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文化遗产活起来

作者:网站首页

作为河南最早进入《世界遗产名录》的龙门石窟,始于北魏盛于唐朝,建造时间达400余年。石窟中保留着大量宗教、建筑、书法、舞蹈、服饰、美术等方面的实物史料,折射出不同历史时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时尚。近年来,龙门石窟顺应时代发展潮流,开放看经寺,让游客进入洞窟,近距离参观、欣赏石刻,从而得到艺术的熏陶和美的享受。通过这种方式,让龙门石窟的文化精髓有机融入现代生活,弘扬其所蕴含的深邃历史文明。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文化遗产活起来,让文化遗产展现新的时代魅力。同时,龙门石窟景区主动融入互联网,积极拥抱互联网,以“互联网+”为载体,使古老的龙门“活”起来。

此外,洛阳市还先后与瑞典、韩国、日本、意大利、蒙古等国家进行学术交流,与“一带一路”沿线城市开展文物交流合作,举办相关展览。通过建立友好城市、互办艺术节、互设文化中心等形式,不断密切人文交流,洛阳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和知名度进一步提升。

位于丝绸之路最东端的河南 如何面对申遗后的挑战 发布时间:2014-07-09文章出处:中国文化报作者:刘修兵点击率: 编者按:6月22日,“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正式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条横贯5000余公里、绵延2000余年、连接东西文明的丝绸之路,再次吸引了世人的目光。此次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我国境内的22处遗产点为什么会得到国际社会的一致认可?入选之后的丝绸之路又面临什么样的挑战?这些遗产的明天又将如何?我们将选取其中几处遗产点分期进行介绍。 公元73年,班超出使西域,中断长达65年的丝绸之路再次畅通起来。丝绸之路的起点,也从当时的长安,东延至洛阳。在浩繁的丝绸之路遗产中,丝绸之路河南段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涵盖了众多文物遗存。 一城一门一关一道 丝绸之路河南段包括汉魏洛阳城遗址、隋唐洛阳城定鼎门遗址、新安汉函谷关遗址和崤函古道石壕段遗址,它们不仅有丰富的文化内涵,而且恰恰代表了丝绸之路上的城址、门址、关隘遗址、道路遗址这几种不同的遗产类型,这“一城一门一关一道”突出地反映了丝绸之路河南段遗产的特点和价值。 汉魏洛阳城遗址,是公元1世纪至6世纪东汉、曹魏、西晋、北魏四个王朝的都城。它以保存完整的城市规模和格局,以及城防系统、宫殿、佛寺等各类遗存,代表了东汉至北魏历代中原王朝的文明与文化特征,见证了北魏时期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大融合所促生的独特城市文化,展现了城市形制的跨区域、跨时间交流,展现了佛教在中原地区的传播和本土化的过程。 隋唐洛阳城定鼎门遗址,是公元7世纪至10世纪丝绸之路洛阳城的代表性遗存,包括隋唐时期东都洛阳城的城门和街区遗址。定鼎门是隋唐洛阳城外郭城正南门,门址以北为城市中轴线干道——天街,天街东、西两侧分布有明教坊和宁人坊两个街区遗址,它们见证了东方农耕文明发展鼎盛时期帝国的文明水平,展现了唐代都城文化的礼制特征及其影响力,并与丝绸之路上繁盛的商贸往来具有密切关联。 新安汉函谷关遗址位于洛阳市新安县,始建于公元前114年,后世一直沿用,现存关楼、关墙、阙台和长墙等遗迹。它是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3世纪汉朝设立在中原地区防卫都城,以及洛阳作为东汉都城时自丝路起点都城西行必经的重要关隘,为洛阳周边八关之首,控制洛阳盆地及关中盆地之间交通,见证了汉帝国大型交通保障体系中的交通管理制度、防御制度及对丝绸之路长距离交通和交流的保障。 崤函古道石壕段遗址,位于三门峡市陕县硖石乡至石壕村之间,经考古探明的古道全长1317米,共分为三段,尤为重要的是经考古发掘揭露的全长230米的中段,至今仍存留古代车辙、蹄印、蓄水池等遗迹。崤函古道石壕段遗址在公元前2世纪前已形成,是汉唐时期沟通洛阳和长安两大都城交通要道的组成部分,它沿用的时间长达20余世纪,拥有中原地区浅山丘陵的行旅地貌景观,是保障丝绸之路长期、长距离交通和交流的道路遗存。 申遗的过程就是保护的过程 河南省文物局资源管理处处长司治平告诉记者,在国家文物局的指导和部署下,河南省积极推进法律保障、管理体系、保护展示、遗产监测、研究传播等丝绸之路保护和申遗的各项工作。 结合遗产点实际情况,河南省制定出台了一系列地方法规、政府规章和专项保护条例,如《河南省古代大型遗址保护管理规定》、《洛阳市汉魏故城保护条例》、《洛阳市隋唐洛阳城遗址保护条例》和《新安县汉函谷关保护通告》等。“这些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有效保障了遗产的保护和管理工作。同时,为确保遗产价值载体及其完整性、真实性获得长期和有效的保护管理,各遗产点制定了专项保护规划和管理规划,以指导遗产管理工作的长期和可持续发展。”司治平说。 各遗产点重视遗产保护基础工作,建立了“四有档案”和档案中心,划定并由政府公布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设置文物保护单位保护标志和丝绸之路遗产标志,树立保护围栏和界桩,向公众公告文物保护措施;加强专门保护管理机构和队伍建设,通过日常学习、定期培训、脱产学习等方式,开展岗位培训和业务技术培训,加强遗产地保护管理能力提升;完善遗产各项保护和管理规章制度,规范遗产保护和管理工作。 洛阳市文物局副局长余杰告诉记者,在对汉魏洛阳城太极殿遗址、隋唐洛阳城宁人坊遗址和新安汉函谷关关城遗址等进行了全面勘探和重点发掘,深化对遗址的认识的基础上,洛阳市实施了汉魏洛阳城宫城西南角、三号门、西阳门大街等保护展示工程;隋唐洛阳城定鼎门遗址博物馆展陈提升、门址外骆驼蹄印翻模展示、宁人坊南坊墙标识展示等;新安汉函谷关关楼和关墙保护展示工程;崤函古道石壕段原状展示和地形修复等,让老百姓能更便捷地了解身边的“宝贝”。 充分发挥遗产的社会作用 余杰告诉记者,洛阳市对汉魏洛阳城遗址,主要是建设以宫城区保护展示为核心的汉魏洛阳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结合遗址景观展示效果需求,引导、调整当地种植结构,发展生态观光农业,形成一个集汉魏文化展示、观光农业、休闲娱乐于一体的大型文化旅游园区。“对隋唐洛阳城定鼎门遗址区域的保护,我们将在完善保护展示工程的基础上,与隋唐城南城墙遗址、隋唐遗址植物园、洛阳博物馆连成一片,形成一个隋唐文化展示园区。”他说。 目前,新安县已委托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华东理工大学等规划设计单位对汉函谷关周边区域进行策划设计,在保护好文化遗产的同时,进一步使丰富的文化资源得到有效利用,带动新安文化旅游产业。 (原文刊于:《中国文化报》2014年7月8日第8版)

图片 1

图片 2新安汉函谷关遗址 应妮 摄

定鼎门始建于隋朝,定鼎门遗址博物馆是隋唐洛阳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隋唐洛阳城“一区”、 “一轴”和“两坊”、 “一街”保护展示工程正加快推进。昔日的定鼎门城楼早已被淹没在历史长河中,如今的定鼎门遗址公园已成为市民休闲的“后花园”。

文物的国内交流展已经成为常态。通过与外地文博单位“联姻”,洛阳市把发掘的出土文物“请出”库房,让精美文物进入国内各地的文化艺术品殿堂,把“死”文物变“活”,实现异地共享,促进各地区、各民族间的文化交流,讲好洛阳故事。

作为曾经繁华的商驿枢纽,新安函谷关可谓丝绸之路的第一关,无论其作为军事设施、关卡还是驿站,对丝绸之路的形成、发展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自然见证了丝路的繁荣与兴盛。如今,关楼遗址、关墙遗址、阙台遗址、建筑基址、古道遗址、长墙遗址等汉代关隘建筑遗址都有完整保存。

与此同时,洛阳市在活化利用丝路文化遗产,加快建设国际文化旅游名城方面也不遗余力。

从隋唐洛阳城定鼎门遗址前的骆驼蹄印,到洛阳博物馆馆藏的东罗马金币、波斯银币、胡人俑,从汉魏故城永宁寺残缺而精美的泥塑像,到新安函谷关的关字瓦当、阙台、古道……历经2000年,丝绸之路留给洛阳的文化遗产依然光芒四射,吸引着公众探究这条横亘在亚欧大陆的文明交汇之路。

2014年6月,洛阳市汉魏洛阳城遗址、隋唐洛阳城定鼎门遗址、新安汉函谷关遗址等3处遗产点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分别代表了不同时期、不同类型,是洛阳作为丝绸之路东方起点历史价值的集中体现。

当今,“一带一路”已成为沿线国家和城市文化遗产保护的新平台。丝路沿线大量珍贵的文化遗产,成为实现这一国家战略的重要文化基石。

作为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和北魏王都或国都的汉魏洛阳城,上承三代、下启隋唐,对后代都城的发展影响极深。入选世界文化遗产点以后,洛阳市加紧实施汉魏故城保护与展示工程,拟针对太极殿及其附属宫殿群遗址规划建设大型遗址博物馆,通过太极殿建筑群格局和建筑形制的再现,展示遗址历史文化信息,目前已获国家文物局批准立项;汉魏故城内城西城墙保护展示工程也进展顺利。

6月10日,由国家文物局、河南省人民政府主办,河南省文物局、洛阳市人民政府承办的2017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活动在洛阳拉开帷幕。作为华夏文明发源地之一的洛阳,是中国四大古都之一,隋唐大运河的中心城市,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历史上更是先后有13个王朝在此建都。2014年举行的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正式将我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跨国联合申报的丝绸之路项目入选《世界遗产名录》,到目前为止,洛阳世界文化遗产总数为6个,包含了龙门石窟、含嘉仓遗址、回洛仓遗址、汉魏洛阳城遗址、隋唐洛阳城定鼎门遗址、新安函谷关遗址。

定鼎门遗址博物馆是隋唐洛阳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隋唐洛阳城“一区”(隋唐城宫城区,包括应天门、明堂、天堂等遗址)“一轴”(隋唐洛阳城宫城中轴线,包括定鼎门、天街等遗址)和“两坊”“一街”保护展示工程正加快推进。在不远的将来,隋唐洛阳城定鼎门、天街、天津桥、应天门、明堂、天堂和九洲池等标志性建筑遗址将连为一体,成为洛阳建设国际文化旅游名城的新坐标。

新安函谷关

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塘栖古镇景区运河谷仓博物馆设立“洛阳精品文物展厅”,展出洛阳唐代文物;“丝路幻彩——洛阳博物馆藏唐三彩精品展”在成都武侯祠博物馆开展,一件件文物真实再现了盛唐时期丝绸之路上驼铃悠扬、马蹄声声的商旅景象。

驼铃古道丝绸路,胡马犹闻唐汉风。

在惠及洛阳市民之余,如何让这些文物走出“深闺”,洛阳市做出了有益探索。

早在1982年,“王铎书法展”走进日本,一时间,日本掀起了“王铎热”;1983年,“古都洛阳秘宝展”再次走进日本,历时70天的展出,获得日本民众好评;2002年,“华夏文明之源——河南省文物精品展”在香港艺术博物馆展出,一件件文物精品激发了香港同胞对祖国文化的热爱;2015年,“洛阳——丝绸之路上的世界大都会:唐代文明展”走进瑞典,引起瑞典民众广泛关注……

唐代三彩牛角形孔雀杯 应妮 摄

3年过去,这些考古遗址正悄然活化,实现了文化遗产与公众共享。

去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中国历史上第一座“建中立极”的大型宫室——洛阳太极殿遗址入选,再一次为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洛阳赢得声誉。

洛阳6月10日电 (常书香 王勤 应妮)从隋唐洛阳城定鼎门遗址前的骆驼蹄印,到洛阳博物馆馆藏的东罗马金币、波斯银币、胡人俑,从汉魏故城永宁寺残缺而精美的泥塑像,到新安汉函谷关的关字瓦当、阙台、古道……历经两千年,丝绸之路留给洛阳的文化遗产依然光芒四射。

图片 3春秋时期的铜神兽 应妮 摄

去年10月1日,新安汉函谷关遗址对公众开放,每到周末,三三两两的游客风尘仆仆赶来,就为了一睹雄关风采。为活化利用汉函谷关遗址,目前,《汉关遗产城概念规划》已经完成,正在对控制性详规进行修编。

在6月10中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丝绸之路与中原”文物展在洛阳博物馆亮相,吸引着公众探究这条横亘在亚欧大陆的文明交汇之路。

图片 4

定鼎门始建于隋朝,隋炀帝曾登上这座城门环视万国来朝,各国使节也由此进城,通过天街去觐见大唐皇帝。昔日的定鼎门城楼早已被淹没在历史长河中,如今的定鼎门遗址公园已然成为市民休闲的“后花园”——飞廊倒映在广场边的湖面上,市民悠闲地散步,孩子们放飞风筝、航模……

驼铃古道丝绸路,胡马犹闻汉唐风。丝绸之路不只是历史,丝绸之路留下的文化遗产正在讲述新的故事。

本文由betway体育客户端-betway必威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