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Ssangyong传 第四十卷 第十意气风发章 龙泉上

作者:我与名家

稻香楼晚膳后,他们着罗意和欧良材不动声色地先回外宾馆,三人则回到城东的四合院,回复本来衣着样貌,向术文借一辆马车,直驱往外宾馆,停在街角,耐心等候。际此繁荣热闹的当儿,人车往来,他们的马车并不惹人注目。驾车的跋锋寒戴上流行的风帽,掩盖上半截脸目,坐在御者的位置,穿上汉服,如非熟悉他的人,即使留神观看,也肯定认不出他来。寇仲和徐子陵藏在车内,透帘窥看罗意等落脚的宾馆大门。寇仲叹道:"拜紫亭赚钱的手法卑鄙狠辣,不但派人将十多名汉商洗劫得财货两空,还要把人扣留起来,再以高息放债,让他们支付食住的费用,大道社的人则被逐回中原,为他们筹措巨款回来赎身。手法虽稍有不同,与劫去大小姐八万张羊皮再要金子却是如出一辙,哪有人这么卑鄙的?"徐子陵道:"荆抗会否是帮凶?"寇仲沉声道:"若荆抗是帮凶,高开道怕也有点关系。他奶奶的熊,我愈想愈气愤,真想就那么杀进宫城去,将拜紫亭和伏难陀两人斩首,一了百了。"徐子陵点头道:"我明白你的心情,不过这样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们不是说过要以骗对骗吗?怎样可狠骗拜紫亭一笔呢?"寇仲狠狠道:"以前我们是可怜管平那混蛋武功低微,才不愿以武力胜他,现在既然晓得背后主使者是拜紫亭,那还理得什么以骗对骗,务要不择手段的对付他,要他不但立国不成,更要他以后再不能行骗设局害人。"徐子陵道:"就像高手对垒,我们首先须找出他所有破绽弱点,然后出招,务求一举破敌,不容他有翻身的机会。"寇仲低呼道:"出来哩!"只见可恨的管平悠然步出宾馆,走下玄武石铺筑的台阶,渗进街上的人流去。连忙通知外面的跋锋寒,马车开出。管平在街上大摇大摆的缓步而行,茫不知煞星已至,他骗人的好日子将成过去。寇仲和徐子陵对他特别痛恨的原因,是他助外人来对付同胞,罪无可恕。马车加速,越过管平。倏然停下,寇仲和徐子陵闪下马车,拦着去路。管平失惊无防下,骤见两人,立时吓得魂飞魄散,神色剧变,尚未来得及反应,寇仲大笑道:"管兄别来无恙,我们一起喝酒去,不醉无归。"行人以为他们是老朋友,不以为意时,两人左右侍候,轻轻松松的把他挟上马车。管平坐在马车内,面色苍白如死人,力图强作镇定,但手足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两人笑吟吟的瞧着他。寇仲笑道:"管兄何用慌张,我们又不是杀人越货的强徒,只要你肯乖乖回答一些问题,我们请教完毕,立即放人。"管平深吸一口气,回复过来,苦笑道:"我和两位只是一场误会,那天我为势所迫,不得不……唉,确是我不对。"徐子陵淡淡道:"你是否段诸?"管平狡目一转,点头道:"那是我的真正名字,因开罪黄河帮的‘大鹏‘陶光祖,迫得隐性埋名,往平遥找生活,在蔚盛长李翁手下办事。在此之前我确是美艳夫人的伙记,专为她到中原办货。唉!正因一桩与黄河帮的交易出了岔子,我才会弄到今天这田地。"寇仲转向徐子陵讶道:"管兄他似乎真不晓得我们是什么人,否则怎敢睁着眼说出这么可笑的谎话。"管平双目露出震骇神色,显然不知自己的话有何破绽。徐子陵微笑道:"美艳夫人是什么年纪?"管平对答如流道:"她的真正年纪没有人晓得,看样子只是三十许人,长得貌美如花,风情万种。"寇仲哈哈笑道:"陵少!给点东西他老哥过目。"徐子陵掏出五采石,送至他眼前。管平剧震道:"你们是……"寇仲双目射出锋锐凌厉的神光,冷哼道:"你终于晓得我们是谁啦!"马车在横巷深黑处停下,跋锋寒钻进车厢来,晒笑道:"看你两人鸡手鸭脚的,完全不像办正经事的人,恶人自须恶人磨,让我来侍候他,包保他不敢说半句谎话。"管平本已苍白的面容更无一点血色,嘴唇哆嗦打震的道:"有话慢慢说,啊!"跋锋寒坐上寇仲的位置,一手捏着他咽喉,五指收紧,管平难以呼吸,手脚挣扎,跋锋寒另一手拔出匕首,抵着他下阴要害,笑吟吟道:"就算最强悍的马贼,至今仍没有一人能在我跋锋寒严刑迫供下不说出真话。不要小看我这捏喉法,其实是一种上乘的手法,能减少他流往头部的血液,令他不能像平常般清醒,且脑如针刺蚁咬,什么硬汉铁汉亦要变成应声虫。"接着五指稍松,本已眼珠反白的管平重现黑珠,但头筋暴现,面容扭曲,神情痛苦可怖。跋锋寒好整以暇的道:"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说错一字就割掉你的卵蛋,明白吗?"管平沙声答道:"明白!"跋锋寒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管平道:"你是跋锋寒。"寇仲失笑道:"果然是老跋你有道行,令管兄忽然变得这么乖。"跋锋寒神色转厉,道:"你现在的一线生机,就是从实招来,我保证不损你半根毫毛,否则就把你一对卵蛋割下来喂狼,你该晓得我跋锋寒不会连这种小事亦办不到。"徐子陵道:"我们问你的话,很多是早知答案的,所以你说话最好小心点。"管平浑身抖颤,强忍着脑袋的痛楚,整个人陷于精神崩溃的边线,哑声道:"问吧!"寇仲恐吓道:"这人做惯骗子,说谎话最拿手,老跋你若觉得不妥,就割掉他的卵蛋了事。"跋锋寒匕首吐出寒劲,管平剧震道:"不要,小人什么都肯说。"跋锋寒微笑道:"这才乖嘛,拜紫亭劫来的货,是否均由‘脏手‘马吉洗货吐现?"这两句话非常凌厉,既显示他们知悉很多内情,更教管平难以砌辞狡辩。一件脏两件也是脏,只要打开始令管平说实话,且是最关键的事,其它较次要的事自然不怕不吐露,何况更与他卵蛋的存亡有关。跋锋寒、寇仲和徐子陵三人名震中外,连颉利亦不被他们放在眼内,纵使管平能瞒过一时,日后给三人发觉,仍休想活命,谁都保他不住。管平双目射出悔恨莫及的神色,略一犹豫,在跋锋寒五指快再收紧下,急忙道:"我说我说,唉!你们什么都晓得,为何还要问我。唉!说啦!拜紫亭若非透过马吉敛财,如何养得起这么庞大的军队,更无法建成像龙泉这种规模的城市。马吉还是拜紫亭最主要的兵备供应人,没有人晓得这秘密的。"寇仲记起菩萨的话,又从术文处知道马吉札营城外,道:"听说今趟马吉到龙泉,就是要和拜紫亭谈一宗兵备的大买卖,是否确有其事。"管平苦着脸道:"少帅比我知道的事更多,马吉确在城外,但个中洋情,则非小人有资格与闻。"跋锋寒道:"你为拜紫亭办事有多久?"管平道:"快十五年哩,我本待立国大典后就返中原终老,唉!"寇仲喜道:"那你该对拜紫亭这人非常熟悉,现在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若想保存卵蛋,就不要有半字谎言。"跋锋寒松开手掌,看着管平像摊软泥般倒在椅上,淡淡道:"我以特别手法对着他的三脉七轮,如无人解救,三天内他休想醒过来,即使醒来,对失去知觉前的事会变得模糊不清,什么都完全忘记。"寇仲骇然道:"天下间竟有如此厉害的封穴手法,老跋你可否教我。"跋锋寒没好气的道:"封穴的手法并不能令他如此,而是我刚才限制气血上脑的手法所致。至于为何会如此,我也不甚了了。只知凡被我以此手法迫供后再给弄昏,醒来后就是这样。"徐子陵伸手按在管平颈侧,点头道:"这种封闭三脉七轮的手法非常难解,没有一段长时间和耗损真元,休想解开。"寇仲欣然道:"假设陵少亦如此说,那不懂三脉七轮的人更是无从入手。"跋锋寒沉声道:"除我们三人外,龙泉只有一个人能提早救醒管平。"寇仲点头道:"那人就是‘天竺狂僧‘伏难陀。"跋锋寒道:"我们将管平丢在宫城外,向伏难陀下一道活的战书,让他疑神疑鬼,说不定还以为是天竺的仇家寻到这里找他晦气。"寇仲拍椅叫绝道:"确是好计!"徐子陵道:"下一步该怎办?"跋锋寒道:"从管平口中,我们得到大量珍贵的情报,再非以前的瞎子摸象。今晚就让我们先探访老朋友马吉喝酒叙旧,明早才找越克蓬到稻香馆喝早茶,两位意下如何?"寇仲叹道:"马吉啊!大小姐的八万张羊皮和平遥商的货品,全看你老哥哩!"三人逾墙而出,依术文指点来到龙泉南镜泊湖旁马吉营地所在。三十多个营帐,每帐门外均挂有风灯,营地四周竖起火炬,照得明如白昼,湖光反映,远看过去人景幢幢,警备森严。三人昂然直抵营地外,有人以突厥话喝止道:"什么人?"跋锋寒脚步不停,朝从营地拥出来的十多人直迫过去,大喝道:"本人跋锋寒,马吉你究意出来迎接,还是要我们打进去!"听得跋锋寒之名,原本要冲上来拦截动手的人立即退回去。一阵浑厚沉重的笑声从营地靠湖一边响起,接着有人道:"原来是跋锋寒,我马吉只是个做小买卖的商家,怎当得起锋寒兄连夜来访,不知少帅和子陵兄有否随行?"他操的汉语带有浓重的突厥口音,非常难听,话倒说得非常流利。寇仲呵呵笑道:"原来马吉先生本身就是高手,难怪能在大草原纵横得意,寇仲拜见。"马吉的手下全从营帐中拥出来,人数达二百之众,是来自草原各族好手,是一股不容轻视的队伍。三人昂然在众战士虎视眈眈下穿营而过,朝马吉声音来处走去。在靠湖的一座特大而装备华丽的营帐前,高高矮矮站着七、八个人,但三人一眼看去,立即沙中淘金般把马吉辨认了出来。在塞外甚或中原,他们从未见过有人比马吉穿得更豪华,更珠光宝气,无论里衣外袍的汉服,不但剪裁合度,且刺绣精巧,以日、月、星的纹样,造成色彩缤纷、富丽堂皇的效果。马吉头顶的高冠,腰围的玉带,均缀满宝石,在火光下闪闪生辉。举凡可以挂链戴环的地方,均无一幸免。寇仲等看上去觉得很累赘,他却是怡然自得。这大草原最著名专收贼脏的人长相绝令人不会恭维,既肥且矮,顶着个大肚脯,面容肥肿难分,眼肚浮凸,一副酒色过度的样子。可是时常眯起像两道线般的眼睛内,异芒乍闪,不但显示出其深厚的功力,更令人感到他精明厉害,极有城府,非是易与之辈。马吉踏前一步,呵呵笑道:"能得三位大驾光临,是我马吉的荣幸,有什么事不可以好好商量的?来!让我们到帐里来喝酒谈心。"三人暗忖难道这是另一个许开山,幸好他们从管平口中得到筹码,绝不会容马吉胡混过去,遂欣然随他入帐。长风拂来,乌云蔽天,似是另一场风雨的来临。

双方在宽敞的帐内分宾主坐下,满铺的地毯柔软舒适,帐壁以挂毯刺绣装饰得色彩丰富,瑰丽堂皇,中间放着一篮篮各种鲜果,来自波斯的名贵饮食器皿,盛着大盘香喷喷的羊肉,显示其主人奢华讲究的生活习惯。一众七名手下,全坐在马吉后方处,人人面无表情,与马吉的谈笑风生,殷勤待客迥然有异。马吉不厌其详的将手下逐一介绍,其中一位叫拓跋灭夫,来自党项的年青剑士,最惹三人注意,不但因他长得轩昂英俊,更因他的气度动静,处处表现出第一流高手的风范和自信。术文说得不错,马吉绝非易与之辈。一番客气,马吉举杯道:"这一杯是我马吉向三位大哥赔罪的,燕原集一事,我完全是身不由已。唉!人家是大草原不可一世的霸主,马吉只是一个为生活奔走的小商人,他要我东就东,西就西,马吉有什么办法。不过我已坚拒参与其事,幸好三位本领高强,突围而去,马吉才不致终生为此抱憾。"三人心中早有定计,由他自说自话,大家举杯对饮。饮的当然是响水稻制的美酒。跋锋寒笑道:"我们今趟来并非要和吉爷计较此事,而是想谈两宗生意。"马吉拔起插在烤羊肉上的匕首,割下三片羊肉奉予三人,才欣然道:"听到生意两字,我马吉立时精神起来。唉!生活愈来愈困难哩!我又开支庞大,不努力赚钱,如何应付?"他说话时仍是笑容可掬,脸颊两大块肥肉不住随他丰富多姿的表情颤震。寇仲暗骂肥狐狸,这么说等若摆明不肯做蚀本的生意,微微一笑道:"做生意当然是有赚有亏,不过吉爷放心,我们绝不会教吉爷连老本都赔出来的。"跋锋寒和徐子陵听得心中好笑,寇仲虽说得客气,事实上却是针锋相对,步步进迫。马吉呵呵笑道:"难得少帅这么通情达理,有什么事即管吩咐马吉,只要马吉力所能及,必为少帅办妥。"寇仲欣然道:"那我就直话直说,我们要把翟大小姐的八万张羊皮和平遥商人那批货买回来,吉爷尽管开个价钱。若我们囊内的金子不够,怕该可向突利筹措不足的金额。"马吉丝毫不透露出寇仲提到突利的威吓的反应,愕然道:"我真的不晓得少帅指的是哪批货?跋兄该比较清楚马贼的手法和作风,例如他们手上有八万张羊皮,肯定不会只卖给一家,而是分散出货,免得被人能追查来源,且多透过中间人散货。我马吉则从不查问货物的来源,只知有生意就做,有钱便赚,真金白银的交易。"徐子陵心生鄙视,更知他不会轻易就范合作,冷然道:"那吉爷现在手上有什么货色?"马吉取起一个香梨,送到大口痛嚼一大啖,好整以暇的道:"徐兄要什么货色,我马吉就设法供应什么货色,这方面我马吉敢自夸一句,没有人比我办得更好。至于价钱,则由来价决定,我马吉只赚个三分利钱,便心满意足。"寇仲伸个懒腰道:"这两桩生意,看来该是没法谈得拢,吉爷确懂做生意之道,只望吉爷能继续赚下去,永远不用赔本。哈!"马吉微一耸肩,正要说话,跋锋寒先一步道:"听说拜紫亭现时严重缺乏弓矢,吉爷这么懂做生意,当不会错过良机,狠赚拜紫亭一笔吧!"马吉终于面色微变,眯成两线的眼睛猛地睁大,射出锐利的光芒,旋又回复原状,抛掉咬去一口的香梨,沉声道:"我马吉从来不做兵器武备的生意,利钱虽然丰厚,却不好做。龙泉多铁匠,拜紫亭若缺货,命人赶制便成。"寇仲笑道:"吉爷勿要诓我们,龙泉的内部供应或可应付一般情况,却绝不足应付随时来犯的各路劲旅。吉爷最好走快点,若不幸殃及池鱼,将非常无辜不值。如被误会作拜紫亭的武器供应商,那将来唯一出路就是希望拜紫亭能成为另一个颉利。否则吉爷的生计肯定会出现问题。"马吉面色再变,假若三人一口咬实他供应弓矢予拜紫亭,由于三人与突利关系密切,他必吃不完兜着走,何况他心中有鬼。他按不下心中情绪地猛喘一口气,叹道:"三位大哥请高抬贵手,放过我这小商人,三位也不想我赔本吧!你们要什么货,请开出一张清单,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去张罗,人家以什么价钱给我,马吉就以那个价钱给三位,不赚半个子儿,三位大哥该满意吧!"跋锋寒纵声长笑,双目神光电射,盯着马吉道:"我们仍是谈不拢,吉爷当我们没有来过吧!"三人同时起立。马吉的手下怕他们动手,亦站起来,气氛立时变得敛拔弯张。马吉忙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三人心知肚明他怕的是突利,而非他们。凭马吉现在的实力,虽留不下三人,但保护他马吉则绰绰有余。马吉缓缓起立,双目杀机一闪即逝,换上笑容,低声下气的道:"若大家互相迁就,有什么交易谈不妥呢?三位请说出能令你们满意的提议,马吉再看看能否达到诸位的要求。"跋锋寒微笑道:"吉爷今晚睡觉前好好的想想,我们的要求并不高,该是我们的,就应是我们的,今晚打扰啦!"说罢领头出帐,三人头也不回的离开营地。三人伏在林内,遥观马吉的营地。寇仲笑道:"你们猜马吉被我们恐吓后,会有什么反应?"跋锋寒双目杀机闪烁,寒声道:"他现在唯一方法,就是不让任何人抓到他贩卖武器给拜紫亭的证据,那日后突利寻他晦气,仍可砌辞狡辩。"徐子陵道:"若管平所言属实,那批弓矢仍该在运来龙泉的途上,马吉应立即派人去照应,改变路线,又或化整为零的分散运来诸如此类。为何我们在这里等足两个时辰,仍不见他有任何动静。至少他该遣人通知拜紫亭呀。"跋锋寒解释道:"马吉是头老狐狸,这许多年来,辛辛苦苦与各地大酋建立起利益关系,所以才这么吃得开。你们可问突利,看看马吉有没有依时依候的向他馈赠美女珍玩。他绝不会因拜紫亭而开罪我们或突利,故而不会将我们的事告诉拜紫亭。此人贪婪成性,不会放过赚钱的机会,现在他唯一的希望是尽快与拜紫亭货银两讫,然后找个僻远处暂避风头,这是他一向的作风。"寇仲狠狠道:"马吉不单狡猾,且非常小心谨慎,若他明天才有行动,我们岂非要待至天明?"跋锋寒微笑道:"弓矢的事包在我身上,别忘记我是用刑的专家,事后又可令人忘记发生什么事。只要摸清楚那批货如何运来,我们可把马吉和拜紫亭玩弄于股掌之上。"徐子陵摇头道:"我们共进共退,怎可要你一个人在这里捱日子。"跋锋寒道:"我是个猎人,猎的虽是马贼,但却要比任何猎人更有耐性,明天你们约了罗意和欧良材,又要去见越克蓬,怎可陪我在这处呆守。"寇仲低声道:"你小心点!我们在龙泉等你的好消息。"寇仲和徐子陵以本来面目抵达宾客满堂的稻香馆,罗意和欧良材正充满渴望期待地等候两人。对他们来说,寇仲等是旱漠里的活命甘泉,乃他们唯一的希望。坐下后,四人边吃边说话。寇仲道:"事情有点眉目,你们那批货该尚未转手,很大机会可以在短时间内给你起回来。"罗意和欧良材大喜过望,感激零涕。徐子陵随口问道:"今早见到管平吗?"罗意不以为意的答道:"今早出门时,碰到他从外面回来,神情古怪,又没有和我们打招呼,像看不到我们的样子。"两人听得面面相觑。能解他穴道者,除他们外,就只"天竺狂僧"伏难陀一人。他能在一夜间破去跋锋寒独门的封穴法,实是大不简单,对此人必须重新估计。寇仲心中一动,详细问两人所住宾馆的形势以及管平房间的位置,然后道:"有好消息时,我们会再来找你们。"拉着徐子陵勿勿离开。踏足塞外的朱雀大街,挤进人流去,徐子陵皱眉道:"你不是又要去折磨管平吧!"寇仲哈哈笑道:"陵少一猜即中。试想想,伏难陀这么急着为管平解穴,肯定是因以为有大仇家万水千山的从天竺寻到这里来,所以要弄醒管平来问个究竟。我们大有可能从管平口中迫出些有用的东西来。"徐子陵不解道:"不怕会打草惊蛇吗?若累及其它人,岂非弄巧成拙?"寇仲搂着他肩膊道:"有老跋的用刑绝招,管平只会当是作了个噩梦。"徐子陵讶道:"老跋何时传你那种锁喉的用刑手法?"寇仲得意扬洋洋的道:"你当我们仍是扬州时那两个小混混吗?只要知道其中道理,可来个依样画葫芦。老跋的手法是减少血液上行至脑,只要如法施为,事后又把他弄昏,保证他的小脑袋不能正常运作,把发生的事都忘了。"又沉吟道:"记得否在扬州有趟我们和人打架,我给人在后脑打一记重的,事后把打架的事全忘掉,就是这个道理。人可能要在正常的情况下才能记牢东西。到年纪大了,记忆力更会衰退,全与脑子有关系。哈!"徐子陵拿他没法,无奈道:"好吧!"寇仲领着他朝宾馆方向走去,道:"如若真能把那批弓矢弄到手,我们就可以彼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分别从拜紫亭和马吉处狠敲一笔,我们岂是好欺负的。"徐子陵点头同意。据管平说,这批弓矢数量极大,足够龙泉守城一年之用,故对拜紫亭来说是关乎到渤海国的生死存亡,其价值亦该在八万张羊皮加上平遥商人那批货价之上。寇仲皱眉苦思道:"不过这游戏并不易玩,数十车弓矢,我们能藏到哪里去。"徐子陵道:"找别勒古纳台兄弟帮忙不就成吗?"寇仲大力拍他一下,笑道:"还是陵少的脑筋灵活。啊!我忽然发觉这小长安很可爱,且非常有趣。"徐子陵低声道:"你不是为尚秀芳烦恼吗?"寇仲颓然道:"因为我刚才想得兴奋,一时间把她忘掉,你这小子真残忍。"徐子陵忽然虎躯剧震,不能置信的望向前方。寇仲随他望去,亦立时变得目瞪口呆。一男两女策骑沿街驰来,男的英俊,女的娇悄,非常惹目。

龙泉上京是大草原东北最具规模的城市,南傍镜泊湖,城环长白山余脉,三面临水,建于一块开阔的冲积平原上,土地肥沃,以农业为主,畜牧为副,所产响水稻,名闻大草原,被视为米中极品。另一特色是城内流的全是温泉水,故遍布石砌水渠,水清量大,无论洗灌戏水,均温热怡人,情趣盎然。龙泉只有长安四分之一大小,亦分外城、内城和宫城三重,四面开十门,南北各三、东西各二,中央大街把城市分作左右两半,当然亦唤作朱雀大街,直通内外城的正南门。另外尚有四条主街,纵横交错,配上其它次要道路,像长安般把城内民房划分作大小坊里。内城位于北部正中处,周围九里,宫城处内重。城东是禁苑所在,内设池塘、小桥、假山、亭榭,景致极美。龙泉城的城防虽远及不上长安的规模,城高亦达五丈,以玄武岩筑成,非常坚固,配合宏伟的箭楼,对付以骑兵为主的各族敌人,已是有坚可守。宫城有五重殿阁,主宫亦称太极,各殿间有游廊相通,为拜紫亭治事所在。在南门外有座石灯塔,以十二节经过雕凿的玄武岩迭筑,古朴浑重。每到晚上,有专人点燃塔顶的火炬,光耀高丈,成为龙泉的标志和象征。龙泉城的平民从服装、习俗、文字、文化、制度均与长安如出一辄,置身其中,几疑是回到中土关中的长安。由于七天后就是举行立国大典的时刻,各方使节来贺,靺鞨族中支持拜紫亭的更是络绎于途,所以盛况空前,朱雀大街比长安的更为热闹。城防大大加强,一队队披甲带盔的渤海军,四处巡逻,以防有人扰乱安宁。在别勒古纳台一个叫术文的族人照应下,三人扮作室韦来的马贩子,缴税入城,住入城西一座四合院内,院中有个温泉池,三人当然不会客气,安顿好马儿,又遣术文去为他们打探消息,就那么脱得赤条条的去浸温泉水。热气腾升,星光满空下,寇仲叹道:"塞外竟有如此好处所,待会定要一尝响水稻的滋味。"接着好奇问道:"稻米就是稻米,为何会被称为响水,难道掉进水里会发响?"跋锋寒哑然失笑道:"所谓响水,是因为稻田下为玄武岩凝成的石板,板上是腐植质的肥沃泥土,石板间隙间泉水作响,水温较高,自然灌溉,得尽地利,故米质特别,并以响水为名,少帅清楚了吗?"寇仲露出个原来如此的表情,笑道:"你们说拜紫亭会否穿得像李渊一模一样呢?想想不是很有趣吗?"跋锋寒道:"拜紫亭要学的并非李渊而是曾统一中原的隋文帝杨坚,据说他在杨坚死前数年在长安逗留过一段颇长的日子,那时他年纪尚幼,故深受大隋全盛期气象的影响。要知大隋那年代乃你们中土罕有的盛世,上承汉魏以来优秀的文化传统,又集魏晋南北朝民族大融合的成果,为中外经济文化的中心。试想经过南北朝三百多年的分裂割据,然后重归一统,但这统一后的国家再非以前秦汉般的国家,而是融和入侵各族后的新国度。除非像宋缺般僻处南方,又坚持汉统,否则谁不多少受到影响。"徐子陵道:"锋寒兄对我们中土确非常了解,我心中有个问题,很想向你请教,希望不会冒犯你。"寇仲晒道:"不要说得那么客气严重好吗?大家兄弟有什么不可说的?"跋锋寒叹道:"我猜到子陵想问什么,是否要问我身为突厥人,却不大把突厥放在心上,对吗?"徐子陵点头道:"锋寒兄猜得真准。"跋锋寒双目闪闪生辉,道:"大草原的民族,自古以来即缺乏你们中土文化的向心力和凝聚力,即使出现霸主,以武力征服大片土地,旋又趋于分裂,这是地广人稀和逐水草而居的大草原文化的必然结果。就算入侵中原,终没有能力去统治那么广大和地理形势复杂的土地,最后只能被同化融和。我很多年前已看通此点,所以从没有想过要成什么春秋大业,只想追求个人的自由,探求武道的极峰,国家的观念根本不存在我脑海内。"寇仲恍然道:"这么说拜紫亭正是大草原上最高瞻远瞩的人,龙泉的建立,是要制造一种凝聚力,先统一靺鞨,后统一草原,而学习中土文化是为将来入侵统治中土铺路。这家伙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跋锋寒道:"拜紫亭的路是走对了,不过时机仍未成熟,因突厥仍是极盛之时,卧榻之侧怎容他人酣睡。"徐子陵想起身处的这繁华热闹的奇异城市,即将受到战火的洗礼,偏又晓得无法改变,心中不由涌起伤感的情绪。寇仲兴奋的道:"我们趁这时间好好商量,待会当然是先到假朱雀大街趁热闹,明天则该干什么才好呢?是否该将五采石送给拜紫亭,顺道看那狂僧伏难陀是否长得三头六臂,辩才无碍。"徐子陵道:"五采石一事不宜轻举妄动,否则我们便不用扮作室韦马贩子,我认为应先打听越克蓬他们是否安全抵达,再配合他们进行刺杀狂僧的大计。"跋锋寒道:"只要伏难陀横死,拜紫亭的立国大计必然完蛋。"徐子陵暗忖这正是他能为小长安的无辜百姓稍尽棉力的地方,突利现在是分身不暇,只要拜紫亭立国不成,他哪还有空来管这边的事。可是如果拜紫亭成功立国,加上毕玄的压力,他说不定真会和颉利讲和,那不但拜紫亭大祸临头,中土亦不会有好日子过。寇仲道:"那就留到明天才去想干什么事,希望术文回来后,集齐所有情报,我们看看如何大干一场,闹他拜紫亭一个天翻地覆,取回他骗大小姐的八万张羊皮。"此时术文回来,到池旁向他们报告。这室韦汉是真正的马贩,四十来岁,没有别勒古纳台等蒙人的强悍,长得文文秀秀的,穿汉服,精通汉语,在东北滚打多年,对城内的事了如指掌。术文欣然道:"打听到车师国使节团的下落啦!他们比三位大爷早两个时辰进城,落脚在朱雀大街近内城的外宾馆。"三人知越克蓬安然无恙,立即放下心头大石,无比轻松。术文续道:"没有美艳夫人的任何消息,她一向行踪隐秘,又神通广大,即使身在城内,亦不会有人晓得。"跋锋寒道:"深末桓又如何?"术文双目闪起仇恨的火焰,狠狠道:"尚未有任何发现,只要他们真的敢来,我们必教他们难以活着离开。这对狗男女在颉利撑腰下,近年不住抢掠我们室韦各族的牲畜,奸淫掳劫无所不为,幸好有三位大爷出手义助,今次绝不能放过他们。"徐子陵道:"他们的相貌有没有特征?"术文颓然道:"我所认识的人中,从没有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跋锋寒叹道:"这是另一批狼盗。"凭他们的实力,要杀深末桓不难,难就难在如何把他辨认出来。寇仲问道:"有没有马吉的消息?"术文道:"马吉住在城外南边镜泊湖旁一组营帐内,有大批武士随身,更得拜紫亭礼待。三位大爷若要对付他,须小心一点。"徐子陵道:"突利有什么动静?"术文对答如流的道:"近日城内盛传突利、阿保甲和铁弗由结成联盟,随时兵临城下。不过大多数人都不认为突利真敢来犯,因为颉利在奔狼原之败后,力图反扑,突利理该无暇分身。"接着又道:"至于中原来的商队共有三支,内情不详,他们均被安排住进外宾馆去。"眼睛露出兴奋神色,续道:"秀芳大家将会在这两天抵达,因为今早拜紫亭派出礼仪司率队往迎,显是收到秀芳大家凤驾的消息。"寇仲颓然滑进温泉水里,心内翻起滔天巨浪,情关难过,尚秀芳是他最想见又最不想见的人,那种矛盾把他的心撕开成血淋淋的两半。术文讶然望向没顶池水内的寇仲。徐子陵道:"不用理他,这里什么地方可吃到最地道的响水稻?"术文道:"我在朱雀大街最著名的稻香馆订下一张台子,为三位大爷洗尘。"跋锋寒道:"术文兄勿要和我们混在一起,因我们树敌极众,随时会与人动手拼命。"术文为难的道:"这个……"徐子陵道:"大家兄弟,何用客气,正事要紧。"术文只好同意。寇仲从温池水中冒出头来,嚷道:"稻香馆这么好的名字,听得我的肚子叭叭作响,嗅完稻香,才再想其它的事吧!"就那么爬上池边去。稻香馆坐无虚席,两层近五十张桌子全是客人。喧闹震天,聚满各族豪士美女,充满异国风情,击桌高歌,猜拳对酒,大有中土之风,却又截然有异。三人坐的是上层临街的桌子,透窗下望,朱雀大街人马往来。要在这么一个城市找寻不知长相如何的深末桓和木玲,确是难若登天。点下菜色,最重要当然是一桶响水稻米饭。寇仲悠然道:"坐在这里,等若坐在长安,如若中土为外族所侵,真正的长安极可能就是现在这情况。"他们仍是室韦人的打扮,披散长发,弄得面容黝黑,满脸须髯,身穿革服,袒臂露胸,腰配蒙兀族的马刀。这种装扮在中土必然惹人注目,在这里却如水乳交融,配合无间。跋锋寒道:"吃饱饭后,我们先去找越克蓬,我要亲自向他道谢。"伙计送上响稻米酒,寇仲急不可待的斟满三杯酒,举杯笑道:"这里用的杯碗盘筷,肯定是从中土运来的,干杯!"三人情兴盎然的碰杯对饮,果然入口清醇香隽,甜不腻口,教他们赞叹不绝。寇仲哈哈笑道:"老跋说得对,大草原果然是个多姿多采的地方,要什么有什么,糟哩!忘记问术文龙泉城最著名的青楼是哪一所,怎能不好好见识一番。"跋锋寒失笑道:"你要见识的不是塞外的青楼,而是各族的战术,这是兵法的修行,回中原后,谁还可作你的对手?"寇仲苦笑道:"我现在才明白为何突厥狼军能以一挡十,那种悍勇和马术我们汉人再学一百世也学不来。我们仗的是人多,你们则是兵精,但若在平野之地开战,就算我们有压倒性的兵力,肯定必败无疑。"跋锋寒晒道:"大家兄弟仍要骗我,照我看你已充分掌握到我们的缺点,更重要是你寇少帅在大草原建立了声威,中土一天有你座镇,包保没有外族敢进犯中原。"寇仲抗议道:"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何况我能否统一中原,仍是茫不可测的事。哈!再来一杯!"徐子陵忽然低声道:"看!是谁来哩!"寇仲朝登楼处瞧去,虎躯一震,愕然道:"我的娘!他们竟真的来到这里。"一老一少两个汉人,正站在那里为没有座位而烦恼,显然是来自平遥日升行的二老板罗意和存义公老板之子欧良材,却不见大道社的人。寇仲忘情地长身而起嚷道:"这边来!有位子!"两人愕然瞧来,认不出是寇仲,只见这室韦大汉"口吐人言",又神态亲热友善,遂朝他们走过去。三人起身施礼,寇仲凑过去道:"罗老板和欧公子,认得我们吗?"罗意和欧良材用神一看,同时色变。徐子陵诚恳的道:"那只是一场误会,我们绝无恶意。"罗意颓然坐下道:"有恶意没有恶意还有什么分别,我们不但丢失货物,更欠下一身钱债,有什么好怕的。"欧良材苦着脸随他坐下,叹一口气,一副穷途末路的样子。三人当然猜到是什么一回事,坐好后,寇仲皱眉道:"你们没有经过山海关吗?我已着人在那里警告你们,千万不要中那骗子管平的奸计。"罗意愕然道:"骗子管平?"欧良材沉声道:"两位究竟是什么人?"跋锋寒代答道:"他们一个是寇仲,另一位则是徐子陵,两位该曾耳闻吧!"罗意和欧良材立时剧震,在中土,一般平民百姓也知寇仲和徐子陵是谁,何况他们这些在江湖行走的商人。跋锋寒续道:"本人是跋锋寒,我这两位兄弟确是对两位一片好意,只要你们把事情经过说出来,我们定会为你们讨回公道。"罗意长长吁出一口气,点头道:"在路上我们断断续续收到三位在赫连堡和奔狼原大败金狼军的消息,令我们大有面子,各族对我们汉人观感更大为改善,只想不到竟是你们。"欧良材疑惑的打量三人,道:"你们!嘿!为什么……"徐子陵道:"我们敌人太多,所以要扮成室韦人。究竟你们有否经山海关出塞?"欧良材点头道:"当然经过山海关,还由塞漠帮的大龙头接待,只是没有人来警告我们。"三人听得面面相觑。塞漠帮的大龙头不就是荆抗吗?难道他才是坏蛋。罗意叹道:"我们在大道社的护送下,一路平安的来到龙泉南的小花河,正松一口气时,忽然营地被数百马贼重重包围,贼首更邀大道社二当家冯跋单打独斗,不到二十招冯跋就受伤落败,我们只好献出财货。"欧良材苦笑道:"祸不单行,我们向这里的外贸司说出经过,希望他们能派兵追回货物,岂知他们不单不理,还迫我们赔双倍订金,把我们几个主事人扣留在这里,太蛮不讲理啦!""砰"!寇仲一掌拍在桌上,惹得附近几桌的人骇然望来。大怒道:"根本是拜紫亭派人劫的,他怎会理会。"罗意和欧良材膛目以对。徐子陵道:"幸好他们还要苛索订金,否则你们肯定性命难保。"跋锋寒耐心的向两人把事情解释一遍,道:"管平现在哪里?"罗意道:"他仍和我们在一起,哼!我还以为他是受害者哩。"徐子陵问道:"他和蔚盛长李公是什么关系?"欧良材皱眉道:"他是蔚盛长新聘的伙计,专责塞外的生意,极得李家宠信,原来是个骗子。若非有他大力为此事奔走,我们绝不会如此轻易与拜紫亭作这么大宗的买卖。"此时饭菜上桌。寇仲着伙计多拿来两副碗筷,笑道:"两位不用心烦,此事包在我们三兄弟身上,吃饱后先去找管平算账,再寻拜紫亭的晦气。"

本文由betway体育客户端-betway必威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