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用情用功讴歌生态文明建设

作者:网站首页

三是第三代务林人的创新锐气。佟保中的孙子小榛子大名佟小林,当年被大桃带出山外受教育,如今已林业大学毕业回到塞罕坝,当了分场场长,成为第三代务林人,和一群大学生共同担负起开发塞罕坝的责任。佟小林提出要在“石质阳坡”上种树,那些山坡只有五厘米厚的土层,下面全是大石头。在“石质阳坡”上种树的大胆设想,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青年学子们议论纷纷,反应不一。如果说,50年前佟小林祖辈是在一片荒漠上种树,那么,作为儿孙晚辈的佟小林,则要在石层上种树,这是一种创新精神在新时代的萌发和弘扬。他们同样经过了两年的失败,最终克服技术难关取得了胜利,为塞罕坝增添了10万亩新绿,拓宽了塞罕坝林场的生存空间和发展潜力。

更可贵的是,这六场戏的情节、二序幕和尾声,不仅是佟家三代人及秦海生夫妇、李场长、杨总工程师和二嫂等人物的性格发展史,讴歌了他们的理想、信仰、情志,而且相当精准地展示出人物性格发展的社会关系史。须知,社会关系乃是人物性格形成与宏大历史衔接的中介和背景。社会关系构成社会文化、经济、政治的内在肌理,是性格发展的依据。马克思主义认为,人在其现实性上,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在一定程度上,性格可视为社会关系之网在人物形象上的网结。《塞罕长歌》的二序幕和尾声显然是为展示形成人物性格的社会关系来营造时代背景与环境氛围的,而六场戏的情节,无疑都牵出了不同时代社会关系特定的复杂性与深刻性。譬如,第一场上世纪60年代初那群放弃高考上坝造林的中学毕业生性格形象中,蕴含着那个时代学雷锋、学邢燕子的鲜明的时代信息;第三场从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任晓君倾诉其母对她的安排中,从秦海生母病负债3000元的重压中,都传达出那个时代沉重的社会历史信息;第四场李场长、杨总工程师从北京还坝的言传身教,则让人强烈感受到党中央对生态文明建设的高度重视;第五场、第六场大桃接榛子进城入学、佟小林科技攻关石质阳坡植树,传达出教育兴邦、科技强国的改革开放信息……唯其如此,大大增强了《塞罕长歌》的历史厚重感。

“塞罕坝林场探索建立森林生态效益补偿市场化新机制,将林场的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刘海莹表示,后续的几笔大单也正在洽谈中。碳汇交易所得的收入,将来主要用于林场的林业生态建设,以推动良性循环。

从第一代务林人到第二代、第三代务林人,他们无怨无悔,甘愿当时代的“傻子”,终于把塞罕坝建成100多万亩的浩瀚林海,改善了空气质量,挡住了风沙,涵养了水源,为北京、天津构筑了一道坚固的屏障。2016年,塞罕坝林场获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授予的“地球卫士奖”,成就了伟大中国梦“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辉煌篇章。

“久久为功,玉汝于成,经过三代务林人的艰苦创业,如今塞罕坝112万亩的浩瀚林海,不但为北京、天津构筑了一道坚固的屏障,挡住了南下的风沙,而且为京津地区涵养水源,输送了大量的淡水。塞罕坝每年提供的生态服务价值已经超过120亿元……塞罕坝的绿水青山,真正变成了金山银山。——全剧终”

新华社石家庄11月27日电 题:那一抹绿色,走进越来越多人心里——河北塞罕坝续写新时代绿色传奇

孙德民既能创作话剧又能创作戏曲,既能创作历史剧又能创作现代戏,是中国剧坛独树一帜的剧作家。近看河北省承德话剧团演艺有限公司创演的《塞罕长歌》,使我又一次走近德民,进一步读懂德民。这是一部思想厚重、历史感强、地域风格浓郁、震撼人心的好戏。该剧以老一辈务林人佟保中一家三代为主线,展示了塞罕坝的先驱者和后继者用生命植树,为改变京津地带风沙危害创造条件,终于种出了一片绿色的故事。这部戏表现了三代务林人,第一代创业,第二代守业,第三代兴业,哪一代都不能少。因此,布局上必须采取块状结构。我们通常看到的是由一个主人公把几件事串连起来,该剧却是三代务林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哪一代都不能把三代人的故事串连起来。因此,该剧的块状结构是对剧作家的严峻挑战,但我们感到全剧浑然一体。

目睹这在激越的主题歌声中缓缓映出的字字铿锵的字幕,我发自肺腑地为河北省承德话剧团话剧《塞罕长歌》鼓掌:一出用心用情用功讴歌生态文明建设的好戏。此前,我曾为同一题材、在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时段播出的36集电视剧《最美的青春》撰文叫好;如今,我还要为仅仅两个小时的舞台话剧《塞罕长歌》抒怀点赞。因为两部作品以不同的艺术形式和艺术语言相映成辉,共同讲好了2017年12月5日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授予环境最高荣誉“地球卫士奖”,创造了人间重绘绿色、修复生态奇迹的中国塞罕坝史诗般实践的故事,彰显了彪炳人类史册的塞罕坝精神。

塞罕坝人给出的答案是:精准提升森林质量,发挥更大的生态效益,增强社会服务功能,提供有效的生态产品。

全剧的艺术特色,一是第一代务林人朴实的思想起点。上世纪60年代,20岁刚出头的林业大学毕业生佟保中来到塞罕坝植树造林,但两年来他们种不活一棵树,成活率几乎是零,佟保中的思想动摇了。他并非怕艰苦,塞罕坝的气温在零下40多度,住的是地窨子和窝棚,早晨一觉醒来,眉毛、帽子、被子都蒙上一层霜。喝的是雪水、雨水,吃的是带壳的黑莜面和咸菜,咸菜没了就用盐粒泡水,半个月才洗一次脸。这些都没有难倒佟保中,但种不活树木,对他的打击太大了。他要离开塞罕坝,而且是不辞而别,暴露了佟保中缺乏组织观念的缺点。

诚如茅盾先生所言,对于艺术创作,“情节是人物性格发展的历史”。《塞罕长歌》精心写了六场戏,以及序一、序二和尾声,塑造了三代务林人的形象。序一、序二分别交代1963年林场初创时“黄沙遮天日,飞鸟无栖树”的天寒地冻情境与1980年夏遭遇大旱,12万多亩松林旱死的困境,尾声则是全剧营造的人的天地境界的升华。六场戏建构的情节都聚焦于人物的性格发展轨迹——第一场,二嫂用搓雪来抢救冻僵的佟保中,适逢从北京把妻儿都接来塞罕坝扎寨安营的李场长、杨总工程师归来,以及以下乡知青邢燕子、侯隽为榜样放弃高考上坝造林的一群中学毕业生从城市而来。大家共赏电影《上甘岭》,受到感染,使佟保中、秦海生们坚定了要“像上甘岭的战士守住阵地一样,守住塞罕坝,决不撤退”的决心;第二场,高志运苗在大雪中献身,佟保中妻携幼子上坝,秦海生为育苗放弃探视病母坚守坝上。大家践行着“一日三餐有味无味无所谓;爬冰卧冰冷乎冻乎不在乎——乐在其中”;第三场,“文革”后恢复高考,任晓君放弃高考在坝上高棚外向佟保中倾诉爱恋,秦海生与张莉相恋相爱;第四场,1980年,在北京读林业大学的杨娜奉父命送坐着轮椅正住院治疗腿伤的杨总工程师来指挥抗旱保林。李场长临终前抱病上坝,走进林子时嘱咐“我死后你们把我埋在这片林子里……”;第五场,上世纪80年代中期,第二代佟刚、二桃夫妻携子榛子坚守于望火楼,粗茶淡饭。大桃来接榛子进城上学,佟保中来楼报喜佟刚入党;第六场,2013年春夏,第三代佟小林(榛子)已任分场场长,率众试验在余下的十几万亩石质阳坡上种植樟子松,林科院杨娜上坝当博士,感动佟小林妻舒纹上坝,共建绿色家园。六场戏,从上世纪60年代初写到新世纪初,横跨半个多世纪,惜墨如金地精心雕塑了佟家三代务林人佟保中、佟刚、佟小林薪火相传的艺术形象,“把爱交给青山,今生无悔无怨;把爱交给绿水,久久为功不变。牢记使命,听从党的召唤;艰苦创业,建设绿色家园。塞罕长歌行,铭刻在生命的年轮间……”

一年来,河北省委编制完成了《河北省塞罕坝机械林场总体规划》《塞罕坝机械林场生态旅游发展专项规划》等多个规划。

图片 1

《塞罕长歌》剧照

新一代塞罕坝人,将守绿看得比自己生命更重——

就在林场职工思想浮动的时候,为了稳定军心,为了战胜困难,场长李斌和总工程师杨宁先带着妻子、儿女,退掉城里的房子,一窝端地来到塞罕坝安营扎寨,用行动表明他们与塞罕坝共存亡、同进退的决心。此举对佟保中的思想震动很大。此时,李场长又带来了电影放映队,给全场职工放电影《上甘岭》。影片中八连指导员在坑道里既无粮又无水的险境中宣誓:“党交给我们这块阵地,一寸也不能撤退!”佟保中感动了,他对李场长说:“我要像上甘岭的战士守住阵地一样,守住塞罕坝,决不撤退!”佟保中这个“逃兵”,变为守住塞罕坝的坚强战士。其后,他吃苦耐劳,与恶劣的自然环境搏斗,在植树会战时,佟保中和战友秦海生写了一副对联:“一日三餐有味无味无所谓,爬冰卧雪冷乎冻乎不在乎”,横批:“乐在其中”。这副对联体现了他们的苦乐观和战胜困难的信心。佟保中认为:“我们不是为了忍受艰苦去生活,我们是为了创造幸福去克服艰苦!”此话颇具哲理,表现了塞罕坝第一代务林人宽阔的心胸和创造精神。

图片 2

经过长期科学管理,塞罕坝林场单位面积蓄积量,是全国人工林的2.76倍、世界的1.23倍,实现了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的有机统一:与建场初期相比,塞罕坝森林覆盖率提高了68.6个百分点,年降雨量增加60多毫米,年涵养水源1.4亿立方米;林场苗木、旅游等每年带动当地实现社会总收入6亿多元;森林资源总价值达到206亿元。

二是第二代务林人对绿色的坚守。上世纪70年代,第二批务林人在父辈奋斗的基础上,条件有了很大的转变,但仍然处于艰苦的创业中。佟保中已经当了场长,他的儿子佟刚被分到偏远的“望火楼”,是个艰辛的防火岗位。佟刚和妻子二桃长年在山上生活,他们尽职尽责,一天也不离开“望火楼”,也没有外人光顾。那里没有电灯,没有电话,生活寂寞、孤独,但十几年林子没丢过一棵树,没发生过一次火灾。他们“就想天天守着这些树,看着这片绿,一辈子也不想离开这儿”。“这片绿”是他们生命的寄托和生命的财富。佟刚和二桃的儿子榛子长期生活在语言封闭的环境中,已经5岁多了,对长辈只会说“爸”、“妈”,他管母亲二桃的姐姐大桃叫“妈”,管爷爷佟保中叫“爸”,真令人心痛。大桃希望佟刚、二桃夫妻下山,为他们自己、也为了孩子健康成长换个环境。佟刚说:“这片林子是我爹他们那些长辈用命换来的”,如今看管这片林子“是咱们的责任。”佟刚一岁还在襁褓中母亲就去世了,被抱来塞罕坝,成长在塞罕坝,对塞罕坝有着深厚的感情。他说,树林与他有“血缘”关系,他的生命与林子已经浑然一体,难舍难分。妻子二桃面对保卫大片树林的责任,对姐姐大桃道出心声:“我不熬咋办?”这个“熬”字,是熬岁月,熬青春,熬理想,熬信心。

这成功的艺术实践,又令我想起了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国不乏生动的故事,关键要有讲好故事的能力;中国不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以不同的艺术形式审美化地讲好中国故事,当然迥异于史学家以历史思维叙述中国故事。故事者,有故有事,史学家须严格遵循史实,讲清前后相随的原始事件全过程,复原所有素材的总和;艺术家则主要是靠审美思维通过精心选择提炼出的情节来讲好故事,并诉诸独特的艺术话语组织。而不同艺术形式的语言符号体系都可能按照各自的审美个性和优势来调整、挑选,甚至破除故事演进的原始程序并建构独特的情节叙述。长篇电视剧因其容量大,视听语言优势明显,因而《最美的青春》所建构的情节自有其特色;话剧因其容量有限,台词具有重要作用和审美张力,因而《塞罕长歌》所建构的情节就大不相同了。比较研究对同一题材创作的电视剧与话剧的成功经验,极有裨益。

在塞罕坝林场马蹄坑营林区,一支支走进塞罕坝的队伍在“尚海纪念林”前宣誓。

无林可造,除了护林,未来塞罕坝去向何处?

简单朴素的回答,是初心使命的坚定抉择——

绿色发展是塞罕坝的底色,更是未来不懈的追求

面临的一万亩石质阳坡上可造林地,山坡陡,勾机上不去,他们就用钢钎凿树坑,锤头砸下去,震得手发麻,挖好坑从别处背土回填;树苗先用拖拉机运到山下,骡子上不去,就靠人背着往上爬……

2030年,一幅智慧林场的全景图将在这里徐徐展开:

新一代塞罕坝人,从未忘记老一辈人植绿的艰难——

1万亩、40度的石质阳坡,是块难啃的“硬骨头”。坡陡、石硬、路不通,今年春季,塞罕坝人发起最后的总攻。

完备的森林生态体系、发达的林业产业体系、繁荣的森林生态文化体系、强有力的林业支撑体系、完善的基础设施……一幅天蓝地绿、森林康养的美丽画卷似乎就在眼前。

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场副场长于士涛是个“80后”,去年12月底,身为第三代务林人的他,与另外两位同事一起,站上了联合国环境署“地球卫士奖”的领奖台。

对大部分护林人来说,爱树胜过爱自己。

11月底的塞罕坝,银装素裹。虽是冬日,但高大挺拔的云杉、樟子松在皑皑白雪覆盖下仍透露着绿意,昭示着这里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直面荒原、伏冰卧雪、吃糠咽菜。

望海楼前,防火了望员刘军、齐淑艳夫妇冒着凛冽的寒风,将一面五星红旗徐徐升至顶端,凝视,致敬。站在了望塔上,齐淑艳再次拨通防火办电话报告:一切正常!

这个秋冬季,整个塞罕坝林场有8万亩森林需要抚育。塞罕坝长腿泡子营林区施工员张彬告诉记者,时间紧,任务重,工人们都在冒着严寒大雪加紧施工。“间伐树木是个技术活儿,不能随意去砍,要伐劣留优,这是提高森林质量的基础工作,也是当前塞罕坝人最重要的工作。”

“绿水青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喊出来的,而是几代塞罕坝人干出来的。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奋斗才能赋予塞罕坝新生命新活力,让这片绿水青山更美好!”刘海莹说。

到塞罕坝参观学习的甘肃省民勤县林业局干部说,在生态脆弱地区植树造绿难度很大,塞罕坝人用行动证明了,再难,绿色奇迹,都能一步步干出来。

新华社记者王洪峰、王贞、曹国厂、高博

长期以来,“重造林、轻管护”,是我国林业发展水平仍然不高的原因之一。

一年多来,从幕后到台前,从默默无闻到成为生态文明建设范例,摘得联合国“地球卫士奖”桂冠,塞罕坝带着那一抹绿色,走进越来越多人的心里。

“荣誉越高,保持荣誉的压力也就越大。”刘海莹说,游客关注的是塞罕坝的林海美景,但每一个塞罕坝人更注重的是守护好这片绿色。

塞罕坝创业初期,因缺乏在高寒高海拔地区造林的经验,种十棵树只能活一棵,有人打起了退堂鼓。关键时刻,王尚海毅然将妻儿举家从承德迁来,稳定了人心……终从茫茫荒原变成百万顷松涛。

续写绿色新传奇:不让每一寸土地闲置

在零下20多摄氏度的严寒中,塞罕坝务林人依然在修剪树木,像呵护婴儿一样守护着那片来之不易的绿色。

在塞罕坝长腿泡子营林区,施工员们正踏雪入林,忙着修枝、间伐。雪后的茂密丛林中,测量员们正在抓紧进行本年度最后的调查设计任务;在森林病虫害防治检疫站的标本室,技术人员细心地观察整理着标本……

半个多世纪几代人的接力传承,塞罕坝人用青春、汗水甚至血肉之躯,筑起为京津阻沙涵水的“绿色长城”,成为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的范例。

“长眠于此的他,如一颗深埋的种子,让塞罕坝精神有了‘根’。”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场场长刘海莹说,历经30年风雨,尚海纪念林更加郁郁葱葱,引来无数游人追思。

去年12月,在肯尼亚内罗毕召开的第三届联合国环境大会上,塞罕坝林场代表从联合国环境署执行主任埃里克·索尔海姆手中接过象征环保最高荣誉的“地球卫士奖”奖杯。

为防治森林虫害,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场森林病虫害防治检疫站站长国志锋,经常起早贪黑。

然而一提起林子,他就感情似火:“一棵树需要几十年的精心呵护才能成材,而毁掉一棵树只需几十秒。作为新一代务林人,我们要用生命守护好这片绿色。”

今年8月初,林场完成首笔3.68万吨造林碳汇交易,这是通过市场机制实现森林生态价值补偿的一次有效尝试。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塞罕坝人的绿色梦想没有止步。

冬日的塞罕坝,绿色褪去,人烟渐少。驱车穿行在林海中,路边的积雪沙沙作响,似乎在诉说——

今年7月,埃里克·索尔海姆登上塞罕坝林场的亮兵台,俯瞰百万亩林海,他表示,这次塞罕坝之行,让他深深地被塞罕坝精神和林场建设成果打动,“地球卫士奖”实至名归。

1万亩,对整个林场来说,增加的森林覆盖率不足1%。但李永东的回答很简单,“种树,是我们的使命,推进生态建设,每一棵树都能发挥效益。我们就是不让每一寸土地闲置!”

于士涛去年还获得了“河北青年五四奖章”,领奖回来,他把奖章塞到了书柜里,淡淡地说:喜欢让自己“归零”。

一年前,塞罕坝还不为人知。2017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对河北塞罕坝林场建设者感人事迹作出重要指示,强调持之以恒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努力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新格局。

河北省委、省政府大力支持塞罕坝建设,推动出台了塞罕坝防灾减灾、生态旅游、林场及周边地区可持续发展规划。

塞罕坝也有“成名”后的烦恼。去年,塞罕坝接待游客50万人次,门票收入达4400万元。如果游客达到100万人次,可再增加收入4000多万元。不过,塞罕坝决策者并没有为眼前的利益所惑。

旅游业看似无污染,但森林承载力是有限度的。因此,林场科学分析承载力,严格控制新建旅游景点及设施的数量规模。在保护的同时,林场对旅游景点进行提档升级,完成塞罕坝森林小镇改造提升等工程,大大提升了塞罕城区的品位和形象。

接续奋斗:让塞罕坝精神的根越扎越深

据去年秋季调查预测,今年塞罕坝落叶松尺蛾病虫害面积将达16万亩。如此大的灾害,十几年未遇。他和百余名同事,每天凌晨3时到达作业地块,背着重约30公斤的药剂和设备,一直忙到晚上,有时甚至深夜才能到家,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

塞罕坝的绿色正加快向外辐射延伸——

一年多来,像埃里克·索尔海姆一样,到塞罕坝考察的人数不胜数。统计显示,截至9月底,共有来自全国各地的388批次、23495人到塞罕坝考察学习。

今年暑期,河北省第三届旅游产业发展大会在承德举办,从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至丰宁满族自治县大滩镇,全长180公里的“一号风景大道”贯通。这条展示生态文明建设成果的风景大道,正成为一条拉动周边群众精准脱贫的旅游致富大道。

林场第一任党委书记王尚海就长眠在这里。松涛阵阵,王尚海一米多高的雕像宁静、安详,仿佛在深情地注视林子里的一草一木。

“你看,这最后1万多亩的攻坚造林任务已经顺利完成,成活率高达95%,全场的石质荒山基本全部实现绿化了!”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场林业科科长李永东说。

“虽然别人看不到我们的工作,但满树的绿色就是我们的骄傲!”国志锋说,这百万亩林海,靠的是三代人艰苦创业接力拼搏,靠的是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坚守。荣誉面前,我们更要坚定信心,以敬畏之心从老一辈手中接过“接力棒”,保护好来之不易的绿色成果。

“造林是技术,管护是艺术,只造不管等于零。”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场副场长张向忠说,如同庄稼需要浇水、除草、施肥,树木也需要修枝、割灌、间伐等抚育工作,以促进森林质量的提升。

李永东介绍,首批森林碳汇项目计入期为30年,其间预计产生净碳汇量470多万吨。按碳汇交易市场行情和价格走势,造林碳汇和森林经营碳汇项目全部完成交易后,可带来超亿元的收入。

本文由betway体育客户端-betway必威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