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致我的男朋友 可爱淘

作者:我与名家

“闪开,好狗不挡路。”“你怎么还是这副德行,我不是都说了一百多遍对不起了吗?真的真的对不起。”“知道了,知道了,所以你别再说了。”这个死丫头,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小心眼。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可直到午饭时间,任凭我如何没皮没脸地撒娇、努力,花真的脸还是冷冰冰的,仿佛进入了冰川世纪。没办法,谁让自己有错在先呢,我只得讨好地跟在她后面,从食堂一直跟到教室,砰!花真走在我前面使劲地带上了教室的后门,疯丫头,谋杀啊!我惊险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坏透了的家伙!“李江纯。”花真坐在位置上,看也不看我地说。“嗯?怎么了?”我在她旁边一排的位置坐下,小心翼翼地看向她。“如果你还有点大脑的话,就赶快和他分了,嗯?”这是威胁么?“……”“说实话,现在我不是在生你的气,我是在替你担心。我男朋友昨天也这么说了。你真的觉得那种人配得上你?”那种人?我知道现在如果我再开口两个人肯定会吵起来,于是我忍住怒气,只是冲花真笑笑,然后转过头去。不期然,天使温甜地映入眼帘,澄弦正趴在桌子上睡觉,他的脸恰好冲向我。白皙的皮肤散发着瓷腻的光芒,头发也温顺地伏贴着!睡觉的姿势在我眼中也是那般优雅。空气中仿佛有幽幽的香气萦绕而来,真是天使啊天使,和我梦中的天使一模一样。我如梦似幻地望着自己的白马王子,飘飞的绮思意绪像精灵般在云端曼舞。“咂咂,咂。”我的天使在梦中咂着嘴,露出一脸幸福的微笑。我怔怔地看着他鲜红欲滴的嘴唇,想像的翅膀在空中飞呀飞的,和清风作伴,与白云嬉戏,惬意淋漓。突然,口袋里的震动把我硬生生地扯回了现实。看看显示屏,是权殷尚。“嗯。”“我现在正在去你学校的路上!”“什么?”我惊得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十分钟之后就到了。”“你今天没课吗?”“第五节是体育,第六节是CA,所以翘了也没关系。对了,我还带了一个朋友一起过来!”“朋友?你带朋友来干什么?”“东英说他也想去见见你。”“什么……东英,他说想见我!”我无力地慢慢滑落到座位上,仿佛一个梦魇开了一个口子,正虎视眈眈。“东英要我告诉你,他昨天晚上做梦梦见你诱惑他了,结果一下把他给吓醒了,出了一身冷汗。”我一阵气结。“你找个离学校远点的位置等着我!”“知道,我马上就到正门去!”那家伙在那头很干脆地回答。“权—殷—尚!”我恨得牙痒痒的,啪的一声狠力合上手机。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我悔得肠子都青了。因为我刚才那声低低的怒喝,我可爱的王子澄弦从梦中醒了过来,此时正一脸迷茫地看着我。“啊,对不起。”才发现自己很紧张,说话都不圆溜了。“什么?”澄弦如天空般的眼中也游离着一缕惊讶。“我把你吵醒了,不是吗?”我有些理亏心虚。“肚子饿了我才醒的!我去买杯酸奶喝。”他眼中仿佛我根本不存在,只见他轻轻柔柔地站起了身,然后如清风般,眼前的人就不见了。完了,无论他怎样,我就是无可救药地喜欢。就这样,我忘了生气的花真,忘了就要来到学校门口的殷尚,完全沉醉在对澄弦的遐想之中,直到上课的铃声响起,我放飞的心才稍稍有了些收敛。不过与铃声同时响起的还有我的手机,还是殷尚。“在哪儿啊?你该不会真的到正门来了吧!”“喂!绿色的牌子是几年级?”“你在哪儿?我们学校?”“是啊!我问你绿色的牌子是几年级?”“一年级,问这干什么?”“这个狂妄的家伙今天死定了。东英,我确定了,那个家伙是一年级的!就这样,我挂了。”“什么?你要干什么?你是不是又要闯祸了?!”嘟~!今天这小子倒挺干脆地首先挂了电话。我心中的不安愈来愈大,于是又急急忙忙按下通话键,打算盘问个仔细。糟糕,没时间了,任课老师提溜着点名册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我匆匆忙忙把手机塞回口袋。“把脑袋都放那么低干什么?朴澄弦那小子又去哪儿了?总之我就没看见他屁股粘在他位置上的时候。哎哟哟,看看教室这脏样,你们平时都是怎么做清洁的?”不识趣的老师唠唠叨叨了十多分钟,最后看到我们一个个昏昏沉沉这才很惊异地问道:“你们很讨厌我说这些吗?”“是~!”这还用说嘛,明知故问。“好吧,那我就说些你们喜欢听的。下周一有个两天一夜的学期旅行大家都知道了吧?明天发通知书,大家注意上面的事项。还有环境美化……”老师顿了顿,深吸一口气,为接下来的长篇大论做准备,就这时候,靠走道的窗外突然传来我非常熟悉的说话声。“喂,我们应该先教训那家伙不是!”一个声音嚷嚷道。“别吵!到别人的学校来了还不老实点!我们先去教室!”另一个声音连忙制止,似乎还带着一股威压。“嗯?二年级五班?这不就是江纯的教室了,江纯在里面吗?”不要,算我求你了好不好,殷尚!你就这样走过去,走过去!不知道殷尚有没有听到我内心无声的呐喊,他们倒是没说话了。不过一会儿两个大脑袋就从窗户缝里鬼鬼祟祟地探进了教室,上面的是殷尚,用脑袋顶着殷尚下巴的是金东英。也不想想自己的头有多大,以为弄成偷偷摸摸的样子别人就看不到了。班上同学惊讶的视线在我和窗户缝两颗脑袋之间来回穿梭。

什么叫龟缩状?就是我现在这副样子,四肢恨不得都缩回到身躯里,最后再拿个锅盖盖起来,澄弦现在就是我的锅盖。花真的紧张不亚于我,因为她也同样了解殷尚的性格,她抖得如同秋风中的落叶,努力拿捏住自己的嗓音,故作镇定地说:“江纯说她头痛,一个人先进去了。”“这些家伙是谁?”“我们班同学。”花真的声音有气无力。借着微光向“锅盖”外瞟去,班上另两名男同学表情明显不太自然,低着头踩着彼此的脚,东英和光民两个家伙显然对我们学校的烟花产生了无限兴趣,抬头看得兴致勃勃。“嗯~!光民哥,烟花代表我的心,它让我全身滚烫滚烫!”是东英那个家伙,双手夸张地交叉在胸前,装出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喂,在别的学校的人面前你也不知道收敛一点?好好的钱,就这么砰的一下烧没了,那些家伙真是吃饱了撑的。喂,殷尚,好冷,我们走吧,走吧!”光民话语刚落,我隐隐约约听见殷尚叹了口气。“帮我把这个转给江纯。”是什么?殷尚为什么会把东西交给初次见面的澄弦而不是我的好友花真?呃!危险的时刻。几乎承受不住的紧张让我紧紧地闭上了双眼。“要转你自己转。”澄弦冰冷地回答,让周围的空气顿时凝固,不祥的预感在我脑中来回盘旋,我小心地扯了扯澄弦的衣服。“哎哟哟,真不懂礼啊!你有没有搞错啊,小子!”东英的声调立马高了一阶,半是玩笑半是认真。我的一颗心都差点跟着跳出来,不行,不能让他们这样下去了。我急不可耐地就要从澄弦背后冲出来,却被他一个动作拦住。“想搞清楚的话就回去换条长裤再来吧!我也没什么兴趣揍在一条光溜溜的腿上。”澄弦冷漠的语气中带有蔑视。不要澄弦,他可是殷尚的朋友啊!殷尚不会坐视不管的。我的不安无限扩大。“啧啧!光民,听到有什么东西在我耳朵根子下吠吗?小痞子,睁开你的眼好好看看,有种再说一遍!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东英立马杀气腾腾。“我就一个要求,我打伤你之后不许去别的医院就诊,必须照顾我们家医院的生意,怎么样?答应这个条件我今天就奉陪到底。”啊?这是什么无厘头的条件啊?“哈,我看你这小子事前已经被人揍得不清醒了,叽里呱啦不知道在这儿胡扯什么。今天我要让你领会到什么叫真幽默。殷尚,就让我尽兴十分钟行不行?你在旁边看着!”东英狂妄地踏步上前,两手指关节掰得直响,邪恶的样子仿佛从黑暗中走出的邪灵。这时,殷尚却出人意料地挡在了邪恶的东英和我心爱无辜的澄弦中间。“如此火树银花,良辰美景当前,我们怎么能打架呢!”殷尚深情地指了指天空美丽的烟花,接着说,“你忘了我们决不在烟花前面打架的誓言了?”“别和我开玩笑了好不好?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心情吗?让开。”东英用力想推开殷尚。“我也不是开玩笑。如果他不是江纯班上的同学,我保证拿起石头和你一起揍!算了,东英,我们走,嗯?是兄弟的就给我一个面子,这小子准是昨天被灌了辣椒水了。光民,还不快抓住他的手。”“不准碰我!真是要被你们逼急了!你们谁也不准上来拦我。”“这臭小子,越说你还越上劲了。光民,快点,使劲抓住他的手。”光民一个大踏步向前,迅速地抓住了东英的双手。“放开我,放开我!混蛋!”东英大声嚷嚷。东英不安分地颤扭着身体,疯了似的要挣脱光民的手冲上前,却被殷尚一下架起双腿,四仰八叉地平躺在半空中。殷尚冲着看呆住的澄弦笑笑,把东英的两条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和光民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就像抬着头祭祀的猪一样。突然腾空而起的东英明显是被吓傻了,半天都不见动弹,就怕一个不小心被殷尚和光民摔下来。“不好意思,我这位朋友有点多血质,请不要因此讨厌江纯,好好和她相处!啊,TMD,你小子长得怎么这么可爱?!”殷尚这家伙,竟然说着这么不着语法的句子。“我最讨厌的就是这句话,拜托你说话有点品味好不好!”澄弦用眼睛瞟了瞟殷尚,不客气地回答。“嗯哼。我们会再见面的,等到三年级你和江纯不是一个班的时候。我最喜欢和美形男打架了,哈哈。啊,对了,花真,这个你转给江纯。”殷尚轻弹手指,扔出一个拇指大小的东西,花真接了个猝不及防。然后,就在漫天的烟花和砰砰的爆竹声中,两个人扛着一头“猪”,走远了。这头猪也不是那么老实的,居然能口吐人语:“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的心脏受不了了!我有恐高症的,放我下来!”祭祀用的“猪”的哀嚎一声声从远处幽幽传来。我一直躲在花真和澄弦肩膀的缝隙里偷看,直到殷尚他们走远了,我才松了一口气,腿一软,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一个菩萨模样的小项链坠儿突然被塞到了我手里。“什么啊?”我惊魂未定地问道。“还能有什么,殷尚刚才让我转给你的东西。哎哟!这都是什么事啊!比看恐怖电影还让人提心吊胆。真是一帮没知识没文化的家伙。你没事吧,澄弦?”“嗯,我没事。”“李江纯,死丫头!早听我的话怎么会有这种事发生!我说什么来着!”花真拿手指直在我头上戳。我紧紧地握住手中的小菩萨,默默无语。就在花真准备继续她的语言轰炸时,那扇似乎永远都不会开的门咯吱一声,颤悠颤悠地被拉开了。“嗯?门开了!哇,太好了。憋死我了!洗手间,洗手间!”澄弦的两个朋友仿佛朝圣似的极其虔诚而专注地往里冲去。

汽车一如既往地向前飞驰着,除了我还很清醒外,车上所有人都陷入了黑甜乡,睡得东倒西歪,当然司机大叔也除外。这么说我也没必要担心些什么了。内心的小魔鬼偷偷乐了。我把头靠向窗沿,怀着满心的幸福,缓缓合上了眼。就是让我下阿鼻地狱我也认了。刚才对殷尚勾三搭四的怒气早已被我抛向了九霄云外,现在我正在无限幸福体验中。三个小时之后。“孩子们,睁开眼睛了!到学校了。我的天啊!怎么一个个都像睡死了一样。”老师一脸的无奈。已经到了吗?谁来救救我啊!我的膝盖里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澄弦懒洋洋地从我膝盖上爬了起来,睡眼惺忪地冲四周看了看,然后挠了挠脑袋。车厢里各位睡神们从睡梦中被唤醒的叹息呻吟声顿时响作一团。“嗯?我在你膝盖上睡着了?”澄弦揉揉眼睛,不好意思地问道。“嗯。没关系的。”我笑开了眼。“可是,我怎么能随随便便在陌生女孩旁边睡着了呢?”他这么说,反倒显得我很奇怪了。澄弦双手抱头,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和我一起去买芝麻油好吗?”他的眼里写满了恳求。“嗯?嗯!”我能拒绝得了么?“好,那我们十分钟之后在学校后门见。”澄弦见我答应,更是笑靥如花。“嗯嗯。”好像惟恐澄弦反悔似的,我狠狠地点了三下头,自己都觉得有点夸张。澄弦冲我感激地笑笑,从前门跑下了车。感谢上帝,我们两颗心终于相通了起来!“李江纯,你打算住在这辆汽车里吗?”花真没有好气地扯着嗓子冲我叫道。“下去,我这就下去!”急急忙忙冲下汽车,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是最后一个。学校!好可爱的学校!等下就可以和天使澄弦单独相处了,心里的高兴像泉水般喷涌,怎么也抑制不住。我一个人不禁跑到宽阔的操场,又蹦又跳,惹来花真诧异的目光。“你刚才坐到后面干什么去了?”花真用奇怪的眼神在我身上逡巡着,看得我发毛。“呃?啊,有点晕车,所以坐到后面去了。”我心虚得快要冒汗了,生怕被她瞧出什么来。“能回学校这么高兴啊?瞧你那兴奋劲儿。”“嗯!就是很高兴嘛!”满脸疲惫的学生们一个两个从前门走了,只有一个人,我的天使澄弦,缓缓向后门走去,颀长俊美的身形,具有美感的步伐,惹人不由得心生爱意。等我一会儿,澄弦,等我甩掉了这个贪财鬼马上就过去和你会合。“喂,我们也走吧。我今天约了我男朋友,打算和他摊牌了。”花真闷闷地说。“真的?你真打算和你男朋友摊牌了?我今天要从后门走。”我笑笑地说。“怎么了,约了谁吗?”花真两眼放光。“嘻嘻。”想想就让人甜上一阵子了。“别这么神秘兮兮的好不好?是殷尚吧。好吧,本姑娘今天没时间理你,见了我男朋友还不知道怎么着呢。一会儿再和你联系,和他分了手我就短信骚扰你。”“OK!”无所谓,先甩掉了她再说。“你高兴吧,你高兴地去吧你!哎哟哟,臭丫头!看着我就心里难受。”花真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接着极其不屑地扭过头,向正门走去。看着渐渐远去的她,我松了一口气,脚随心动,哼着小曲轻快地向后门奔去。不要心急,澄弦,我马上就来了,马上就来了,为了和你一起去买芝麻油。我的心高兴得像放了风筝,提溜在手上的书包在我猛烈奔跑的带动下,都快飞到了天上。突然,直觉告诉我后面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流,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告诉我,我的直觉没错。“喂!”这个声音……在我离后门只有五十米的地方,仿佛有魔力般硬生生扯住了我。我那股兴奋劲儿,立刻被震得粉碎,心情像美丽的彩珠破裂的碎片。声音的主人渐渐走到了我面前。“听说你们学校的车比我们还先出发呢,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啊?!真有够慢的。”是殷尚。他仿佛等了我好久了,见我才来忍不住发牢骚了。“喂,谁让你来接我的?”我没好气地质问,这家伙真可恶,竟然破坏了我的好事。“真是好心喂了猪肝肺!你老公我干了件这么浪漫的事,你还使什么小性子啊!我们走吧。”他拉起我的手就向前奔去。“去哪儿?”我极力想挣脱。“当然是去约会了。我们俩好像有N久都没有约会了。”“我,我和别人约好了。”“和谁?”我看见殷尚眼中有紧张和慌乱在闪烁不定。“一个朋友。”我云淡风轻地回答。“那就一起去呗。在哪儿?”“不是的,是这样子的……”我抱着脑袋拼命地想,没想到撒谎也是一件极耗脑力的事情,啊,有了,“我和他约好一个小时后见面。”什么烂理由啊!早知道没有天分的事情就不要做。没眼力见儿的家伙,不知道发什么疯做出这种以前从没做过的事情。殷尚毫无倦色,站在我眼前冲我一个劲儿傻笑,这笑容在此时看来尤其刺眼。“那一个小时之后打电话让她来找我们好了。走吧,江纯!今天我准备大出血,你就放开肚皮好好吃吧。”“等等,等等!”怎么办,怎么办,殷尚这个蛮横不讲理的家伙已经拖着我往前门走去了。从小打架就不曾占过上风的我更是无法抵抗殷尚这个体力巨无霸,只能噙着眼泪,扭回头,可怜兮兮地看向后门,饱蘸泪水的眼中满是不舍。

本文由betway体育客户端-betway必威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