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小孩子法学杰出: 七个对象

作者:网站首页

大清早就下雨,不,昨天下午就淅淅沙沙,把人软禁在家,今日午后才渐渐停歇,让人产生一种获释般的喜悦。

我们曾经认为自己是渺小的一族。人们都叫我们是古老的低等植物。下面是小编收集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从小区南门出去,到了印山路和莲花路交叉口,一眼就望到东边的小石山和莲花山公园。小石山和莲花山只隔着一条马路,地下的脉应该是连着的,却因一路之隔没有纳入公园范围。这样被拒绝,正是莫大的幸运。那边莲花山上开辟了广场,修筑了道路亭台,山石植物难免破坏不少。这边小石山呢?仍然是野山一座,葱葱茏茏。那边莲花山游客喧哗,显示的是人世的繁荣。这边小石山完好幽静,扑面是自然的灵秀,脚下还有一座神庙。

作者:王扶

说起来也真让人脸红,你看我们的大蕨哥哥、小藻弟弟,还有我——苔藓,确实比不上那些种子植物。他们能开美丽的花,结有用的果,或生长出珍贵的用材,可我们哥儿几个呢?又有什么用呢!不用等别人说风凉话,我们哥儿几个一商量,决定离开大家,躲到那些人们不容易找到、不容易看到的地方去。

不知怎的就走到神庙跟前。神庙小小的,只有报刊亭那么大,供着送子观音和土地神,墙角拱出一块山岩。到庙后瞧瞧,野草被踩倒了一些,往上还有被刀劈断的荆棘。这座小石山陡峭蓊郁,严严实实一团翠绿,总以为上不去的,却没想到有人上去过。

  王扶 1938年出生。河北蠡县人。著有科学童话集《绿色的童话》,小说散文集《桃花船》等。

于是,大蕨哥哥藏到山谷、林间和沼泽地带去了。

沿着前人的踪迹登山,路线断断续续,有时可以步行,有时必须攀爬。来过的人极少,脚下的石头上好好的长着小树呢!长着牛耳草呢!还有一种像是兰草呢!一片苔藓那么完好,自自在在,蓬蓬松松,如同未曾修剪的头发,又像美丽的蕾丝工艺品。啊,到处都是嶙峋怪石,这座石山亿万年经雨露洗刷,比人造的假山怪石好看多了。

  我们曾经认为自己是渺小的一族。人们都叫我们是古老的低等植物。说起来也真让人脸红,你看我们的大蕨哥哥、小藻弟弟,还有我——苔藓,确实比不上那些种子植物。他们能开美丽的花,结有用的果,或生长出珍贵的用材,可我们哥儿几个呢?又有什么用呢!不用等别人说风凉话,我们哥儿几个一商量,决定离开大家,躲到那些人们不容易找到、不容易看到的地方去。
  于是,大蕨哥哥藏到山谷、林间和沼泽地带去了。
  小藻弟弟就一下子钻到了水里,什么海里、河里、湖里、池塘……到处躲藏着。
  我呢,因为生来极矮小,则在森林的地面上,水中的岩石上,池塘和小溪边,要不然就在沙地、荒漠、石山上,四处为家。
  大蕨哥哥的心中是最痛苦的。他想到在遥远的古代,他的祖先们曾是地球上的巨人,身高几十米,光茎就有两米多粗呢!后来他们由于地壳的变迁运动,被埋在地底下,年深日久炭化后就成了今天的煤,对人类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可是今天,他的兄弟姐妹尽管有一万二千多个种类,但除了树蕨大姐以外,他们都没有祖先那样的高身材,也再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用处。这叫大蕨哥哥怎么不悲哀呢!
  可是有一天,大蕨哥哥呆的山谷里来了两个小姑娘,原来她们为了寻找丢失的羊迷了路。
  “姐姐,我真的走不动啦,饿极啦!”一个女孩眼泪汪汪地说着坐在了地上。
  “好妹妹,坐在这里会饿死的,咱们还是找路去吧!”另一个女孩说着去拉妹妹的手。
  姐妹俩拖着疲惫的身子勉强摇晃着又走了起来。可是没走几步,妹妹却一头栽倒在大蕨哥哥的身边,再也爬不起来了。大蕨哥哥真想帮一帮这两个小姑娘。他用自己的手指去推扶小姑娘的头,可是他的力气太小了,只是把手指搅在了小姑娘的头发里。他伤心地叹了一口气:
  “唉!我能为她们做些什么呢!一个没出息的蕨!”
  “妹妹,妹妹,你怎么了?你睁眼啊……”姐姐趴在妹妹身上哭喊着。
  妹妹半晌才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唔!我饿呀!”
  姐姐一把抓住了蕨,恨恨地说:“可惜这些草都不能吃,真是些废物!”说着她狠劲地一拔,竟把一棵蕨连根拔了出来。大蕨心里一阵绞疼,因为他就是牺牲了自己也帮助不了别人啊!
  突然,姐姐抚摸着蕨的根叫起来:“哎呀,这不是蕨根吗!”她记起来,爷爷活着的时候,在秋天常常挖来,捣碎了磨成浆,沥出淀粉来。那粉可好吃呢!“说不定这根也能这样吃呢!”姐姐忙用衣襟擦擦根上的泥土,使劲咬了一口。根里流出了白水,但有些麻口。
  姐姐又把蕨根放到饿得奄奄一息的妹妹嘴里,妹妹使劲儿咬了一口又吐了出来,说:“不好吃!”
  “傻妹妹,人饿极了连草根树皮都吃哩!这就是爷爷常做淀粉用的蕨根。将就着嚼一嚼吧!我们总不能饿死在这里啊!”
  妹妹也实在饿坏了,把蕨很塞在嘴里机械地嚼着。勇敢的姐姐却满山谷地跑着,爬着,挖出那些蕨的根。
  渐渐地,妹妹的嘴麻木了,但身上却有了些力气。两人挖了一堆蕨根,围坐着嚼了起来。
  “这根可不如用它制出的淀粉好吃。”妹妹说。
  “是啊!可是它也让我们没有饿死!”姐姐说。
  “真应该谢谢这些救命的草啊!”姐妹俩同声说。
  大蕨哥哥激动极了,心中不由得又产生了祖先的那种荣誉感——谁说他们是最没用的东西。他们曾经救活了两个饥饿的人的性命!
  这件事使蕨们一下子产生了信心。他们努力把自己的根长得又粗又壮,里面包含着许多淀粉。让人们在秋冬的时候挖出来制成淀粉。而大蕨哥哥再也不伤心痛苦了。他那水灵灵的大叶片伸展开去,孕育了千千万万个孢子。这些孢子渐渐变成褐色的粉末,看去很像一粒粒种子。他们随风在空中飞来飞去。当他们游玩够了的时候,有的落在树林里,有的来到山谷小河的旁边,还有的落在沼泽地带。在雨露的滋润下,这些小孢子发芽了。又经过不断的变化,长起那些生着一排排整齐的小叶的植物。
  再说小藻弟弟们,他们不像大蕨哥哥当初那么悲观,却有一股不服气的劲头。他们兄弟几个一合计决定:绿藻住在浅水里,褐藻住在较深的水里,红藻住在大海里去。
  他们最早的朋友是水中的那些鱼呀、贝呀等水生动物。
  鱼儿最欢迎他们,常感激地说:“小藻儿兄弟,你们不仅供给我们食物,还使我们呼吸得畅快多了!”
  “为什么呀?”一条小鱼儿不解地问那些大鱼们。
  “因为小藻儿兄弟住在水里边,他们的叶肉里有个制造氧气的工厂。这个工厂不断地向水里散发着氧气呗!”
  说着,鱼儿在藻类中间愉快地穿游着,嬉戏着。小藻弟弟的心里也感到甜蜜蜜的。他和他的兄弟们常想:别人越是看不起我们,我们越要努力多工作,变成有用的人。
  果然褐藻弟弟很快被人类发现了。原来有一种褐藻——海带,被人们发现是一种味道鲜美又富有营养的食品。
  从此,海带被人类大量培养繁殖起来。藻类弟兄们谁听了不欢欣鼓舞呢!生活在深海里的红藻兄弟们,向来是最腼腆的,这时也忙把自己的紫菜、石花菜……献了出来,送给了人类。
  他们很快成了人类的好朋友!
  藻类弟兄们的成绩,在我们哥儿几个中间是伟大的,常常使我羡慕极了。在哥儿几个中,只有我们——苔藓,才真是最不起眼儿,最没出息的了。因此我们总是生长在那些光秃秃的石头上,在这里常常没有绿色的生命。其实,我多么愿意和那些绿色的伙伴们在一起呀,但是我又多怕看他们的白眼,怕听他们的冷嘲热讽啊。因此,我这个低等植物只好躲得大家远远的,远远的……我甚至躲到了这不毛之地——火山上来。
  这是一座死火山。大约在几千年以前,这里也曾是一片绿色的生命。可是火山的岩浆燃烧了一切,毁灭了一切,这里再没有一棵草,一株树。因为这里除了像焦炭一样的火烧石以外,没有了绿色伙伴们安身的土壤。
  这里是一片死寂——没有生命的荒凉和死寂。而我和我的弟兄们却躲在这里。
  “啊!多么寂寞!”我和我的弟兄们也常常悲叹着,流出那酸性的泪水。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我们也一代一代地更替着,那酸性的泪水不断地流啊流……
  “别哭了,苔藓兄弟!你们的眼泪使我的心都要碎了。”沉默了千百年的岩石忽然忍不住开口了。
  “人们都说我们永远是最没出息的,最低能的,怎能不叫我们伤心呢!”苔藓说着,泪水不断地流了出来。
  “看看吧!我的身体都被你们的泪水溶酥了。我的心,眼看也要碎了。”岩石也悲伤地说。
  苔藓们一看,岩石果然被他们的泪水剥蚀得斑斑驳驳的,酥了,碎了……
  在一个大雨的夜晚,苔藓弟兄们只觉得身上那些坚硬的石头变软了,软得那样舒适。
  第二天,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们发现,身下的石头真的分解了,竟变成了泥土。大伙儿吵吵起来:
  “没想到,我们竟连石头的心都能感动啊!”
  “如果真把这石山变成土壤,那该是怎么个情景呢!”
  “那时候,绿色的伙伴们就能在这里安身了,这座死山就又会有了生命!”
  “啊!这么说来,咱们可以当个开路先锋啦!”
  “原来我们还是伟大的拓荒者呢!”
  “苔藓万岁!拓荒者万岁!”
  弟兄们狂热地喊着,叫着。笑着。因为我们终于找到了自己生存的价值,找到了生活的勇气——我们就做那勇敢的拓荒者吧!
  一个风和日丽的春天,几只鸟儿飞来了。啊!他们带来了植物的种子,带来了高级植物的绿色的生命。
  种子播在了我们耕耘的土壤中。苔藓弟兄们日日夜夜地盼啊!盼啊!
  雨水滋润着,阳光温暖着,千百万个苔藓兄弟们关心着,绿色的芽芽终于破土而出了。
  她是那么娇,那么嫩,但又是那么美!
  这些种子植物曾使苔藓弟兄们多么妒嫉过,自卑过。但今天,弟兄们却是多么钟爱她——因为她给这死寂的石山带来了光明,带来了生命。而这一切功劳是属于我们——苔藓弟兄们的啊!
  死山就要复活了!
  她每生长一节,她每吐出一片嫩叶,都会引起我们弟兄们的激动。因为她的成长象征着我们劳动的报偿。拓荒者的劳动是艰苦的——那是要付出多少血泪的啊,但那却是伟大而光荣的!
  从此,我和我的苔藓弟兄们世世代代,为沙地,为荒漠,为岩石辛勤地耕耘着。我们永远是默默无闻的,但我们再也不因自己的渺小而感到自卑了。再也不怕别人看不起了。
  请看我们的后面,一丛丛的鲜花,一座座的森林,一片片的庄稼,一块块的草场——写下了拓荒者的光荣,记录着我们的功绩!
  我们这三个朋友:大蕨哥哥、小藻弟弟和我——苔藓,忽然明白了一个真理——大自然赋予了每一种植物以特定的作用。我们既不应该自卑,也没必要狂妄,重要的是应该努力发挥自己的长处,给大自然以报偿,为大自然贡献自己的力量!

小藻弟弟就一下子钻到了水里,什么海里、河里、湖里、池塘……到处躲藏着。

到了一处陡崖,正要攀登,发现一块小小奇石,只有拇指大,没有生根,轻轻一拈就起来了。它很像一座山,底部是平的,浑身皱褶,山顶有凌空的石台,腰际有刀削的深峡,还有鱼尾形的山尾。这么小巧精致的山,我看个不够,然后就揣进口袋,欢喜得像捡到了宝贝——哦,明明就是宝贝!

我呢,因为生来极矮小,则在森林的地面上,水中的岩石上,池塘和小溪边,要不然就在沙地、荒漠、石山上,四处为家。

继续攀爬,只见树上石上丛丛簇簇长着野蕨,初生的块茎遍体覆着金绒,仿佛毛绒绒的小兽爪,可爱极了。幸亏野蕨不是什么珍贵药材,不然也不得这样自在茂盛。贱,也有贱的好处。

大蕨哥哥的心中是痛苦的。他想到在遥远的古代,他的祖先们曾是地球上的巨人,身高几十米,光茎就有两米多粗呢!后来他们由于地壳的变迁运动,被埋在地底下,年深日久炭化后就成了今天的煤,对人类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可是今天,他的兄弟姐妹尽管有一万二千多个种类,但除了树蕨大姐以外,他们都没有祖先那样的高身材,也再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用处。这叫大蕨哥哥怎么不悲哀呢!

爬上又一个陡崖,脚下一株草边伏着一块石头,小狗那么大,也没细想,信手一提,居然提起来了。是孤生的石头,好几斤重,天生山的形状,正是理想中的盆景石。一直想要这么一座小小石山好做盆景呀!小时候就想!却没料到,人至中年终于得遇。这儿望得到山顶了,上方难以攀援,不再有人去过的迹象。我满怀欣喜,小心翼翼地下山,生怕跌一跤把宝贝摔坏。

可是有一天,大蕨哥哥呆的山谷里来了两个小姑娘,原来她们为了寻找丢失的羊迷了路。

下山途中,却又发现两块好看的孤生石。一块有团着身子的大狗那么大,遍体长着苔藓,湿润碧绿,谁把它一道薄棱踩崩了,瞧着真是心疼。另一块要小一半,也长着苔藓,不需要任何修饰就是现成的盆景。小石山北边是大街,东南西三面都挨着住宅小区,南边的小区尚未完工。将来小石山难免也会成为公园吧,南侧部分山体已经夷为平地了。与其让这两块孤生石留在这儿等待不可预知的命运,还不如把它们也请回家中保护起来。

“姐姐,我真的走不动啦,饿极啦!”一个女孩眼泪汪汪地说着坐在了地上。

这一趟发现四块孤生石,家中还有一块鼠标大的,正好组成五座仙山,一曰岱舆,二曰员峤,三曰方壶,四曰瀛洲,五曰蓬莱。古人说五座仙山都没有根,全靠巨鳌潜在海中用头顶住。这五块孤生石不正是没有根的!

“好妹妹,坐在这里会饿死的,咱们还是找路去吧!”另一个女孩说着去拉妹妹的手。

偏偏我这个人也没有根,将来浪迹到哪里,正好把五座仙山带到哪里。如此一想,不由飘飘然,仿佛成了移山煮海的仙人。

姐妹俩拖着疲惫的身子勉强摇晃着又走了起来。可是没走几步,妹妹却一头栽倒在大蕨哥哥的身边,再也爬不起来了。大蕨哥哥真想帮一帮这两个小姑娘。他用自己的手指去推扶小姑娘的头,可是他的力气太小了,只是把手指搅在了小姑娘的头发里。他伤心地叹了一口气:

“唉!我能为她们做些什么呢!一个没出息的蕨!”

“妹妹,妹妹,你怎么了?你睁眼啊……”姐姐趴在妹妹身上哭喊着。

妹妹半晌才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唔!我饿呀!”

姐姐一把抓住了蕨,恨恨地说:“可惜这些草都不能吃,真是些废物!”说着她狠劲地一拔,竟把一棵蕨连根拔了出来。大蕨心里一阵绞疼,因为他就是牺牲了自己也帮助不了别人啊!

突然,姐姐抚摸着蕨的根叫起来:“哎呀,这不是蕨根吗!”她记起来,爷爷活着的时候,在秋天常常挖来,捣碎了磨成浆,沥出淀粉来。那粉可好吃呢!“说不定这根也能这样吃呢!”姐姐忙用衣襟擦擦根上的泥土,使劲咬了一口。根里流出了白水,但有些麻口。

姐姐又把蕨根放到饿得奄奄一息的妹妹嘴里,妹妹使劲儿咬了一口又吐了出来,说:“不好吃!”

“傻妹妹,人饿极了连草根树皮都吃哩!这就是爷爷常做淀粉用的蕨根。将就着嚼一嚼吧!我们总不能饿死在这里啊!”

妹妹也实在饿坏了,把蕨很塞在嘴里机械地嚼着。勇敢的姐姐却满山谷地跑着,爬着,挖出那些蕨的根。

渐渐地,妹妹的嘴麻木了,但身上却有了些力气。两人挖了一堆蕨根,围坐着嚼了起来。

“这根可不如用它制出的淀粉好吃。”妹妹说。

“是啊!可是它也让我们没有饿死!”姐姐说。

“真应该谢谢这些救命的草啊!”姐妹俩同声说。

大蕨哥哥激动极了,心中不由得又产生了祖先的那种荣誉感——谁说他们是没用的东西。他们曾经救活了两个饥饿的人的性命!

这件事使蕨们一下子产生了信心。他们努力把自己的根长得又粗又壮,里面包含着许多淀粉。让人们在秋冬的时候挖出来制成淀粉。而大蕨哥哥再也不伤心痛苦了。他那水灵灵的大叶片伸展开去,孕育了千千万万个孢子。这些孢子渐渐变成褐色的粉末,看去很像一粒粒种子。他们随风在空中飞来飞去。当他们游玩够了的时候,有的落在树林里,有的来到山谷小河的旁边,还有的落在沼泽地带。在雨露的滋润下,这些小孢子发芽了。又经过不断的变化,长起那些生着一排排整齐的小叶的植物。

再说小藻弟弟们,他们不像大蕨哥哥当初那么悲观,却有一股不服气的劲头。他们兄弟几个一合计决定:绿藻住在浅水里,褐藻住在较深的水里,红藻住在大海里去。

他们早的朋友是水中的那些鱼呀、贝呀等水生动物。

鱼儿欢迎他们,常感激地说:“小藻儿兄弟,你们不仅供给我们食物,还使我们呼吸得畅快多了!”

“为什么呀?”一条小鱼儿不解地问那些大鱼们。

“因为小藻儿兄弟住在水里边,他们的叶肉里有个制造氧气的工厂。这个工厂不断地向水里散发着氧气呗!”

说着,鱼儿在藻类中间愉快地穿游着,嬉戏着。小藻弟弟的心里也感到甜蜜蜜的。他和他的兄弟们常想:别人越是看不起我们,我们越要努力多工作,变成有用的人。

果然褐藻弟弟很快被人类发现了。原来有一种褐藻——海带,被人们发现是一种味道鲜美又富有营养的食品。

从此,海带被人类大量培养繁殖起来。藻类弟兄们谁听了不欢欣鼓舞呢!生活在深海里的红藻兄弟们,向来是腼腆的,这时也忙把自己的紫菜、石花菜……献了出来,送给了人类。

他们很快成了人类的好朋友!

藻类弟兄们的成绩,在我们哥儿几个中间是伟大的,常常使我羡慕极了。在哥儿几个中,只有我们——苔藓,才真是不起眼儿,没出息的了。因此我们总是生长在那些光秃秃的石头上,在这里常常没有绿色的生命。其实,我多么愿意和那些绿色的伙伴们在一起呀,但是我又多怕看他们的白眼,怕听他们的冷嘲热讽啊。因此,我这个低等植物只好躲得大家远远的,远远的……我甚至躲到了这不毛之地——火山上来。

这是一座死火山。大约在几千年以前,这里也曾是一片绿色的生命。可是火山的岩浆燃烧了一切,毁灭了一切,这里再没有一棵草,一株树。因为这里除了像焦炭一样的火烧石以外,没有了绿色伙伴们安身的土壤。

这里是一片死寂——没有生命的荒凉和死寂。而我和我的弟兄们却躲在这里。

“啊!多么寂寞!”我和我的弟兄们也常常悲叹着,流出那酸性的泪水。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我们也一代一代地更替着,那酸性的泪水不断地流啊流……

“别哭了,苔藓兄弟!你们的眼泪使我的心都要碎了。”沉默了千百年的岩石忽然忍不住开口了。

“人们都说我们永远是没出息的,低能的,怎能不叫我们伤心呢!”苔藓说着,泪水不断地流了出来。

“看看吧!我的身体都被你们的泪水溶酥了。我的心,眼看也要碎了。”岩石也悲伤地说。

苔藓们一看,岩石果然被他们的泪水剥蚀得斑斑驳驳的,酥了,碎了……

在一个大雨的夜晚,苔藓弟兄们只觉得身上那些坚硬的石头变软了,软得那样舒适。

第二天,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们发现,身下的石头真的分解了,竟变成了泥土。大伙儿吵吵起来:

“没想到,我们竟连石头的心都能感动啊!”

“如果真把这石山变成土壤,那该是怎么个情景呢!”

“那时候,绿色的伙伴们就能在这里安身了,这座死山就又会有了生命!”

“啊!这么说来,咱们可以当个开路先锋啦!”

“原来我们还是伟大的拓荒者呢!”

“苔藓万岁!拓荒者万岁!”

弟兄们狂热地喊着,叫着。笑着。因为我们终于找到了自己生存的价值,找到了生活的勇气——我们就做那勇敢的拓荒者吧!

一个风和日丽的春天,几只鸟儿飞来了。啊!他们带来了植物的种子,带来了高级植物的绿色的生命。

种子播在了我们耕耘的土壤中。苔藓弟兄们日日夜夜地盼啊!盼啊!

雨水滋润着,阳光温暖着,千百万个苔藓兄弟们关心着,绿色的芽芽终于破土而出了。

她是那么娇,那么嫩,但又是那么美!

这些种子植物曾使苔藓弟兄们多么妒嫉过,自卑过。但今天,弟兄们却是多么钟爱她——因为她给这死寂的石山带来了光明,带来了生命。而这一切功劳是属于我们——苔藓弟兄们的啊!

她每生长一节,她每吐出一片嫩叶,都会引起我们弟兄们的激动。因为她的成长象征着我们劳动的报偿。拓荒者的劳动是艰苦的——那是要付出多少血泪的啊,但那却是伟大而光荣的!

从此,我和我的苔藓弟兄们世世代代,为沙地,为荒漠,为岩石辛勤地耕耘着。我们永远是默默无闻的,但我们再也不因自己的渺小而感到自卑了。再也不怕别人看不起了。

请看我们的后面,一丛丛的鲜花,一座座的森林,一片片的庄稼,一块块的草场——写下了拓荒者的光荣,记录着我们的功绩!

我们这三个朋友:大蕨哥哥、小藻弟弟和我——苔藓,忽然明白了一个真理——大自然赋予了每一种植物以特定的作用。我们既不应该自卑,也没必要狂妄,重要的是应该努力发挥自己的长处,给大自然以报偿,为大自然贡献自己的力量!

本文由betway体育客户端-betway必威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