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致我的男友 可爱淘

作者:我与名家

“喂喂,你女朋友看来成绩不错嘛,坐在最前排的位置,听课好认真喔!”金东英对殷尚“悄悄”地大声说。“我早就说过了嘛,兔崽子!江纯学习很不错的。”殷尚口中也满是得意,仿佛中了头彩后的欣喜。“哇~!不过说实话,他们班漂亮的女生真是一个都没有。小子,你不老是吹他们班漂亮女生很多的吗?”“但比起我们学校的还是强多了吧!”神啊神,请赐死我吧!当我被学校教导主任带走的那一刹那,殷尚还不忘最后问候我一下。“江纯!一会儿见!”眼中还故意流淌出亲密的笑意。我心底无声地洇着泪。“哎呀,怎么回事,刚才那不是每天都到学校来的那家伙吗?是他没错吧。原来是江纯的男朋友啊!”旁边一个女生仿佛知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般,咯咯地嘲笑讥讽着。“噗!哈哈哈哈,真是太搞笑了,像看免费喜剧一样。待会儿告诉隔壁班的去。”另一个女生也大笑着随声附和。“江纯的男朋友,嘻嘻嘻嘻!”是朴澄弦,他从后门走进了教室,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地嘻嘻笑,显然刚才的闹剧他也尽收眼底。所有人的笑声加起来也比不上他的让我觉得刺耳,也最让我无法忍受。每次课间休息都会有人“不远万里”地赶到我们班来,在班上同学的带领下在我背后指指点点,叽叽咕咕。用匕首在我的心上划完一个个窟窿后,满足好奇欲之后,她们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去。“该是你清醒的时候了。”花真从我身边经过,冷冷地甩下这么一句。我刚才那颗千疮百孔的心一下被彻底地撕成了两半。我惊悸地站起身,什么也不顾的向外冲去,不停地跑,不停地跑,没有方向,没有感觉,我只知道,我要跑到很远很远的,没有殷尚的地方去。

“江纯的男朋友?权殷尚?”澄弦笑笑问。“宾果,答对了!喂!躲在垃圾桶后面的那个江纯啊!你们班的可爱小子也在这儿呢。”说着,竟然往我这边使劲地瞅。以后我的人生中再也没有神了,我再也不相信他们。起来吧,江纯!堂堂正正地站出来,你准是上辈子欠他的。呜呜,又被澄弦看见我和他在一起的样子了。原来澄弦是郑惠美医生的儿子啊!看着我有些不知所措地从垃圾桶后面站起身,澄弦不由一愣,露出讶异的表情,关切地问我:“你哪儿不舒服啊?”“不是,是他。”我哆哆嗦嗦地伸出手指,指指殷尚——现在这个世界上我最讨厌的家伙。他咧嘴嘿嘿一笑,酣畅之至。“嗯,我受了点小伤。啊,对了,可爱小子!这个医院喜不喜欢给人打针?”“受伤了?你哪儿受伤了?”澄弦上下打量着殷尚。“这儿,这儿,这儿,还有这儿!”殷尚扯着衣服扭来扭去。澄弦蹙着眉头看向殷尚,可能一时还没适应这家伙奇诡的性格。“当然要打针。这家医院有我小胳膊那么粗的针管,超级痛。”澄弦说着比划了一下。“你别吓唬我。”殷尚退后了一步。“真的,我骗你干吗。不对,不是我小胳膊这么粗,是你小胳膊那么粗的针管。”“啊?!……”殷尚惊得脸色刷白,痛苦地低下头。我垂着脑袋,怯怯地面对澄弦,半天才掏出一句话来:“这儿是你家的医院吗?”“嗯,你刚才就那么从学校跑出去了,老师可气疯了。”有一抹轻巧的笑在澄弦白净的脸上若隐若现。“呃,那可怎么办?”我骇然。“我说你身体不舒服去医务室了。”有亮光在澄弦眼里闪烁,仿佛别有深意。哇~!真不愧是我的天使。“谢谢你,真的。”我感激涕零。“没什么大不了了,嘿嘿。喂,你是叫权殷尚吧?”澄弦突然意外地叫到殷尚的名字。本来低着脑袋找佛像的殷尚猛的一下抬起头来:“嗯。”“我不是什么可爱小子。你要是敢再这么调戏我……我就抢走你最珍惜的东西。”澄弦脸上有着令人玩味的笑。分明是挑起争端的口气。要是换在平时,好胜心强的殷尚早就跳起来了,可是现在他完全陷入打针的恐惧之中,灵魂出壳的口里念念叨叨。“我的小胳膊,妈呀!说是小胳膊,有我的小胳膊那么粗。不是手指,是小胳膊。”看着殷尚毫无反应、双眼呆滞,澄弦呼地叹了一口气,拍拍我的肩,背上书包就要走。我还沉浸在对刚才澄弦所说话的回肠百转中。“学校见。”他一个挥手。“嗯,好。”我失神地答应了一句。“沾上血了,这儿。”我的天使轻柔地从口袋里掏出一页纸巾,一声不响地轻轻擦过我的额头。一股温情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血?可能是刚才和殷尚在出租车里疯玩时染上的吧。看着渐渐远去,走向医院正门的纯净天使,我不由得醉了,再见!明天见!我真挚的爱!怎么办,我的心宛如小鹿般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任我怎么抚慰也停不下来。我该怎么办……“权殷尚患者请进来。”几乎是在护士小姐叫号的同时,殷尚倒吸一口冷气,猛地抬起头来。然后,这家伙仿佛被放了气的皮球,吁了一口气,软绵绵地站起身向门诊室里走去。一个在诊疗室里,一个在医院门外,虽然讨厌承认,但我眼睛一直盯在门外是不争的事实。坏女孩!我背手靠着墙,仰着头,双眼微闭,陷入对和澄弦关系的遐想之中。只差一点了,眼看我就要和澄弦拉上手……哐~!门诊室的门被撞开了,殷尚疯了似的从里面跑出来。“让我抓住那个可爱小子,我非把他生吞活剥了不可。”殷尚嘴里大喊着。“怎么了?”我赶紧振作精神,大为不解。“不用打针!不用打针!”殷尚激愤地嚷嚷道,旋即,脸上的笑如烟花般绽放了开来。“怎么?不打针不高兴了?”我盯着他看。“我们走,江纯!哇!太棒了,不用打针!以后我一定经常到这家医院来。而且医生那张脸真是美如仙子啊!”说完牵着我的手就要往外走。虽然最后那句话他是小声说的,不过还是被我耳尖地听到了。肿得翘上了天的嘴唇上了膏药,到处都是的血迹也被清理得干干净净,不愧是天使的妈妈啊!正当我打算跟着那个兴致勃勃的家伙出门时,后面忽然传来温雅悦耳的声音。“等等,那个可爱的女学生。能不能进来一下?”“嗯?是说我吗?”我停下来,转身,指着自己。“是的,就是你。”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温情。不用说我也知道她就是澄弦的妈妈了,穿着洁净的白大褂,细心保养的脸很光洁,眼神和煦,看起来很和蔼,刚才叫住我的正是她。殷尚也回过身,冲着澄弦的妈妈大声叫道:“干什么!我们现在要回家了!”“谁叫你了?!女学生,能不能进来一下,一会儿就好。”天使的妈妈用期盼的目光看着我。殷尚这小子却紧紧抓住我的手,不让我过去。“人家说了一会儿就好了。”我安慰殷尚。“糟糠之妻,不离不弃!乖,听老公的话!”这家伙开始在我耳边吹气了。“别好笑了好不好。在这儿等着!”刚才你揭穿我躲在垃圾桶后面就已经够让我恼火了,现在还冒出什么糟糠之妻的烂台词。

“啊,嘴巴又流血了。”殷尚摸了摸自己的嘴,然后一脸严肃地对我说,“说实话,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的嘴唇很性感?”“疯了,真是疯了。”我捂住耳朵,不想听。“我觉得红色很漂亮,所以特意没擦掉跑来看你的。对了,还有,江云姐穿着跆拳道服在干什么?”“不知道,不知道!”我不耐烦地答道,“你今天做的这是什么事啊?!特意跑到我们学校来讨老师一顿打,要死啊你!真令人寒心。快把血擦掉,一点都不性感,一纳米都不!”“回到家里倒头就睡,一点都不替男朋友担心,你才令人寒心!”“你立刻给我出去!谁让你没得到我的允许就跑进来的!”“得了得了,别再向我撒娇使小性子了。啊,对了,听说你们要去学期旅行!”我什么时候向他撒娇使小性子了,这个侵入者!我推开窗户,拽起他的手就往外推。“我在学校听说你们学校要和我们学校一起去庆州,你们定的是什么时候?”“星期一。”“爽呆了!特长表演的时候我打算和朋友一起表演性感街舞,到时一定要让你见识一下,你到我们营地来找我吧。”“不要。”我极力打断他。“为什么,担心晚上没地方睡觉?”这家伙又开始说着不痛不痒的“幽默”来了。“就算不是这样,因为你我也会睡不着觉的,睡不着!”我发觉自己快要被他气疯了,心中也是怒气翻涌。“结婚之前我只要有玩具熊抱着就很满足了,我们都还小。”说完,他还自我感觉良好地笑出了声。“出去!出去!你给我出去!”听他这么一说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狂怒地往他身上甩着枕头。“江云姐留我在你家吃饭了。”他一把抢过枕头,一脸嬉笑地说。“我要你马上从我的房间里消失!”我冷冷地指着门。“出去就出去。”殷尚用他那张肿得像馒头的脸瞟了我一眼,突然扑哧一下笑了出来,接着……一张大嘴凑向了我无辜的化妆镜。“血擦掉了,谢谢你,镜子。”殷尚这臭小子说完,噌地如风般蹿出了我的房间。托这小子“血盆大口”的福,我原本干净明亮的化妆镜上留下了一个无比清晰的血唇印。“权殷尚!”我咬牙切齿,声音压得尽量低沉。“江云姐,江纯她总是威胁我!”殷尚一脸成功捉弄我后的坏笑。我一忍,再忍,还是没有忍下去。够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已经达到我的极限了。曾经以为用自己对他的感情能让我忍下去,但现在才发现,都是徒劳,时间已经改变了一切,包括我对他的感觉,就连这份感情也已经不存在了。接下来的四天过得如同炼狱,我的脸白惨惨的,正是在学校饱受摧残的结果。真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现在,我终于坐在旅游大巴上,旁边坐的是三天前和我和好如初的花真,两个人一路打闹着,享受着难得的融洽友谊。“我星期六在学校南门看到你男朋友了,当时正和我们学校三年级的前辈在一起纠缠不清。还有另外一个家伙,就是上次和你男朋友一起凑到窗户里的那个。”“东英?那家伙比殷尚更过分。”“看上去就是那种人了,嘻嘻嘻嘻。我男朋友听说我们这次去庆州旅行,死活都要跟着去,我好不容易才拦住他。”“为什么呀?他想来就让他来好了。”“怎么可以让他跟着?说实话,最近我有点烦他了。”不错,英明的想法,想到那张脸我就有呕吐的冲动。“你不是说要交往一百天以上吗?”“是啊,原本是这么打算的,怎么也得撑到拿到百日纪念的礼物再分手,可那家伙对我越来越不规矩。”花真脸上一片气愤。路上四个小时,花真一分钟也没浪费,在我耳边喋喋不休地抱怨她的现任男友,真不明白啊!上星期还在我面前不停炫耀来着。“欢迎您来到庆州!”一条大大的横幅出现在车前,想是离目的地不远了,我松了一口气。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不用看也猜得出是谁,躲着这家伙的电话好几天了,现在旅行在外,也不怕他要求见面,更何况与其听花真的婆婆嘴絮絮叨叨个不停,还不如和殷尚说话来得爽快。“喂!”“在哪儿啊?庆州?”“嗯,就快到了,你呢?”“我们到了一会儿了!现在正在参观千马冢。喂,你们晚上在哪儿住啊?”“好像叫什么xx酒店。”“真是差别对待啊,我们好像要住进一幢奇怪的建筑物。你等等,喂,光民,xx酒店离我们住的地方远吗?不知道?金东英!你知道吗?xx酒店!江纯说她们住在那儿。”庆州这么大,就算我们两个学校住得近,我躲到房间里不出来,看你怎么找得到我。“哎~呀,我们俩真是天生缘分啊!”“怎么了,他说我们住得很近?”我满脸惊愕。“走路也就十分钟的路程!一会儿见了,老婆!”那边殷尚潇洒地挂断了电话。“啊,你等等,我们日程安排得很紧的!”为什么我想说话,都不给我个机会?嘟,嘟,嘟,嘟,电话一阵忙音,这个一点电话礼仪都不懂的野蛮人!走路只需要十分钟?那不是说我今晚铁定会见到他了!只需要十分钟?对处于和他的倦怠期的我来说何其残忍,我都不敢往下想了。“怎么了?怎么了?那家伙也到庆州来了?嗯?嗯?”花真火急火燎地在一旁不停戳我。是啊,还不只这样,他们就住在我们酒店旁边,我一脸混乱地转头看向花真,她一脸的不知所措。算了,还是把殷尚来的这件事暂时憋在心里吧。

本文由betway体育客户端-betway必威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