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客户端22 致我的男友2 可爱淘

作者:我与名家

“一年前你还总是不依不饶地要求我把你送到家门口,现在呢!时间真是可怕啊,真是可怕。”殷尚不羁的黑发在夜色中,随着风轻荡着,黑漆的眸子,仿佛盛满愠怒。“殷尚。”我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嗯?”殷尚抓住我的手一下加重了力道。什么时候他的手变得这么大了,记忆中还是初中时他拉着我的那只手,双手合握,不盈有余。“你,很爱我吗?”我用细若小鸟的声音问。“哈哈,这么直接,羞不羞!”前一刻的怒意,在他眼中转变成了孩子气的温柔。“我是认真的!”我抬起头,望着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他无限温柔地问。“如果万一,有一天我不在你的身边,我是说如果没有我了,你会变成什么样……?”我都不敢往下设想了。“嗯……”这似乎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殷尚低下头,歪着头半晌没出声。“不知道?”我盯着他的眼睛,春水般的温柔中,闪过一丝慌乱的涟漪。“可能。”“……?”“会睡着吧,呼呼呼呼……”“这算什么回答?”“我是说,永远地。”他是真心的,我知道,因为我比谁都更能区分出他的真心话和谎言。殷尚冲我羞涩地笑了笑,接着干咳几声,把头转向另一边,似乎在掩饰自己的难为情。“如果是你呢,没有我,你会怎么样?”殷尚背着我问道。“这个……”“这个什么呀,不要吞吞吐吐的,快说。”对不起,殷尚,如果没有你,我想我会和现在一样吧。“我会伤心。”“就这样?”殷尚显然不满意这样的答案,一个劲地催促我。“啊,到家了,我进去了!一会儿短信联系。路上小心,明天见。”“喂,臭丫头,你就这么进去了,不在这里留下你的印记么?”他指了指有些潮红的脸,夜色中的眼神闪着渴求的亮光。“下次吧,爸爸就快回来了,我真的得进屋了!”我一手伸向门铃,另一只手迫不及待地向殷尚挥手告别。刚走不远的殷尚突然停住了,他左手伸向口袋,掏了半天终于掏出个什么东西,然后用左手把它高高举起,冲着我不住挥舞。打火机微弱的火光在空中亮起,摇摆不定的火苗随着殷尚的手缓缓起舞。“李江纯,我是你的启明星!永远都是!”殷尚对着我深情地大声喊道。“说什么呢?”火光中的殷尚散发着一股和他平常举止不一样的气息,不羁的眼神却也仿佛带了夜的柔情。“怎么了!不帅吗?”他高举手中的打火机,向我晃着。“一点也不!”“算了,我能指望你说出什么好听的话来。晚安,做个好梦!”“你也是!”夜色清冷如水。殷尚仿佛融进了夜色般,消失不见了。我望着他离去的方向恍若失神。对不起,对不起,殷尚。我在心里喃喃道。按了半晌门铃没有反应,我掏出钥匙打开门,发现爸爸妈妈正并排坐在沙发上专注地看着连续剧,看见我进来,他们同时面无表情地偷瞟了我一眼。“李江纯,我是你的启明星!”妈妈突然双手捧心发出鹦鹉学舌的声音,神情夸张地扭捏着。“你们干什么呀,说了让你们不要偷听我说话的。”我停下脚步,有些嗔怒地说。“你最后到底有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印记呢?”爸爸随后很严肃地问我,紧绷着脸,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样子。“姐姐呢?”我懒得理这对活宝父母,问我们家另一个不太正常的人。“别想转移话题,你姐姐还没回呢。吃晚饭了吗?”“嗯。”我应了一声就要进房间。“我是你的启明星!”这次换爸爸说了。“爸爸……我说了让你们不要再说了!”这下子又被他们逮到能嘲笑一个月的把柄了。给殷尚发了道晚安的短信,又发了一个短信请求花真原谅,这才安安心心地缩到被子里,进入了美美的甜梦乡。

49水原一家烤肉店里。我们一群人分三张桌子坐下,每桌不多不少围了七个。宝蓝紧紧挨在我身边,诗林和那个讨人厌的美英坐我对面,殷尚和另外的同学坐在第一张桌子上,吃得正欢。神啊!“这烤肉味道真不错,是不是江纯?”崔宝蓝没话找话。“嗯。”我冷冷地哼了一声。“殷尚一个劲地求着我一起来,实在拗不过他,只好过来了。觉得有点不太自在,呵呵。”说着,脸上装作不情愿的样子,但是眼神里分明透露出一股得意地神情。哼~!那你为什么还来,嗯?为什么还来,为什么还来!“但是能在这儿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太高兴了!”“嗯,我也是。”我的老天。李江纯,你这个天下第一的笨狗熊。在仇人面前还能坐得这么安然,你就不能拿出胆量来堂堂正正声讨这个恶女。我痛恨自己软弱的个性,却拿它没有办法,只得憋着一肚子气,低头闷声吃肉。还没有安静片刻,美英那丫头又开始找我茬了。“喂,对了,你们听说了吗?李江纯在我们学校被大伙儿孤立了?”餐厅里所有的视线都齐齐插到美英身上。我故作坦然地继续喝着杯里的雪碧。“你们不知道吗?现在学校里都没人理她了。喂,权殷尚,她现在和你没关系了,我说说也没关系吧?”我悄悄瞟了殷尚一眼,他没有吭声,只是继续玩着手里的筷子,于是,我的头低得更低了。江纯,你这个傻瓜!“她偷偷在外面做援助交际,不知道吧?你们真的没听说?网上传得可广了,她和一个大叔的接吻照片,诗林你不知道?”“嗯?”所有的男生都张大了嘴,女生们更是低声交头接耳,纷纷表示略有耳闻的样子。可是,真正让我发火的是:“喂,你算哪根葱啊?你亲眼看到了吗?你亲眼看到江纯做什么了吗?没看到你凭什么在这儿嚷嚷!”“你又是哪儿冒出来的丫头!又不是我们一个初中的,凭什么参加我们的同学聚会,来了骗吃骗喝还不安分。”“我问你看见了江纯做那个没有!她绝不是那样的人,知道吗?”“是你更了解她还是我更了解她?我们可是一个班的!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儿说三道四的。”“什么?喂!你跟我出来!”宝蓝啪的一下站起身,美英也跟着站起身,双手叉腰,正要大喊大嚷,殷尚一个箭步挡在了宝蓝身侧,虽然手上还夹着烟,但脸上的表情和刚才玩筷子时的感觉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如同愤怒的阿修罗神。“喂!你!真的这么想死吗!”殷尚嘴角勾出一个冷冷的弧度,整个人仿佛要离弦的箭。“什,什么!”美英被殷尚的表情吓得够呛。“不是想死的话怎么敢在我面前这么欺负我的女人?”殷尚紧紧逼视着美英。“明明是你的女朋友先骂我的!”美英也毫不示弱,煞白的脸上因激动而涌上红潮。“吵死了!还不把你的声音降低点!”殷尚从齿缝间吐出一句话。“……”“下次要是再敢这样试试,嗯?”殷尚的眉毛紧蹙,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那次雨天,殷尚也曾这样为我挺身而出,为了我,他狠狠地教训美英,一样的眼神,一样的声音,一样的表情,如果真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这次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崔宝蓝。殷尚拿了一瓶冰镇可乐贴到宝蓝脸上,抬眉问道:“你没事吧?散散热。”“我没事,只是江纯她……江纯,你怎么不说话啊,怎么你也该辩解辩解啊!”咸咸的泪水浸湿了我的喉咙,我哽咽得说不出半句话,为了不让众人察觉我的不对劲,也为了他们不发现我眼中的泪花,我强迫自己一杯接一杯地喝着水。美英哭着跑出了餐厅,诗林因为担心她也追了出去,殷尚又掏出一根烟,也跟着走出了餐厅,仿佛是为了平息自己的愤怒。剩下的初中同学都用不太友善的眼神看着我。“看什么看,你们干吗用那种眼神看人?”宝蓝一声大叫,众人立刻收回了视线,积极投身到热烈的谈话中去,仿佛在说:谁看了。我当然明白他们在顾虑什么,他们怕的不是宝蓝,而是殷尚。“没事的,江纯,可是究竟是怎么回事啊?照片?这又是谁干的好事啊?”我真的找不出一句话来回答她,也想不出该怎么回答她。不是你干的好事吗,崔宝蓝,你雇的人,你计划好的,你拍的照片,最后也是你传到网上去的……你怎么能如此残忍,怎么能如此若无其事地问出来,怎么能如此微笑地向朋友炫耀,为什么!究竟为什么!比这恶毒的女人更让我忍无可忍的是我这副窝囊相,我这副只会傻愣愣地看着她的蠢样子……崔宝蓝一脸担心地紧握住我的手,我甚至连甩开她的手的勇气都没有,只能任她握住我冰冷的手。“我去把殷尚找回来,你等一下。”没错,我早就想到了,演戏演够了,是你该稍稍离场的时候了,否则我怎么有机会遭受众人的责难谩骂呢,这样我才会崩溃得更彻底啊!宝蓝轻声走出门,果不其然,剩下的人开始对我指指点点的了,其中一个和我关系最不好叫连晴的家伙第一个开口了:“真是没想到她居然有胆子做出这种事啊,是吧?先只是听说她和权殷尚分手了,这么说是为了做援助交际才和前男友分手的?”“看起来好像是这样子的啦,胆子不小啊,这丫头,除了一张脸还可取之外,还有什么拿的出手的。她也很懂得善加利用啊,这不也是发挥长处吗,嘎嘎嘎嘎!”“小声点,要是被刚才那丫头听见了,又该向权殷尚告状了。”我真的有掀翻桌子当场走人的冲动,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逃走的样子,即使我再软弱,再没用,我也不想让人看到我抹着眼泪不敢面对的样子。于是,我选择了留下,漠然地抓起手壶,冷着一张脸继续喝自己的水。“李江纯还真是了不起啊,要是换作我的话早哭着冲出去了。”“李江纯原来可不是这样子的啊!有点什么小事就很爱哭鼻子的,做了援助交际之后人的胆量都不同以往了。”“美英最可怜了。你说刚才权殷尚是不是有点可笑,再怎么说也曾经是自己的女朋友啊。”“喂,换我的话,要是我的女朋友做这种事情,我也早躲她躲得远远的了。”尖锐的语浪一一潮高过一潮,无情地滑入我的耳中,我艰难地把自己的视线挪向窗边,独自咽着酸涩的泪水,傻傻地想着,人的眼泪会有干涸的那一刻么……哗啦啦!身后突然传来奇异的水声,接着是一个女人惊天动地的惨叫,“啊啊啊!”“你们说够了没有!”好熟悉的声音!我飞快地转回头,居然见到了澄弦,他脖子上系着条黑毛巾,手里拿着一个大水杯,好巧不巧地正站在连晴身侧。“你,你是谁啊!”连晴的样子惨极了,从头到脚水珠滴滴嗒嗒的不说,原本美好的妆容更是糊成了大花脸,眼圈黑黑的像熊猫。她战栗地指着澄弦,哭都哭不出来。“唧唧喳喳的臭丫头,听好了,比起权殷尚来,我还要可怕十倍。”澄弦俊脸生寒,平时笑意连连的双眸此时盛满了怒火。他直直地望着眼前的连晴。“我认识你吗?我见过你吗?你为什么要泼我一身的水,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连晴简直要气疯了,她想破脑袋也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冒出这么个怪人泼自己一身水。“李江纯,你是傻瓜吗?为什么还留在这儿,快点跟我走!”澄弦真的好像天使一样神话般地出现在我面前,我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澄弦快步走到我身边,扶住我,然后缓缓扫视了周围同学一圈,一个一个,刚才说话的一个都没有放过,最后,他对着这帮人吐出了石破天惊的一句话,“都去死吧你们!你们这群疯子小人。”“……”所有人都惊呆了,瞠目结舌地看着澄弦。万幸,这群男生中没有一个擅长打架的,也没有殷尚那种多血质的,所以冲突才没有激化。我使出吃奶的劲拽着他的手,终于把他拽出了那家餐厅。出了餐厅,澄弦抓着脖子上的毛巾,一个劲儿地使性子发脾气。“哇呀!气死我了!你怎么跑到这群人渣堆里去了!”“谢谢。”我低低地说道。“谢什么谢,有什么可谢的!我不是说过让你无论去什么地方之前,先和我打个招呼吗?”“对不起。”我哭哑着嗓子,我此刻很想大哭一场,宣泄一下心中那份憋屈。“对不起什么,有什么对不起的!妈的,真是气死我了!谁让你跑去那个地方受气的!谁让你那么可怜的坐在那儿一声不吭!”“……”我眼中莹莹浸满泪水,用丑得不能再丑的眼睛睁睁看着澄弦。澄弦有力无处使,气得哇哇大叫,只能拼命砸人家餐厅外的告示牌。没走几步远,我突然看见了殷尚,他靠在不远处的灯柱下,嘴里依旧叼着烟,而宝蓝则一脸担心地望着他。权殷尚墨黑的眼珠凝望着澄弦:“你来这儿干什么?”“算我拜托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得了。”“如你所愿。我们进去吧,宝蓝。”见宝蓝还在犹豫,殷尚干脆一手环住她肩膀,搂着她要进餐厅。恶魔女一脸歉然地看着我,跟着另一个恶魔走了进去。澄弦拼命挥舞着手中的黑毛巾,招呼着一辆连车灯都没开的计程车。“那个,澄弦,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不是你发短信叫我来的吗!”“嗯?我的短信?”“不管怎么样,以后没有我的陪同你哪儿都不能去,知道了吗?”“嗯,嗯。”“别哭了!丑死了!”“……”我泪中噙笑,感觉这句话听在耳里无比舒畅。“他奶奶的!这还不都是你自……呼~!”澄弦打住了话尾,长吁一口气,轻柔地搂过我,自始至终牢牢抓着我的手。虽然有关短信的那个疑问还盘旋在心头,但是簌簌落下的泪珠让我根本不得空,只能不停、不停擦着脸上的眼泪。计程车内,殷尚那张冷淡不理睬我的脸不停浮现在我眼前,想到那张脸,我的眼泪更是怎么也无法止住了……澄弦的手紧握住我的手,他的五根手指也紧紧缠绕在我手上,可是那百味杂陈的泪水,怎么也停不下来……

“请送我女朋友回去吧。”“你不回家吗?”“我还要见见一帮朋友,”“要是不能把你接回家,夫人知道了一定会骂我的,快上车吧。”“被揪耳朵的又不是大叔你,你当然不怕了。”“揪耳朵?”我疑惑地望着澄弦。“江纯,你坐大叔车回家,我们明天学校见。”什么?澄弦居然把我留给了一个初次见面的大叔,自己则飞快地跳上了随后而来的公共汽车。我无可奈何的和那位可怕大叔同乘一车,陷入自己的沉思中:为什么一夜之间一切都变了样,殷尚的前两条短信和后两条短信几乎是天地之差,这中间一定有什么,我交往了三年的殷尚,他绝不是单单因为一个女人就可以变心至此的人。现在,比起殷尚离我而去留下的空虚感而言,他最后的表现更令我牵肠挂肚,百思不得其解。原来他在我心中,从来只是如此微不足道的存在。晚上八点光景,我趴在心爱的大床上,回想着今天着不同寻常的一天。新的男朋友朴澄弦!乌拉~!太棒了,快点快点输进去,从今天开始,我的男朋友不是殷尚,是朴澄弦了!我双拳使劲捶了捶自己的脑袋,开始翻箱倒柜、整理东西了,我要全面清除自己和殷尚的回忆。交往一百天时收到的小熊娃娃,两百天时特意订做的情侣戒,三百天时收到的项链,四百天时收到的银表,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抽屉也逐渐荒芜,放在一边的空纸箱却吃得腰肥肚圆,最后,放进初中三年级时他送给我的铭牌,我静静地封上纸箱。那盘卡拉OK磁带里也有澄弦的声音,我不用扔掉它吧。就在这时,我手机突然疯狂地叫了起来,我一手夹着纸箱,气喘吁吁地接过电话,“喂?”“……”“喂?”咔嚓!嘟嘟!嘟嘟!对方挂断了。什么呀!我把手机扔到床上,抱着纸箱向家门前的小公园进发。接着,我没有丝毫犹豫地点燃了那只装满我和殷尚回忆的箱子。呼~呼!赤焰在风中飘跃,照亮了四周,照亮了我的脸。再见了,权殷尚!谢谢三年以来的陪伴,我过得很愉快!看啊,我能这样毫无所谓地烧掉所有你送给我的东西,我知道自己是个坏女孩,知道自己这样做很残忍,可是,我真的流不出一滴眼泪。对不起!“啊啊!你在做什么!你在烧什么东西!”一声尖叫突然发自我背后,吓了我一跳。“呃,姐姐,你还没睡啊!”我挠挠头,但切地说道。“老天啊!你真是疯了!你还醒着吗?为什么要烧掉这些东西?!为什么?!”“姐姐,我和殷尚分手了。”“什么?”“殷尚他也新交了一个漂亮的小嫩妞,我也正在和我喜欢的人交往,这样有什么不好吗?大家各得其所。我当然要整理一下和他的过往。”“你都没哭一下?也没有半点悲伤的表情?刚分手你就把三年以来收到的东西都烧掉了?”姐姐的眼睛里燃烧着怒火。“它们在只会徒增我的烦恼,勾起我的回忆,所以……”我连忙掐断后面的话,我知道再说下去,只有挨揍的分了。“让开!”没等我话说完,穿着小熊睡衣的江云姐一把推开我,对着那只呼呼燃烧的箱子就是一顿猛踩,那只已经被烧掉了五分之四、完全不成样子的箱子居然被她抢救成功。她抱着它大步朝家里走去。“你还把那个抱回去干什么!”“抛弃的一方总是太晚才认识到被他抛弃的东西的重要性。张开双脚前行很容易,抛弃一个人也很容易,可是前进着前进着,他会思念那个被他抛弃的人,直到再也无法往前走。”“你在说什么呀姐姐,在背礼拜上的祷告吗?”“可是当他决心回头去找那个被他抛弃的人时,却怎么也看不到那个人了!无论怎么找连影子都无法见到一个!知道后悔已经太迟了。这就是分别的后遗症,你知道吗?你这个狠心的臭丫头!”“……”看着姐姐眼里闪烁着泪花,无比珍贵地把那个箱子搂在身前,我呆住了。姐姐又怨恨地看了我一眼,抱着那个箱子,满脸悲伤地走进了家门,剩下我,一个人坐在僻静的公园一角,痴痴地反复回味姐姐刚才那几句话。不知何时,殷尚那句不太诙谐的戏语反复在我耳边响起,声音越来越大,直到盖住了姐姐忧伤的面容,响彻了这漆黑艰辛的夜晚。‘李江纯,我是你的启明星!你的启明星!我是你的启明星!’殷尚的声音复归平静,我的眼皮渐渐沉重。

本文由betway体育客户端-betway必威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