的过失是完全不同的。 等到将来要讨论关于我的提升问题的时候,他们首先会去查阅储存在电子计算机里的有关资料的吧。为了使企业的经营管理更加合理化,这样做是无可非议的。可是,这对我来说就是大难临头了。到这个时候,那台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忘记的电子计算机一定会把我的那个过失告诉给他们的吧。就像昨天刚发生过的事情一样,它会正确无误地给予答复。 接着,上级会重新回想起这件事来,并且说出这样的话来的吧: “确实如此。这样说来这是确有其事的了。看来让他担任重要的职务这件事还得再考虑一下。” 看来提升是不会有什么希望的了,我对那次过失作了深刻的反省,正在加倍努力地工作,尽量不再重犯那样的过失。可是冷酷无情的电子计算机是专门记录各种过失的,而对这些情况却一无所知。 因此,每逢公司里人事变动的时候,这台电子计算机都会忠实地向上级报告我的过失的。看来我染上了这个污点之后永远也别想再翻身了。最近一个时期以来,我的工资连一分钱也没增加过,也许就是由于这个缘故吧。 事情越想越糟糕,前途黯淡,希望渺茫,我陷入了悲观绝望之中。就从这一天开始,我的神经开始有点失常了,再也无法专心致志地埋头工作了。 不管我多么努力地克制自已,竭力不去想那件倒霉的事情,但那台可恶的电子计算机却总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怎么也消除不掉。那个讨厌的家伙死死地记着我的过失,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的。 如果是普通的人,不久之后便会把过失忘掉,并且可以将以后的努力同过失互相抵消。可是在电子计算机的信息储存器里,过失就是不折不扣的过失,即使过了若干年以后,仍然是记忆犹新,可以清清楚楚地显示出来。这不是存心刁难人,把人往死路上逼吗? 一连好几天,我都是忧心忡忡,愁眉苦脸的。有一天,我突然想出了一个办法,是否可以向上级提出申请,要求把那个过失的记载从电子计算机的信息储存器里消除掉呢?如果能够办到的话,我今后一定会心情开朗,对生活充满信心的吧。 可是,我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说不定上级会把这件事记录到档案上去的吧。并且,这份档案材料将被输入电子计算机里,再一次被储存起来。这样一来,今后提升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 上级将会据此作出如下的判断: “那个家伙曾经提出过申请,要求把以前的过失记录消除掉。具有这种性格的人是不能担任重要职务的。” 可是,老是像现在这样下去的话,通往理想之路的大门将永远无法打开。我曾经想过,不如换一家公司吧、反正到哪儿都是一样的工作。可是这仍然是无济干事的。 如果要想在其他公司就业的话,该公司势必会提出要求,希望了解我以前的经历和得到有关的档案材料。于是磁带或者卡片之类的东西就会从这个公司被送到那个公司。 无论哪个公司都是一样的。我根本就无法逃脱电子计算机的监督和控制。一辈子都逃不出这个家伙的魔掌。并且,这个冷酷无情的家伙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怜悯和同情,无论怎样苦苦哀求,它都是一概不加理睬的。 可是,事情还不至于落到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地步。我下定决心,要用烈性炸药把这台电子计算机炸个粉身碎骨!既然这个家伙对我怀恨在心,不肯忘掉那个过失,我就要它的命! 可是,当我开始着手进行准备之后,才发觉事情并没有那么容易。公司里对这台电子计算机极为重视,把它安放在一间地下室里,并且派人日夜守护着,以防有人破坏。未经总经理允许,谁也不准进入这间地下室。即使能够潜入地下室里,我也不知道该从哪儿下手进行爆破。 也许在信息储存器的外面覆盖着极其牢固的合金钢保护层吧,也许另外还有存档的记录吧。并且,万一干不成、事情败露出去的话,电子计算机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把这一图谋不轨的行为记录下来的。这样一来,自己就得像服终生苦役似的做牛做马,任人驱使,直到死去为止,永无出头之日。 我完全陷入了绝望之中,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我的身体开始一天一天地垮了下来。这也许是由于食欲不振、饭量大大地减少的缘故吧。可是,即使到医生那儿去看也不能解决问题。因为病根并不在我的身体内部,而是在那台万恶的电子计算机里面。 事到如今,只剩下最后的一条道路了。我左思右想,最后想到了绝路上去。这样下去的话,除了自杀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出路了。 往往有这样的情形,当人们万念成灰,准备一死了之的时候,突然会想起一个绝妙的好主意来的。也许这就是所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吧。把这个好生意付诸实行之后,立刻就改变了我的整个命运,现在我终于饶够自由自在地享受人生的乐趣了。 我辞退了在公司里的工作。并且开始办起了自己的事业。这就是电子计算机恐惧症疗养院。开办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了。 社会上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他们都被电子计算机折磨得走投无路,苦不堪言。我仅仅在报纸上不显眼的角落里登了一则小小的广告,马上就有不计其数的人争先恐后地蜂涌而至,前来报名,要求住院。 因为当初我也深受其苦,所以完全能够了解这些电子计算机恐惧症患者们的心情。由于这个原因,所以患者们都真心诚意地信赖我。 这就是我所做的生意。我充分地利用这种信赖,不失时机地赚了一笔钱。然后,我让患者们自己担任这个疗养院的工作人员。由于这里没有任何使人提心吊胆的电子计算机,所以大家都象是绝地逢生似的,精神百倍,浑身是劲,与过去那种萎靡不振。垂头丧气的神态判若两人。在这种良好的精神状态之下,大家都认认真真地为我工作着。看着这番动人的景象,我深深地感到了助人为乐的愉快。当然,在我的领导之下,疗养院生意兴隆,情况令人十分满意。 也许有人会认为,照这样下去的话,疗养院里将会变得全是工作人员而没有什么患者了。可是,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社会上有的是电子计算机恐惧症患者,渴望着到疗养院来治疗的人有增无减。照这趋势发展下去的话,也许我的疗养院将永远生意兴隆,前途无量吧。 我太幸运了,恰巧生在这个美妙的时代里。直到现在为止,我还衷心地感谢着电子计算机呢—— "" 文学殿堂扫校

星新一著李有宽译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N先生回到了自己的家门口。已经十二点钟了。这样的事情以前可从来也没有过。平常N先生总是一下班就往家里跑,六点钟过一点儿就回到家里了。 N先生站在门外,提心吊胆地按了一下门铃。连续不断的铃声在静悄悄的夜里显得特别清脆响亮,可是过了好久也没人出来开门。又过了一会儿,从里面传出了N先生妻子不耐烦的声音。 “是谁呀?在深更半夜的时候跑来按什么铃,真讨厌!” 听这说话的口气,妻子显然又要发火了。N先生诚惶诚恐他说道:“是我,你的丈夫呀。实在抱歉,回来得太晚了。因为有点要紧的事情,一时脱不开身,所以耽误了回家的时间。求求你,让我进来吧。” “啊,我不知道是你。如果是家里人的话,不会在这么晚的时候回来的。因此,在这种时候回来的不是我们家里的人。” 妻子明明知道是自己的丈夫回来了,但是却用冷冰冰的口气答道,就像对待陌生人一样。N先生苦苦哀求着,口口声声地认错,赔不是,几乎马上就要哭出来了。还好,谢天谢地,妻子总算把门打开了。也许妻子是怕事情传出去要被邻居们笑话吧。 进了屋里以后,N先生松了一口气,向妻子说道:“有什么好吃的吗?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呢。” “不知道,到现在才回来,到底在外面于了些什么?不老老实实他说出来的话,休想吃东西。” 妻子的口气非常强硬,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毫无办法,N先生只好临时编出一个借口来说道:“实话说,今天下班时刚出公司门口就碰上了一位以前的老同学。从前他帮过我不少忙,直到现在我还很感激他呢。他热情洋溢地邀请我到他家去作客人由于盛情难却,我只得去了。我没有得到你的允许就擅自到别人家里去作客,你不会责怪我吧?” 可是,妻子向上翻了翻眼皮说道:“显然是撒谎。如果真的是到朋友家里去作客的话,回来时不会饿得肚子咕咕直叫的。你的那位朋友是谁?我马上就打个电话去核实一下,到底有没有这个人。” “嗯,那个……” “看,露出马脚来了吧。并且,你的衣服上还在散发着女人的香水味儿呢。是在外面跟哪个女人鬼混吧。我再也无法忍受了,明天就上法院去办离婚手续,然后回娘家……” 妻子就像打翻了醋缸似的,大吵大闹,声音越来越高。N先生垂头丧气地叹息着。看来今天也许是瞒不过去了吧,他装出一副愁眉苦脸的神情,开始说了起来。 “唉,没办法,就把事情的真相向你坦白吧。这件事以前从未对你说过,一直瞒着你。这是一件绝密的事情,千万不能说出去,走漏了风声的话可就糟糕了。好吗……” “什么事情呀,大惊小怪,装模作样的。好吧,我保证不说出去,快讲吧。” “我每天去上班的那家公司从外表上来看是一个小小的贸易公司,但实际上是国家情报局的一个秘密办事处。而我则是这个办事处里的一名秘密情报人员……” N先生迫于无奈,终于说出了事情真相。虽然这是不应该说出来的,但是妻子大发雷霆,又喊又叫地闹着要离婚,如果她真的去请律师和私人侦探来调查的话,事情闹大了可就不好办了。因此,为了顾全大局,还是向妻子坦白为妙,以免被动。 N先生看上去貌不惊人,可是却有着一种非凡的才能——能够破译密码。他每天上班时就坐在自己的那间资料室里,只要按一下办公桌上的电钮,墙壁就会自动地向两边分开,现出一台电子计算机来。他的工作就是借助于电子计算机破译密码。世界各国的密电码他几乎都能破译。 可是,这个秘密办事处的情报工作人员都必须伪装成极普通的公司职员。N先生遵守着这一铁的纪律,一直隐瞒着自己的身份,装成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小职员。由于N先生平时守口如瓶,为人又很老实,因此连妻子都没发觉这个秘密,附近的邻居们也都认为他是一个善良的、普普通通的小职员。 可是,这一切却瞒不过外国间谍的眼睛。今天傍晚,N先生像往常一样走出了公司门口。不一会儿,一位年轻的女人靠拢了过来,并且用一把手枪顶住了N先生的腹部,压低了声音命令道:“喂,不许动!否则就开枪了,老老实实地跟我来!” 接着,N先生就被她押进了一辆事先准备好的汽车里,很快就被带到了一间地下室里。原来这位年轻的女人是某个国家的间谍,上级命令她尽快地查明,究竟是什么人破译了本国的密电码,用的是什么方法。 可是,N先生宁死也要保住这个极其重要的秘密。 “快坦白!” “不,宁死也不说!” N先生是久经考验的秘密情报工作人员了,无论对方怎样威胁,他也不会泄露半点秘密的。女问谍急得团团转,不知怎么办才好。 趁着对方掏出手帕来擦额头上的汗时,N先生猛地扑了过去,把手枪夺了过来。他开枪打死了一个企图反抗的家伙,然后用枪逼着地下室里所有的人都举起了手,锁上了铁门。接着,他又很快地跟秘密情报局的特工人员取得了联系,委托特工人员们去收拾那帮家伙。 经历了这一场风险之后,N先生好容易才精疲力尽地回到了家里。 “……就是这么一回事情。所以,当时连电话也没法往家里打一下。现在总该明白了吧。” N先生把自己刚才亲身经历过的事情都原原本本他说了出来。可是,妻子却捧腹大笑起来。 “我真没想到,你原来还有着如此出色的编故事的才能。一定是侦探小说读得大多了吧。你这套鬼话还是留着骗3岁小孩去吧。” “不,这是真的呀。” “不可能,这种荒唐透顶的事情我无法相信。既然如此,你拿出证据来……” “那个么……” ——虽然N先生确实是一位有着卓越超群才能的秘密情报人员,但他一回到家里就成了忍气吞声、俯首贴耳、唯命是从的怕老婆的丈夫—— 热点男孩之文学殿堂

疗养院的秋秋去世了。

以前每次去疗养院的时候,秋秋都回跟我说她的儿子小伟怎么样怎么样,不是说考试考了一二名就是说拿了奖学金,给我的印象里就是他儿子很好,以后一定能成才,这件事情听她说了半年多,却一直没有见过这个小伟。

问过其他病友,得知到的消息是小伟大概十一二岁的样子,在上中学,学习成绩很好,每年都拿奖学金,怪不得秋秋会那么自豪。

其实我一直不知道秋秋为什么会在疗养院里面,她只是很喜欢她的儿子,每遇到一个人都要提她的儿子,对儿子的保护和看重似乎太过头了些,和我一批的同学不知道秋秋在这里的原因,老师也没告诉过我。

第一次见到秋秋的时候,她跟我说她的儿子在学校成绩怎么样怎么样,我问她儿子在哪里上学多大了她也不说,我就耐心的听她说,看她说的像有点累了,我就鼓掌说:“阿姨您有这样的儿子真好啊,他以后一定能赚大钱照顾你。”秋秋脸一黑,说:“不许叫我阿姨,叫我姐姐。”

我当时特别想笑,我觉得她还挺幽默的,一点都不像病人,有一次看档案的时候我还特意问过秋秋的治疗方案,被告知根本没有她的治疗方案,都不用用药。

有一次我去办事后,回来的时候特意去疗养院看我当时跟进的一个病人,在一个房间里看到老师给秋秋一本荣誉证书,我在房间外站了几分钟,等老师出来以后打趣的问:“秋秋姐拿什么奖啦?”老师一笑,看了看房间里秋秋对证书爱不释手的样子说:“她儿子学习成绩特别好,学校给发了证书,小伟让我带过来给她看看。”

我递给老师一个棒棒糖,往秋秋的房间看了看,桌子上摆着几个奖杯,枕头边上堆着几本证书,我开玩笑说:“这样下去院里得给秋秋姐加一张桌子啊,看这么多东西都摆不下了。”老师微微一笑,没说话。

在我的印象里面,秋秋就是这样一个人,看到人就夸她的儿子怎么样怎么样,说儿子长得帅,很多女生都喜欢他,但是儿子要认真学习,就拒绝了那些女生,又说儿子考试拿了第一名,运动会拿了第一名。朋友和我开过玩笑说:“他儿子的学校压力真是大,天天不是考试就是开运动会的,哈哈!”

秋秋就是这么一个天性乐观的人,整天笑嘻嘻的跟看到的人讲她儿子的事,以至于有时候我去疗养院,她看到我正准备说小伟的时候,我会笑着说:“小伟最近又拿什么奖项啦?”听她说完我会举两个大拇指说:“小伟真棒!”

到后来我都忘了秋秋为什么会在疗养院里,她没有抑郁症患者求死的意向,也没有精神分裂患者的天马行空,她就是一个正常人,就是夸儿子夸的太过头,如果不是那些证书,也许她就是一个妄想症患者。

所以今天得知她死讯的时候,我感到很难过,因为突然没有看到秋秋姐到处分享喜讯的疗养院有点死气沉沉的。我去秋秋的房间看了看,其他的同事正在收拾她的房间,我过去拿了个奖杯端详,看起来不太正常,运动会,表演晚会什么的奖项,上面刻着奖项名称和“小伟”这两个字,但是没有学校的名字。我感觉不太对,就从袋子里把那些证书拿出来,发现都是写的“小伟”这两个字而不是大名,而且连盖章都没有,更像是伪造的。

也许她真的是妄想症患者。

和工作人员交流了一下,我拿着一本荣誉证书和一个奖杯去了老师办公室,他看到我拿了秋秋的遗物过来,问我:“你想了解她的情况啊?”我点了点头,“又不是你跟进的,这么好奇干什么?”

我回道:“今天来的时候没有看到秋秋姐在夸她儿子,有点好奇,问了问同事,说她已经去世了。”

老师放下手中的工作,走过来接过我手里的东西,说:“其实她挺可怜的。年初的时候,一个醉驾司机撞上了当时走在路上的一家三口,丈夫当场死亡,孩子脑部损伤,大脑内空了一半,也没挺多久,秋秋没受得了这个打击。”

我感觉鼻子有些难受,坐在椅子上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一直以为秋秋挺幸运的,虽然自己遭受到了什么变故,可是有一个特别有出息的儿子。她就望着儿子成长起来。

老师接着跟我说:“秋秋刚进来的时候,每天都念叨着丈夫和儿子,我感觉拿点父子俩的遗物给她应该可以抚平一下她,就联系秋秋的婆婆,给送来了小伟原来拿过的奖状,告诉她这是孩子刚刚拿的,给她送了过来,还买了一打会计练习点钞用的假钞道具,说这是丈夫最近赚的钱给她花。秋秋特别开心,觉得自己虽然在疗养院,但是丈夫和儿子特别有出息,就把假钞道具收着,说是以后给儿子娶媳妇用,把奖状放在枕头底下,一看就是一下午。”

“因为秋秋没什么特别明显的病症,所以我们就没给她开药,就和秋秋的父母商量了一下。父母给了老师一笔钱,老师就拿来在网上买奖杯,然后花几块钱让店家刻几个字,又去文具店买几本荣誉证书,编个名字和内容,然后把获奖人写成小伟,就给秋秋拿过去,比药费便宜多了,还能让秋秋听话。”老师叹了口气,“医院给的资料是秋秋脑部受损,会选择性遗忘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挺好的一个人。前几天早上查房的时候,发现她突然就走了。”

“是因为脑内受损引发的吗?”我对生物心理学不太了解,只能这样问。

“是自然死亡。”老师告诉我说,“挺奇怪的,三十多岁就这样,还好走之前没什么痛苦。”

秋秋是这个疗养院唯一能一直发自内心快乐的人,是我见过最不像病人的病人,以后在踏入这里没人会跟我说小伟拿过的奖项。虽不是我跟进的病人,我却替她难过起来,难过的有很多,尤其是她对小伟的期望……

一点叹息,那位只能活在自己幻想里面的母亲。

本文由betway体育客户端-betway必威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