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节 他的野心 联手李登辉拿下台湾“江山”

作者:我与名家

李庆元 政治是“可能”的艺术,也是高明的骗术。这段话应验在李登辉与陈水扁身上应无疑义。一九九四年底的台北市长选战,一个“弃黄保陈”,就将陈水扁送上市长宝座,试问,没有“总统”兼国民党党主席李登辉的台面下运作,谁敢言放弃黄大洲?二零零四年的大选,国民党的连战、民进党的陈水扁,与独立候选人宋楚瑜,三强对决的态势,与一九九四年的市长选战,如出一辙。连战与黄大洲均略居弱势,只要一个“弃连保陈”,陈水扁就可渔翁得利,一举拿下台湾“江山”。 了解内情的人很清楚,直到一九九九年一月,李登辉并没有任何交棒的意思。 其实,在一九九九年间“国民大会”修“宪”时,“国大”代表们上演为自己延任两年多的丑剧,并非原先预定的戏码。原来要演出的戏码,是李登辉的“总统”任期与“国代们”一起延任两年多。而李登辉在运作修“宪”前,将较难掌握的“国大议长”钱复硬是换成社会形象与地位均难符合议长尊位的苏南成,目的即在赋予苏南成这个“历史使命”。 但事与愿违,李登辉点出“两国论”主张,惊动大陆、台湾地区与美国等多边关系后,包括影响两岸关系最深的美国,已不再容忍李登辉继续乱搞执政下去。 再者,李登辉的“总统”医疗团内部已传出,李登辉的身体健康已出现大问题,尤其可能致命的脾脏肿瘤,已数度引发医疗团紧张,并会从外国请来脾脏肿瘤专家会诊。脾脏肿瘤发病的特征之一是发高烧,李登辉在一九九九年初数度发高烧住进台大医院,并非外界解读的感冒,其中一度在搭机前往澎湖视察军事演习途中发高烧,被迫临时取消视察行程,半途折返就医。 李登辉提前交棒秘辛 据医疗团内部成员透露,一九九九年初医疗团的会诊结果是,李登辉的脾脏肿瘤病症如要开刀治疗,须休养半年,其政务将难以推动。否则,就须放弃延任,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日卸任后再专心进行治疗,而且在治疗前,李登辉已不能过度奔波操劳,否则容易发病。显然,李登辉一方面遭受来自美方的压力,一方面选择不当前俄罗斯病号总统叶利钦,另一方面也有来自党内中生代连战参选“总统”的压力,于是在一九九九年二三月间决定交棒。 有趣的是,李登辉暗搞的延任戏码,李登辉自己都半途选择不玩了,但不明就里的“国代们”还独自玩得不可开交,结果惹火上身,把好不容易逐渐脱离“老贼”阴影的“国代”形象,又在一瞬间全部葬送掉,成了人人喊骂的“新贼”。 事实上,在李登辉未决定交棒前,直到一九九八年底为止,台湾没有一个政治观察家敢铁口直断地说:李登辉不会再参选连任。 一九九六年、一九九七年两年间,曾经有两个官员说李登辉还可以再连任,结果都得到了“封赏”。一个是前中央选举委员会秘书长许桂霖。他在李登辉参加民选“总统”连任成功后,接受记者们访问时,公然地说:“李‘总统’还可以再连任。”事后,他被李登辉“恩赐”提名为考试委员,并获得“国民大会”的同意,一干就是六年,领部长级待遇,毫无任何著作的许桂霖,老来得到一个最佳的退休去路。 许桂霖在“国民大会”行使考试委员同意权时,“国大代表”李庆元询问他,李登辉这一任做完,已经做十二年“总统”,为什么还可以再连任?他脸不红、气不喘地说:“现在是民选第一届”:“能否连任是见仁见智的”:“这是‘宪法’解释的问题”。 其实,许桂霖的说法,为李登辉的连任留下了许多想象和弹性的空间。 另一个曾经说过李登辉还可以再连任的大官,是林丰正。林丰正在一九九七年白晓燕命案发生时,担任内政部长,部长任内,也说出跟许桂霖类似的话。后来,林丰正虽然出面为命案负责辞官,但是离开半年,就又重获重用,出任交通部长,让不少人跌破眼镜。林丰正有机会走马上任交通部长,没有李登辉钦点,担任行政院长的萧万长是不可能做主的。 另外,从过去菲律宾总统马科斯不断曲解和修改宪法,一直连任到被迫逃离的经验以及一九九八年间发生的印尼总统苏哈托,一干就是三十年,直到举国群众上街头要他下台,才被迫离职。这些东方民族的经验,其实发生在台湾的可能性是很高的。最可悲的是,当东方民族发生这些威权者的长期执政后,结局往往就是景气、治安、社会风气等统统亮起红灯。 而在李登辉未决定交棒前,也有人推测:“公元两千年的‘总统’大选,李登辉会再竞选连任,而他的‘副总统’搭档是陈水扁。” 这个推测当时有人说是天方夜谭,而事实上也没有应验。但真的没有应验吗? 如果把这段话改成:“公元两千年的‘总统’大选,李登辉真正属意的接班人是陈水扁。”可能就有很多人点头称是。其实,两段话的含义是相同的,指的都是所谓“总统”接班给谁的问题。 连战非李登辉属意接班人 李登辉真正希望连战接班吗? 连战的才具与形象,在李登辉眼中,甚至比当年丢掉国民党台北市“江山”的黄大洲还不如。 在二零零四年初的“总统”大选中,身为国民党“总统”候选人的连战,一会儿说当选后不会受李登辉控制;一会儿说当选后只要中共有善意,两岸关系可以进入“国统纲领”的中程互信、和平交流阶段;一会儿说国民党党产全部要信托;一会儿说李登辉会提前将党主席位子交棒。这些“逼宫”的论点,李登辉真的希望将“总统”的大印交给连战吗? 果然,就在“总统”大选投开票前不到一个月,传出让连战阵营差点吐血的事。拥宋立委透露陈水扁曾在“总统”官邸与李登辉密会,此一消息的真伪连战应了若指掌。而在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八日的媒体,就刊载海外的“李登辉之友会”,已传出“弃连保扁”的动作。而就在这一天,权属“总统”完全掌握的“国家安全局”局长丁渝洲,竟然冷不防的第一位安排陈水扁到“国安局”听取安全情势简报。试问,幕后没有李登辉的授意,丁渝洲有几个胆敢将陈水扁列为首位简报的对象?所以,情势已很明朗,从过去的许多政情发展观之,也似乎见怪不怪。 如从政治现实面观察,李登辉如要延续其卸任后权势,主要得稳坐国民党党主席的大位,试问,陈水扁如真当选“总统”,非但不致也不能惊扰李登辉掌握的党权,甚至为了取得李登辉的协助,还得水帮鱼,鱼帮水,替李登辉延续一定的党权与其他影响力。但是,连战如当选,其周遭围绕的不少原国民党非主流势力,会让李登辉这么称心快意吗?恐怕李登辉很快就得进一步交出党主席的棒子了。 其实,政治就是这么一回事,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这就如同一九九四年的台湾省长选举,时任内政部长的吴伯雄宣称,即使最后剩下阿里山,他都会参选省长到底,结果情势比人强,吴伯雄的处境还没有到达剩下阿里山的地步,就泪水直流地宣布退选了。 再者,李登辉当年说了数回不会参选连任“总统”,退休后要到南投当牧师,结果,到头来还是一古脑儿宣布参选“总统”,后来连是否会退休当牧师都不再说了。而“九二一”大地震的震中在南投,李登辉还敢不敢住南投都是问题。 政治是“可能”的艺术 尤其,一九九八年初当宋楚瑜阵营一喊出:“连宋配”,李登辉的红秘书苏志诚就强烈不满,表示再乱说的话,他要每天说“李连配”,这都是预留李登辉未必交棒的伏笔。至少显示宋楚瑜绝非日后李登辉属意的接班人。 又如马英九说了两百次绝不参选台北市长,结果一夕之间,变成绝对参选,震惊了台北政坛。而一九九七年六七月间,马英九由政务委员身份离开政坛时,曾经说出“不知为何而战”的名言;到了一九九八年,大环境未变,他却说参选的理由是:“为台北市民而战”。 这充分说明了政治是“可能”的艺术。李登辉早已属意陈水扁接班,是有轨迹可以依循的。 大家如果不健忘,一九九四年五月七日,李登辉“总统”访问哥斯达黎加期间,与哥国新任总统费盖雷斯举办的联合记者会上,说出了一席有名的“梦”话:“我有一个梦,希望在有生之年,有机会把政权和平移转给另一个人。”这段话一说出,引发人们不同的解读。 其实,解读这段话的关键在于,李登辉的心中,真正想“和平移转政权”的对象是谁? 过去长期以来,人们都将其解读为现任副“总统”的连战,因为连战一路的升官图,包括“交通部长”、“外交部长”、“省主席”、“行政院长”、到“行政院长”兼“副总统”,到专任“副总统”等,所有的官位几乎是李登辉“封赐”的,所以,连战俨然是李登辉的当然接班人。 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坦白说,事情演变至“总统”大选,连战团队的人自己都怀疑,李登辉是否有心让连战成为他的接班人。 这里面,最关键的字眼是“和平移转政权”几个字。试问,如果李登辉真的想把政权交给连战,哪还需要“和平移转”什么政权呢?这“有生之年,和平移转政权”的说法,是很耐人寻味的。自认为接班人的连战听在耳里,心里应该也会觉得怪怪的。 这段话如能跟一九九八年五月二十日,李登辉执政十周年纪念日期间,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说过的话,互相验证,就可以得到可能性最高的解读。 施明德很明确的说,李登辉这十年来对台湾最大的贡献,是由内部摧毁国民党,最大的错误是引进“黑金政治”;而未来李登辉要完成的重要任务是“将政权和平移转给国民党以外的人物”。 登辉的心明德了解? 显然,当时李登辉在说那句话时,只差没有讲出所谓“另一个人”,是指“国民党以外的人”。 其实,如果说自头到尾,李登辉从来没有想过要让连战成为他的接班人,也是不公平的。从往年他们互动的情形来看,连战应是李登辉考虑的接班人之一。但是,连战长期以来经常出现低民调支持度,让李登辉不能不质疑连战的接班难易度。 同时,李登辉执政十余年期间,“进二步,退一步”的“独台”调性,连战并未有所拿捏;说得明白一点,连战在“统独”的意识形态上,并未能与李登辉契合。到二零零四年“总统”大选为止,台湾的统派人士,似乎尚无人刻意去质疑连战是否有“台独”或“独台”倾向。这正是连战渐渐被李登辉推离接班圈的主因之一。 连战在这一方面的危机感是很重的,连战阵营其实早已警觉到这样的危机。尤其,三千六百二十八万元“借款”给伍泽元的事件,连战被摧击得遍体鳞伤,这个事件到底谁是连战口中的“王八蛋”,连战阵营心里有数。而此一事件其实已经让连战的形象跌到谷底。 尤其是一九九八年底的台北市长选战,一个形象跌到谷底,而往年整体形象又不怎么样的连战,又做出一件让李登辉难以释怀的事:把自己的学生兼爱将马英九硬拱出来参选台北市长。 连战瞒上自保硬拱马英九 国民党内部人尽皆知,李登辉并不喜欢马英九。双方理念冲突的程度是很严重的,马英九在政治大学内部曾经跟教授、同事亲口说出:李登辉在任的一天,他不会复出政坛。同时,在马英九离开政坛前,与李登辉的最后会面中,李登辉指责马英九的想法是共产党。这些话都一直在政大教授间流传。 所以,连战硬拱出马英九,是在为自己的前途做万全的准备。但李登辉两度以不同理由不接见投入选战的马英九,一切已尽在不言中。 连战阵营的做法,结果会跟过去国民党非主流的命运类似:土崩瓦解或被各个击破。 显然,李登辉希望:“和平移转政权”的“另一个人”,可以明白的说是施明德所言的“国民党以外的人物”。从两千年“总统”大选观之,这个人物就是陈水扁。 无可置疑,陈水扁是民进党超人气的人物。这一点,从一九九七年底的县市长选举就可以观察出来,当时,陈水扁的旋风席卷全台各县市,民进党能获得过半数县市长席次,陈水扁功不可没。这种超人气是李登辉可以让其顺利“和平移转政权”的理由之一。而陈水扁参选台北市长虽然落选,但在国、新两党夹杀下拿到了接近七十万票的高票,也让人直冒冷汗。 其次,李登辉的接班人,是可以实现李登辉“独台”,甚或“台独”理念者。这一点,前台湾省长宋楚瑜虽拥有高的民意支持度,但是他在李登辉心里早已出局;而连战的理念在这方面的表现,李登辉并不满意。其他如萧万长、吴伯雄等政治人物,根本就排不进李登辉心中的接班顺位。尤其,李登辉公开说过国民党是外来的政权,在他心目中,非外来政权的民进党,是必须要给予奶水的。以陈水扁一贯的“台独”理念,以及在台北市长任内,亦能圆融接受“独台”的言行,让李登辉印象深刻。 阿扁人气席卷登辉的心 再者,李登辉的执政过程中,一直有浓厚的省籍情结。在军中,他刻意提拔本省籍军官;在“行政院”,从院长萧万长以下,外省籍的政务官渐成异数;在国民党内,本省籍党官是主流。而国民党的民意代表,本省籍的全面抬头已是趋势。李登辉的省籍情结只会造就民进党的陈水扁,是显而易见的。 尤其,在一九九八年五月李登辉执政十周年期间,陈水扁做了两件让外界难解,却让李登辉笑得合不拢嘴的事情,一件是让国民党新建的中央党部大楼顺利过关,发给使用执照;一件是在台北盛大举办世界首都论坛会,邀集世界一百七十九个市长和代表与会,会中受邀演讲的李登辉,与陈水扁的亲热动作,看在外人眼里,自有不同的解读。陈水扁积极推动务实“外交”的作风,完全与李登辉契合。 坦白说,陈水扁要赢得“总统”大位,没有李登辉暗中使力拉他一把,赢面便小得多。这也就是陈水扁长期以来,包括在“总统”大选中不敢开罪李登辉的主因,陈水扁甚至以继承李登辉政治远景的接班人自居。 所以,政治是可能的艺术,两千年的“总统”大选,李登辉暗中出力“弃连保扁”绝非天方夜谭。只是面临权力快速消退的李登辉光环,是否仍如往年神威灿烂,有待选票的考验。

台湾大选,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以将近三百万票的优势毫无意外的当选。作为失败者的国民党,非但在“大位”的角逐上一败涂地,还历史性的成为了台湾立法院的“少数党”。

摘要: 亲民党主席宋楚瑜星期四上午召开记者会宣布投入2016年大选,这是他继2000、2004、2012年之后第4度参与大选,打破台湾记录,成为台湾选举史上参加“总统”、“副总统”选举次数最多的人。 ... ... 宋楚瑜上午现身,宣布参选2016。宋楚瑜参选2016记者会场。宋楚瑜上午现身,宣布参选2016。 亲民党主席宋楚瑜星期四上午召开记者会宣布投入2016年大选,这是他继2000、2004、2012年之后第4度参与大选,打破台湾记录,成为台湾选举史上参加“总统”、“副总统”选举次数最多的人。  但宋的前三次选举,得票却像下楼梯一样,往下走。他的颠峰是2000年,466万4972票,得票率36.84%;到2012大选,他只拿到36万9588票,得票率2.76%。宋2016再度披挂上阵,能获多少票,外界拭目以待。  宋楚瑜参选让国民党参选人、“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备感压力,也让蓝营高度忧心可能重演2000年泛蓝分裂拱手让绿营胜选的历史。  宋楚瑜今天上午10时在台北花园大酒店举行记者会,发表《跨出这一步 一起找出路!》的参选宣言。  宋楚瑜第4度投入大选,被认为与2000年三足鼎立情况类似,当时国民党连战得票率23.10%,民进党陈水扁39.30%,与独立参选的宋楚瑜36.84%皆未过半,但陈水扁靠泛蓝分裂当选,令泛蓝扼腕。  宋楚瑜从2000年迄今,已参加4次大型选举,3次“总统”、“副总统”选举,1次台北市长选举,皆未当选。2016是他第5次投入台湾大型选举。过去4次得票情形如下:  2000年宋楚瑜因为冻省与李登辉闹翻,决定问鼎大位,他遭国民党开除党籍,和张昭雄搭配选“总统”,最后受兴票案影响落选,选后他筹组亲民党继续参政。当时宋楚瑜获466万4972票,得票率36.84%,国民党连战得票292万5513票,得票率23.10%,民进党陈水扁得票497万7697票,得票率39.3%。  2004年国亲两党合作促成“连宋配”,连“总统”选、宋选“副总统”,获644万2452票,得票率49.89%,疑因“两颗子弹”案影响,输给争取连任的陈水扁、吕秀莲,当时“陈吕配”获647万1970票、得票率50.11%。  2006年宋楚瑜参选台北市长,但当时只获5万3281票,得票率4.14%,输给争取连任的郝龙斌69万2085票,得票率53.81%。  2012年宋楚瑜卷土从来,找台南医生林瑞雄搭配选“总统”,获36万9588票,得票率2.76%;输给争取连任成功的马英九,当时马与吴敦义搭挡“马吴配”获689万1139票,得票率51.60%;也输给民进党蔡英文、苏嘉全609万3578票、得票率45.63%。  亲民党目前在“立法院”只拥有不分区“立委”2席(李桐豪、陈怡洁)没有区域“立委”,台北市议员有2席(黄珊珊、林国成),台中市议员2席(段玮宇、陈清龙)、高雄市议员1席(吴益政)、基隆市议员1席(庄锦田)。  亲民党目前推出2016区域“立委”参选人有5人,包括基隆市刘文雄;台北市黄珊珊;新北市张硕文、康仁俊;彰化县陈朝容;其他选区预料将会适时提出人选,不分区“立委”名单尚未提出;外界因此臆测宋楚瑜参选2016目的是为了拉抬亲民党的“立委”选情。  宋楚瑜1942年次,今年73岁,美国乔治城政治学博士,从政资历丰富,曾任蒋经国英文秘书、“新闻局长”、国民党秘书长、台湾省主席、民选台湾省长,2000年角逐“总统”大选失利后筹组亲民党,现为亲民党主席兼台北市长柯文哲的市政府首席顾问;过去一直以“省长政绩”作为号召。  宋楚瑜选举经验也十分丰富,过去投入过3次大选、1次台湾省长选举、1次台北市长选举,他从2004年“总统”大选“连宋配”失利后,参加大小选举得票数都愈变愈少。  宋楚瑜1994年以472万6012票、得票率56.22%当选惟一次民选的台湾省长。

国民党候选人兼党主席朱立伦在竞选失败后“闪辞”了党主席的职务,面对这个空缺的大位,党内各派系又早早的将朱立伦“反省”的承诺抛诸脑后,开始了新的卡位战。

今天的话题就是来聊聊蒋经国死后,国民党内的派系斗争。

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建丰同志可能考虑到自己壮年时对台湾社会管理太严,对于接班人问题又没有信心,所以开放了“党禁”。更离谱的是他放着这么多国民党花重金送到美国去培养的人才不用,选择了重用国民党中的本土派,特别是选择了李登辉作为他身后的接班人。

现在看来这一选择对国民党的打击可谓是致命性的——尽管理念上仍高举中华的大旗,但是组织关系上越来越依靠本土派。这也是现在有部分国民党党员闹着要改名的根本原因。

伟大的革命统帅斯大林同志曾经说过:“干部决定一切!”,也就说党作为比普通团体更高一级的组织,支持其持续运作的核心就是一批可靠并且有能力的人。而在国民党的衰弱史上,这一点就显得尤为突出了,有能力的留不住,留得住的没能力。

1988年蒋经国去世,李登辉接任台湾地区的最高领导人。之后李登辉在宋楚瑜的帮助下,顺利的拿到了国民党“代理党主席”一职,权倾一时。投桃报李,宋楚瑜也在不久后被扶正,出任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一职。

图片 1

李登辉与宋楚瑜的“蜜月期”

在后来的“大选”中,宋楚瑜又帮助李登辉顺利的拿到了党内提名。然而在关于副手的问题上,终于爆发了后蒋时代国民党的第一次大分裂,史称“二月政争”。以李登辉、宋楚瑜为代表的“改革派”和以林洋港、李焕、郝柏村、蒋纬国为代表的保守派为了今后几个重要岗位的人事安排打的不可开交,最终还是以李登辉获得全胜告终。

1993年,长期在党内不服“主流派”的“新国民党联机”终于出走,其代表人物赵少康和郁慕明宣布成立“新党”,正式与国民党决裂。赵少康后来也因政治斗争离开政界,进入台湾的时评界,成为“政论名嘴”。而郁慕明则一直领导新党至今,成为台湾深蓝的代表人物。

图片 2

这之后,看似配合默契的李宋关系也开始盛极而衰。特别是宋楚瑜出任“台湾省省长”之后,人气飙升,在各种场合活跃至极。在行政过程中,宋楚瑜领导的“省政府”与台“中央”之间也不断产生摩擦。1996年“大选”,李登辉选择了连战作为副手,安排连战做接班人的想法逐渐明朗,这令宋楚瑜更是感到不满。

后来发生的李登辉“冻省”事件使得两人的矛盾被摆到了台面上,关系急转直下。1999年,又是因为“大选”的提名问题,宋楚瑜与李登辉彻底闹翻,后被李登辉开除出了国民党。

图片 3

宋楚瑜不甘示弱,最终以独立参选人的身份参选,并且成立了亲民党。亲民党的成立对当时国民党是一次沉重的打击。虽然宋楚瑜最后还是因为李登辉制造的“兴票案”而以微弱劣势输给了陈水扁,但在2001年的立委选举中,亲民党获得了46席,声势之大让国民党颇为恐惧。

然而国民党的噩梦还不止于此,在宋楚瑜出走的同时,国民党内的“本土派”也纷纷出走,成立了“台湾团结联盟”,在李登辉的大力协助下,台联党在当年的立委选举中拿下13席,仅次于亲民党,成为台立法机构第四大党。李登辉也因为在选举中为“台联”站台而被连战开除出党。

图片 4

宋楚瑜退出之后首次回国民党,与连战交流

至此,国民党的“麻烦制造者”李登辉和宋楚瑜都以退出国民党告终,不过两人之间以及两人与国民党的恩怨并未就此了结。李登辉此后坐稳了“台独教父”的“精神领导岗”,而宋楚瑜还是不甘寂寞,在现实政治中不断的与国民党展开拉锯。这其中尤以与国民党新世代“中坚”马英九的关系最为精彩。

马英九和宋楚瑜最初的嫌隙应该出现在1998年,当时马英九竞选“台北市市长”,宋楚瑜帮了大忙。马英九成功当选之后,宋楚瑜与马英九一起到街上“谢票”,各路群众都高呼宋楚瑜的名字,相比之下,马英九却像是个配角,像马这样心高气傲的人,在本属于自己的庆典上却被别人抢了风头,心里肯定是不爽的。

图片 5

宋楚瑜为马英九辅选的场面

到了2000年,作为国民党“竞选总部”的发言人,马英九公开号召泛蓝选民“弃宋保连”,尽管这样做是出于党的利益优先的考虑,但是两人的关系无疑因此出现了真正的裂痕。2002年,马英九连任市长期间,尽管宋楚瑜为了替他“拜票”当街下跪,但马英九非但不领情,还对宋避之不见。

2004年,宋楚瑜放下了身段,与连战组合征战“大选”,还接受了“国亲整合”的提议。不料却因为发生了“319枪击事件”再一次输给了陈水扁。期间连、宋都要求马英九执掌的台北市政府重新调查枪击案,马却对这件事进行了冷处理。后来大家都普遍认为这是马英九为自己的2008所做的盘算。

到了2005年的国民党党主席选举,宋楚瑜公开为当时马英九的对手王金平站台拉票,两人之间的矛盾终于公开爆发。2006年,宋楚瑜再度出手,参选“台北市市长”,结果惨败,仅获得不足5%的选票。

2008年,马英九成功当选“总统”,非但没有给在“国亲合作”中牺牲较多的宋楚瑜和亲民党任何的补偿,反而在地方选举和“立委”选举上处处为难亲民党候选人。马英九想借“整合”的时机吃掉宋楚瑜力量的目的十分明显。2012年,宋楚瑜在政坛接连失意后,夫人也因为癌症去世,一时情绪低落到了极点,遂逐渐淡出了政坛,直到今年大选。

图片 6

马宋两人在2012成为了真正的对手

宋楚瑜退出政坛并没有让国民党消停下来,国民党内部大佬之间的明争暗斗仍没有结束。08年之后,民进党因为陈水扁的贪腐问题一蹶不振,国民党内的本土派再次乘机坐大,终于爆发了国民党的第四次大分裂,即所谓的“马王政争”。

前面说到,王金平和马英九在选举党主席时就是竞争对手。后来为了势力均衡,王金平一直被安排在“立法院”做院长,王金平则是利用这个机会,和各路立足于台湾本土的党派暗地里来往热络,特别是和民进党“立法院总召”柯建铭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甚至为柯建铭的案子做了“关说”。

图片 7

马英九、柯建铭和王金平

马英九于是乘机下手,一方面在行政上指责王金平干涉司法;另一方面在党内指责王金平的道德有问题,宣布将他开除出党。不过由于马英九在第二任期内做的事惹毛了很多人,特别是减少了国民党铁杆“军公教”的待遇福利,所以这次事件反而成为了党内反马势力的大集合。后来王金平高调反诉,非但完全将势头翻转过来,还在党外力量的策应下将马英九推向了“滥用权力”的罪名。

马王之争最终以王金平的胜利收场,不过其余波还是一直影响到此次大选,险些又造成一波大分裂。因为没人愿意接手马英九留下的烂摊子,国民党女将“小辣椒”洪秀柱挺身而出,然而因为她缺乏选举经验,又被认为是偏向马英九这方面的。所以从选举一开始便遭到了国民党地方实力派的抵制,最终不得不以“换柱”收场。

“换柱”成为既成事实之后,洪秀柱的支持者们纷纷呼吁她退出国民党以明志。然而与前面这些大咖相比,洪秀柱显然对国民党还是有感情的,她在党代会上的一番讲话,让多少人为之动容。她深知如果她也退出,那这次国民党就彻彻底底的分裂了,歇菜了。

图片 8

洪秀柱的退选演说“孤臣可弃,但绝不折节”

纵观这次大选,虽然民进党大胜,但是从选票的数量可以看出来,大多数支持蓝营的人没有出来投票是重要的因素之一,他们或许是想给马英九、国民党一个教训,以期望国民党能够反躬自省。

从好的方面去考虑,这也许是国民党东山再起的一个积极因素,但是如果从咱们讨论的主题上看,国民党显然已经后继乏力,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台湾年轻人支持,失去年轻人的支持就意味着将来国民党人才队伍的培养面临重大的挑战,那么“干部”要从何而来呢?

本文由betway体育客户端-betway必威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